《今天跳舞不打仗》:誰開了那一槍?

《今天跳舞不打仗》:誰開了那一槍?
Photo Credit:東昊影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山謬毛茲前一部電影《黎巴嫩》在李安擔任評審團主席的威尼斯影展拿下金獅獎,成為少數首部作品就拿下最高榮譽金獅獎的導演⋯⋯從軍多年的山謬,在新片《今天跳舞不打仗》中再次獨特地放入自己的冷眼,每一個鏡頭都如詩如畫,而且渾厚充滿預視感,但比較神奇的,片頭跟片尾各來了一次神奇的狐步舞,這兩段逼近超現實的舞蹈,更是強調出政治氛圍跟戰爭的不現實感且貫穿全片。

文:張全琛(影評人)

還記得嗎?山謬毛茲前一部電影《黎巴嫩》在李安擔任評審團主席的威尼斯影展拿下金獅獎,成為少數首部作品就拿下最高榮譽金獅獎的導演,這次他又在2017年的威尼斯影展引起如潮的好評。在頒獎前被視為是金獅獎大熱門,然而,影展的政治學通常是,沒得過的先得,因此理所當然地輸給了噱頭更多,導演更大牌的《水底情深》。但單純就藝術成就而言,《今天跳舞不打仗》著實超越許多,然而威尼斯以往不是標榜著「藝術性」嗎? 影展的政治正確當然也影響了賽果。

本片其實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暴雨將至》。同樣用三幕戲,寫意傳神的刻劃了以色列當局最忌諱被討論的戰爭議題。故事第一幕從父母親收到戰死沙場兒子強納生的消息,開始愁雲慘霧的心路歷程,而40分鐘後,鏡頭移到了戰場上,四位軍人在盯哨站無聊的看守著邊界。

而往來最多的常客,是行動緩慢的駱駝。導演刻意讓觀眾看到軍人周圍的環境是多麼無味又不現實(不自由),每個往來的旅客都會被監控著。到了第三段又回到家庭,這種時序跳躍,充分展現導演對於觀眾心理掌控的熟稔。

02
Photo Credit:東昊影業

父親角色在電影中成為重要的暗示。兒子的命運其實或多或少掌握在他的手中,這也是以色列政府父權的暗示,多少青年軍莫名其妙的上戰場而殉職,都在於這個形式意義上父親的決策是否正確。影片隱約批判著父權,又以一種溫柔的撫慰著罹難家屬。

從軍多年的山謬再次獨特地放入自己的冷眼,每一個鏡頭都如詩如畫,而且渾厚充滿預視感,但比較神奇的,片頭跟片尾各來了一次神奇的狐步舞,這兩段逼近超現實的舞蹈,更是強調出政治氛圍跟戰爭的不現實感且貫穿全片,讓片名在形式跟表現上,煥發出不同神采。在戰事中曾擔任狙擊手的導演,在這兩部作品都安排狙擊手很重要的戲份(本片是兒子),而思鄉卻有家歸不得的概念,其鄉愁程度更勝《黎巴嫩》。

03
Photo Credit:東昊影業

同樣的刻畫戰爭,山謬毛茲一種猶如雲霄飛車的佈局,讓你在三段不斷的被震撼,原來你所以為的結局,不是你當初哭泣的或者害怕的,但悲劇還是不斷尾隨,是誰開了那一槍?

然而無論你做了什麼決定,結局都是無功而返。就像跳舞一樣,終究會跳回原點再繼續舞動。

戰爭電影通常都有一個反戰的主旨,只是光反戰還不夠成為一部偉大的電影,必須還帶著一點情懷。以色列文化部長瑞格夫(Miri Regev)不斷批評這部影片詆毀戰爭的高貴意義,意圖用電影藝術帶動政治理念,讓年輕世代不去為國效命。如果說這個世代是一個講究電影語言的時代,那這部片光用鏡頭就訴說了一段戰爭的殘酷,用逝去的意義來表達荒謬。戰爭本身原就是一場醒不來的惡夢,而這就是導演訴諸的情懷。

影展資訊

名稱:「雄影特別獻映:烈愛天堂/今天跳舞不打仗」
時間:2018/02/01-02/25
地點: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際會廳(高雄市前鎮區新光路61號7樓)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