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完美孩子的「自戀型父母」,小孩一犯錯便感覺受到羞辱

要求完美孩子的「自戀型父母」,小孩一犯錯便感覺受到羞辱
Photo Credit: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情感忽視的教養,乍看之下可能與健康的教養沒有什麼兩樣,但是其中卻存在著極大的差異。就像在森林裡,一個蘑菇可以拿來當晚餐,另一個蘑菇卻可能會要了你的命,而它們的相似性僅僅只在表面而已。

文:鍾妮斯.韋伯博士(Dr. Jonice Webb)

自戀型父母

也許你聽過納西瑟斯(Narcissus)這個希臘神話,「自戀」(narcissistic)這個詞就是從這裡來的。神話裡,納西瑟斯是個俊美得令人心神為之顫動的少年,他的相貌令身邊所有的人目眩神迷。許多人讚美他、愛上他,但是他是如此自負,拒絕了所有的追求者,因為沒有人配得上他!最後,納西瑟斯看見自己在湖水裡的倒影,於是愛上了自己。他無法離開自己的影像,最後終於自殺;或者根據這個神話的不同版本,最後他因為自戀而日益消瘦。

自戀的人就如同這個詞彙一樣,大部分的時候,他們全身上下充滿了優越感、自信心、以及個人魅力;但是有時候,自戀者會發現自己凌駕於他人的優越感,不過是一種幻覺。因此,他們傾向於尋找那些可以證明自己比較優越的證據,並且試著逃避那些會提供相反證據的人際互動或是關係。當某個人或某件事粉碎了他們浮誇的自我感覺,他們就會變得很難相處。雖然他們看起來很傲慢,但是卻很容易受傷,情感相當脆弱。他們會記恨、把過錯推給別人、排擠別人,當事情不合己意就大發脾氣。他們不喜歡自己有任何不對的地方,喜歡聽自己說話。或許他們最傷人的特色,就是經常性地批判別人,覺得別人很可悲地在某方面有所匱乏。他們是任何家庭、辦公室、企業中的國王和皇后。

你可以想像,當自戀者成為了父母,他們也會要求孩子要完美,或者最低限度希望他們不要丟父母的臉。在重要的比賽上,當心理健全的家長看到孩子沒有接到球,他們可能會在心裡稍微為孩子捏一把冷汗,但是對於自戀型父母來說,他們則是會感到生氣,覺得自己受到羞辱。當他們的孩子犯了別人看得見的錯誤——不管此時孩子有多麼需要父母的幫助——自戀型父母會覺得自己受到打擊,並且要孩子為此付出代價。

【案例1】背負「使家族蒙羞」罪名的席德

十九歲的席德,站在富裕雙親所購置的豪宅門口。乍看之下,他是一個又高大又英俊的年輕男子。但是如果你望進他的雙眼,你會看見痛苦和猶豫。他的雙手緊緊交握著,還有些駝背。他身旁站著一個警察,這個警察按了門鈴,和這個年輕人等了好幾分鐘,才有一位優雅的女士前來應門。她給了這位警察一個迷人的微笑,謝謝他把她的兒子帶回家,接著接過他手上的一些文件,往旁邊挪了一步,讓兒子進門。警察離開以後,席德的母親關上大門,有一會兒的時間,她就站在兒子面前,兩隻手臂交叉,臉上有一種篤定而又深不可測的表情。席德的身體稍稍往前靠近她,彷彿想要或是希望能夠與她碰觸一下。

她說:「你的父親非常失望,你現在還不能跟他講話。他已經上床睡覺了, 你也回自己的房間去睡吧!至於其他的事,我們明天早上再談。」

席德是因為喝酒被抓到了嗎?還是他幹了什麼更嚴重的事情,像是偷竊?

