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創意妙方再造雄風──來自台灣的許醫師與陰莖環

以創意妙方再造雄風──來自台灣的許醫師與陰莖環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早晨,聚光燈下功能失調的陰莖,在它四十七年的歲月中,已經度過了八年挫敗的日子。患者試過威而剛,但效果不彰。它孤伶伶地坐在狹小的肉身舞臺上,脆弱無助。我為它擔憂緊張,好像它是五年級的小學生,即將獨自登臺演出。

按照ED專家們的說法,男人走到這一步,已經可以「達成」勃起。這般成就縱然非同小可,但還有努力的空間。勃起,就像摩托車或草坪一樣,需要「維持」。血液除了充滿兩處勃起腔室之外,仍須滯留不退,否則勃起在片刻內就會萎縮。然而這些腔室表面布滿了輸出靜脈(drainage veins),這使得留住血液成為一項棘手的工程。還好,只要被動的靜脈阻塞(請讀者再忍耐一下)略施戲法,即可阻止血液自輸出靜脈流失。輸出靜脈分布於勃起腔室之外,卻位於保護勃起組織的堅硬外膜(即所謂的白膜)之內。當腔室因為充血而擴增時,連帶地會推擠白膜,白膜隨之向外膨脹,擴張的程度卻不及腔室,推擠所產生的壓力因此關閉了夾在兩者之間的靜脈。如果一切順利,血液會持續積聚,直到高潮後釋放的化學傳導物告知平滑肌組織停止鬆弛。

不舉的毛病常起因於勃起組織擴張的程度尚不足以壓迫並關閉靜脈,導致部分血液外流。結果「像輪胎洩了氣」為解釋男性性器官的各種功能與障礙,許醫師大量運用生動的譬喻或類比。稍早他借用聖誕樹和象鼻的那番解釋,才是一絕。一下子,跳水選手潛入泳池,一會兒,飛機就要起飛,說得我暈頭轉向。

一般而言,性功能障礙的肇因其實就是勃起組織老化。布洛克(Gerry Block)是西安大略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泌尿科的教授,同時也是《男性學期刊》(Journal of Andrology)的理事,他如此解釋:「隨著年歲漸增,我們會喪失彈性纖維,喪失平滑肌,體內的組織逐漸硬化。」老化的現象之一就是纖維化。結締組織纖維取代了勃起組織中部分的肌肉細胞,而前者缺乏的就是平滑肌的彈性。彈性不再的勃起組織無法如以往完全擴張,自然也無法緊壓白膜壁。沒有壓縮的力量關閉靜脈,血液當然不斷外漏。透過阻斷血流外加移除部分靜脈,可望防止或至少和緩血液外流的情況。

最粗的輸出靜脈就屬背靜脈,位於陰莖頂端的皮膚之下。所以,以橡皮筋或陰莖夾緊束陰莖,也能粗糙地複製許醫師的手術效果。早在陰莖環成為現代日常用語前,這已經是前威而鋼年代流行的的壯陽妙方。登記有案的陰莖環專利數量繁多,甚至在勒文(Hoag Levin)趣味十足的著作《美國性愛機器:隱身於美國專利局中的性愛史》(American Sex Machines : The Hidden History of Sex at the U.S. Patent Office)中自成一章。勒文追溯陰莖環的演化過程,從二十世紀初期金屬工業年代粗獷的鋼夾,一路說到一九八九年附帶手拿遙控的設計,中間還穿插了橫跨兩頁版面的「二次世界大戰後陰莖環/夾專利一覽表」。不過,早期的專利名稱絕少使用「陰莖」或「勃起」等字眼。許多專利以「結構器官之輔助裝置」為標題,說明的效果十分有限。一份一九○○年的專利含蓄地以「男性的福音」作為標題,說明文字也含糊其辭。一八九七年的陰莖夾可用於「有失職守」的男性器官,乍看之下,讀者實在猜不透這項設計究竟意在輔助,還是將器官交付軍法審判。

許醫師並非首位瞭解限制靜脈回流有助於重振雄風的外科醫師。伍頓(Joe Wooten)醫師曾於一九○二年以羊腸線紮綁男性病患的背靜脈。伍頓的同業遲遲不敢動刀,很有可能是因為感染的高風險(盤尼西林在當時尚不存在)。伍頓同年在《德州醫學期刊》(Texas Medical Journal)發表文章,結論讀來令人一頭霧水,可能也挫減了同行醫師的意願:「手術過後四個月,病患通知我,他終於有了近三年來第一次完整、滿意的性愛,終於可以停止嘗試了。」

任教於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呂福泰教授(Tom Lue)就是一九八○年代晚期改良並倡導此項手術的學者。他是許醫師的導師,同時也是其指導教授。很可惜,治療效果就長期看來並不顯著。有研究指出,治癒率在手術過後三個月會降至百分之六十二,四十五個月後則降至百分之三十一,原因為何?根據布洛克(Brock)與其他醫師的看法,合理的推測為身體在外力摧毀或阻塞靜脈時,會以修補作為回應。因此,新的血管會生成,(或是)剩餘的靜脈會變得粗大。最後,呂教授和手術治療劃清界線,其他的醫生也陸續跟進。

幾乎所有人都放棄了,除了許醫師。他二○○五年發表於《男性學期刊》的論文,追蹤二十一名病患,他們皆於一九八六年接受許醫師早期的陰莖靜脈移除手術,並在手術前填寫問卷。現在,他們再度填寫同一份問卷:國際勃起功能指標(International Index of Erectile Function;IIEF)。手術前的平均指數為十(最高為二十五),後續追蹤的結果為十九。許醫師認為,沒有證據顯示新的靜脈在陰莖內生成。

許醫師說:「看出不同了嗎?已經這麼膨脹。」現在他已著手縫合切口。比起剛進手術室時,器官明顯腫脹許多。許醫師說,許多病人表示陰莖在手術後會經常性地稍微腫脹。醫師還補充,這讓許多人更感自信。

「所以這位男士,現在準備擊出全壘打,像支球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