都不是。席德是個新手駕駛,剛剛開車撞到路人,導致對方受到重傷。那個人急著穿越一條繁忙的馬路去趕公車,年約四十幾歲,有自己的家庭,現在人在醫院,還處於昏迷狀態。然而,席德的母親叫他回去自己的房間。她很沮喪,因為她知道兒子的名字明天就會出現在報紙上,使他們家蒙羞。

自戀型父母沒有確實地意識到,孩子是與他們分離的個體;相反地,他們把孩子當成自己的小小延伸。孩子的需求被大人的需求所決定,而那些試著表達自己需求的孩子,通常會被大人冠上「自私」或是「不體貼」的罪名。

【案例2】想得到理解卻換來羞辱的碧翠絲

十四歲的碧翠絲,是個聰明伶俐的非裔美國女孩,她在鎮上一家著名、聲譽良好的私立高中拿全額獎學金就讀。在這個學校裡,大部分的學生家裡都很有錢,經常在學校放假時到像是蒙地卡羅或是瑞士的阿爾卑斯山之類的地方旅行。但是碧翠絲是個「小鎮姑娘」,她的父母必須省吃儉用,才有辦法每年帶她們去一次迪士尼樂園或是麻薩諸塞州的鱈魚角度假。在她的新學校,她的成績一如往常,還算不錯。但是她一整年都覺得自己過得很悲慘,感覺自己在學校裡就像是一個典型的黑人代表、一個小鎮姑娘代表,最重要的是,她覺得自己與這個環境格格不入。

但是這一整個學年,碧翠絲的母親心情好得彷彿置身天堂。她喜歡盛裝打扮參加學校的活動,去認識那些議員家長或是在華爾街工作的家長。她喜歡向鄰居誇口,告訴他們要讀到這個學校有多困難,而碧翠絲在學校的表現又有多好。她覺得自己終於可以跟那些她感興趣的人交際一番。

當碧翠絲試著想表達她的社交困境,母親就會說:「如果你想在這輩子大獲成功,這可是個天大的好機會。只要四年,你就堅強一點吧!」碧翠絲試著把母親的話放在心裡,但是她覺得寂寞、憂鬱,跟別的同學之間有很大的距離。在這個學年結束的時候,她告訴父母自己想要回到公立學校,結果她母親就爆炸了,一邊哭、一邊大喊:「你怎麼能夠這麼對我?這樣我就再也見不到我那些一流的朋友了!我們的鄰居會很高興你失敗了,因為他們都很嫉妒我。你如果要這麼做,你就是自私、無理取鬧!」碧翠絲的父親根本就幫不上忙,他知道凡事最好都順著太太的意思。

碧翠絲需要的是父母的同情和理解,但是她得到的卻是一場羞辱。一直以來,她的母親都無法原諒碧翠絲的選擇。順道一提,事後證明,這樣的選擇對碧翠絲而言是最好的。她最後從公立學校畢業,拿到布朗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她的母親這才又高興起來。

自戀型父母缺乏一種能力,那就是他們無法去想像或是去關心孩子的感受。沒有同理心的父母,就像是在昏暗的燈光下拿著不銳利的工具進行手術的外科醫生,很有可能會製造出一堆瘡疤。

【案例3】跟老師頂嘴的齊克(如果他的母親是自戀型父母)

7858155676_bd27fa5a87_h
Photo Credit: CircaSassy@Flickr CC BY 2.0

讓我們回到齊克身上,就第一章案例1那個三年級的孩子,他因為冒犯老師,所以帶著一張警告的字條回家。如果他的母親是自戀型父母,他們之間很有可能會產生以下的互動。

齊克把老師的字條交給媽媽。她接過去讀,齊克看見她的肌肉變得緊繃,下巴也是,脖子也開始發紅。她在齊克面前揮舞著字條說道:「你怎麼會這樣,齊克?現在蘿洛老師一定覺得我沒有把你教好!這太丟臉了!回去你的房間,我現在不想看見你,因為我覺得非常受傷。」

齊克的母親把兒子犯的錯當成是自己的過錯,彷彿他冒犯的對象是她。她沒有為齊克著想,沒有考慮到他的感受或他的行為。事情變成與她有關。至於要如何在學校與人好好相處,齊克並未從母親那裡獲得有用的建議或回饋。

當自戀型的人變成父母,他們經常會和每個孩子發展出不同的關係。他們會對某個孩子偏心,對另一個孩子感到失望,所以那個可以代表他們的孩子,可能長得很英俊或漂亮、會運動、或是很聰明,於是成為「被選上的孩子」,可以享受自戀型母親或是父親的特殊對待。有時要等到成年以後,這些受到自戀型父母寵愛的孩子才會發現,父母的愛其實一直以來都基於某些條件。

【案例4】符合父親期待才能得到關愛的吉娜

吉娜是一位三十二歲的女性,來自曼哈頓的一個家庭,是家裡三個孩子當中年紀最大的。一直到最近,她都還是父親眼中的掌上明珠,總是與父親維持著良好、親密的關係。吉娜有個弟弟,在各方面的表現總是比她略遜一籌,於是他除了刻意跟父親保持距離,也不願意親近吉娜。吉娜一直以來都不明白究竟為什麼會這樣,認為弟弟是在嫉妒她。不過現在吉娜要和一個移民第二代的男士結婚了,他是她們律師事務所一名成功的律師。不過,吉娜的父親覺得這個男人配不上她。自從他們訂婚開始,吉娜的父親就對她非常冷淡,不接她的電話。當他們有機會講話的時候,他的語氣充滿了批判,就像他一直以來對弟弟說話的語調一樣。直到三十二歲,吉娜才終於明白為什麼弟弟要和這個家庭疏遠。

因為這樣的新覺知,吉娜在日後可能都得跟父親保持距離。但是她也有可能會一直無意識地去討好他,試著表現得比其他手足還要好,只為了獲得父親的嘉獎和讚美。她被困在父親的鏡像之中:從小到大,她忽略了對自己的認同,只是一味地試著去滿足父親對於完美女兒的想像。

自戀型父母的孩子一旦長大,不管他們覺得自己是像吉娜的弟弟一樣被討厭,或是像吉娜一樣被寵愛,他們的內在小孩都會試圖掙脫自戀型父母的批判,試圖透過自己的雙眼來重新認識自己。

我想你應該開始有點概念了。情感忽視的教養,乍看之下可能與健康的教養沒有什麼兩樣,但是其中卻存在著極大的差異。就像在森林裡,一個蘑菇可以拿來當晚餐,另一個蘑菇卻可能會要了你的命,而它們的相似性僅僅只在表面而已。在接下來幾章,我會教你如何辨認各種毒菇、如何全然地活著,以及如何把力量和知識傳遞給我們的下一代。

相關書摘 ▶六個徵兆辨識躲藏在憂鬱、教養問題背後的「童年情感忽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童年情感忽視:為何我們總是渴望親密,卻又難以承受?》,橡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鍾妮斯.韋伯博士(Dr. Jonice Webb)
譯者:張佳棻

一直以來,我們都「知道」父母愛我們。但知道畢竟不是「感覺」。童年時期,我們需要「感覺」到自己的情感需求,被父母理解、接納且回應。 然而,有些父母對孩子表達的情感需求,往往視而不見、充耳不聞。世上沒有完美的父母,也沒有完美的童年。大多父母不了解「愛孩子」和「感受孩子」,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即使是照顧周全的爸媽,也可能做出忽視孩子情感需求的行為,使其留下陰影。

受到「童年情感忽視」的人,長大以後,外表上通常看起來很正常——他們聰明優秀、體面光鮮、討人喜歡,別人很難看出他們內在極其匱乏,只有那些最親近他們的人,才得以瞧見一些蛛絲馬跡。他們往往在面對生命中的困境時,會下意識地責怪自己:

  • 「為什麼我那麼難搞?」
  • 「為什麼又搞砸了一段關係、一份工作?」
  • 「為什麼我總是焦慮、易怒、憂鬱、容易不安?」
  • 「我的內心究竟缺少了什麼?」

這一切的答案,就在心理學界近年熱議的「童年情感忽視」。

童年情感忽視
Photo Credit: 橡實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