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為何反對?簡評美國對AT&T與Time Warner併購案起訴

川普為何反對?簡評美國對AT&T與Time Warner併購案起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次併購案會之所以會引起這麼大的關注其中也包含了政治色彩的渲染。因為美國總統川普多次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提及他個人在總統任內期間絕對不會通過該併購案。

文:盧憶(聖路易華盛頓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

去(2017)年底美國財經新聞頭條圍繞在一個的話題上:美國司法部在經過數週與AT&T與Time Warner的密室談判後,協商仍然破局。聯邦貿易委員會 (FTC)仍以違反《克萊頓法》第七條(Clayton Act Section 7) 向這兩家公司於華盛頓特區聯邦法院起訴。

第七條賦予了FTC針對美國境區內涉及違反托拉斯法的併購案進行執法調查的權限,若調查結果FTC認為有違反托拉斯法即可向法院起訴。由於起訴書是公開的文件,本文首先針對該起訴書的內容作簡介,接著針對該起訴書的內容作簡評。

起訴書內容

FTC的起訴書內容可分為以下三部分:產業介紹,相關市場(Relevant Markets)的分析與反競爭效果(Anticompetitive effects)的分析。

一、產業介紹

FTC在起訴書中以著名美國電視娛樂節目「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為例,該節目從製造到節目播放大致上經過三層不同的單位:工作室(Studio),比方說美國華納兄弟(Warner Bros.)、電視台(Programmer),例如Turner或CBS與傳輸公司(Video Distributor),例如AT&T/DirecTV或Comcast。

節目在工作室完成後,一般會賣給電視台,由電視台評估應該於哪個節目哪個時段來播放,並包裝成一整個權利來授權給下游的傳輸公司。傳輸公司向電視台取得播放授權後,這個授權費就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也就是我們熟悉的每月或每年的訂閱費用(Subscription fees)。

這五年來發展最快的是線上的串流服務(Online Streaming Services)。而這個線上串流服務又可以分成二種:線上多頻道傳輸服務(virtual multichannel video programming distributors,Virtual MVPDs)與線上節目訂閱服務(Subscription video on demand Services,SVODs)。

MVPDs例如Sling TV;而SVODs例如Netflix或Amazon Prime。一般來說,virtual MVPDs與傳統的傳輸公司沒有什麼不同,唯一的差別在於前者是網路播放,而後者是在電視播放,因此授權模式也與一般的傳輸公司一樣需要向電視台授權內容。而SVODs多數都會直接與工作室授權節目放在自己平台上播映,或甚至自己投資製作自己的節目播放,比方說著名電影影集《紙牌屋》即是Netflix自己投資製作的節目。

此外,SVODs與MVODs最大的差異點在於SVODs目前並未有即時轉播的服務,例如CNN新聞或體育賽事轉播(也許未來有),而這就是多數電視台與傳輸公司視為「金雞母」的原因之一。下圖為產業關係圖:

SVODs產業關係圖
Photo Credit:作者自製

從這個產業關係圖不難發現幾個現象:

(1) 電視節目的製作與電視台授權掌握了多數節目授權的來源。以本案為例,Time Warner集團下同時掌握了Warner Bros.和Turner兩大節目授權來源,也正是Time Warner集團的主要的收入來源,然而節目的收入最大宗還是來自於收視率或點擊人數所創造出來的廣告收益,因此在整個上下游的議價力會偏向傳輸公司這一方(本案即AT&T/DirecTV),因為沒有這些傳輸公司節目是無法傳輸到消費者的眼中,亦即無法創造收益。

(2) 傳統電視節目的授權模式正受到線上串流服務挑戰。這個現象在2013年Netflix推出自家投資製作的《紙牌屋》後,慢慢地改變了消費者的收視習慣,也對節目的源頭:工作室與電視台產生了潛在的威脅,因為這些SVODs甚而virtual MVPDs在未來對節目授權的需求會下降,也進而影響工作室與電視台的收入。在介紹完產業後,FTC針對相關市場與併購後的反競爭效果作闡述,這兩個分析要件事實上也是美國《休曼法》(Sherman Act,反壟斷法)第二條的分析要件。

二、相關市場分析

根據上述的產業關係圖,FTC在起訴書中將所有類型的傳輸公司,包括了傳統的video distributors, virtual MVPDs和SVODs,統稱為「全類型節目傳輸產品市場」(All Video Distribution Product Market)。會作此廣泛的劃分FTC理由主要著墨在消費者的選擇以及其涵蓋的地理區域市場。

具體來說,FTC認為上述所有類型的傳輸公司其服務的範圍包含了整個美國市場,因此就劃分成相關市場。此外,在美國境內的消費者對於傳輸公司的選擇也都一樣,因此這些傳輸公司就被列為相關市場的範圍裡。

三、併購後的反競爭效果分析

針對此要件FTC分析了同業之間客戶群的擠壓與流失,間接造成利潤的減少,以及潛在的寡佔行為所造成的競爭效果。具體來說,FTC認為若AT&T/DirecTV與Time Warner垂直整合後,Time Warner作為主要節目授權來源的一方會操控其授權的對象,以利AT&T/DirecTV增加其用戶數而不願授權給其他的傳輸公司(因為其他的傳輸公司是AT&T/DirecTV的競爭者),或是將授權費用提高以吸引更多消費者前來使用AT&T/DirecTV的服務,而不願去選擇競爭者的服務。

此外,FTC更進一步指出,若該垂直整合成立的話,也可能會產生傳統電視台的寡佔行為,並聯合抑制線上串流服務業者的發展,也影響了消費者的利益。

以上即是FTC針對該併購案的主要內容,下面內容針對FTC的起訴書作簡評,主要針對相關市場的分析與併購後的反競爭效果分析作評論。

簡評

此部份內容主要針對《休曼法》第二條的構成要件來進行簡評,這些構成要件也與FTC評估併購後對產業與消費者影響是一樣的。根據美國的判例法(Case Laws),滿足《休曼法》第二條需要證明兩件事:

(1) the possession of monopoly power in the relevant market and (2) the willful acquisition or maintenance of that power as distinguished from growth or development as a consequence of a superior product, business acumen, or historic accident."

以下針對這兩個要件以及過去的判例法來進行簡評:

(1)相關市場忽略了經濟學上的分析

根據過往關於併購的判例法中,包括了FTC v. Whole Foods Market(2008)與United States v. H&R Block, Inc(2011) ,這兩件案子在分析相關市場並不僅僅從消費者的選擇來作分析,更重要的是法官運用了經濟學上的HHI指數(註)分析與不同產品間的價格彈性(Cross-elasticity of demand)來綜合判斷相關市場的範圍。

然而綜觀起訴書中,FTC隻字未提這兩個在併購中重要的分析指標,而僅僅只是分析「消費者的選擇」以及「服務涵蓋區域」作為判斷,在分析上顯然過於粗糙。

(2)反競爭效果缺乏針對生產效率的判斷與消費者利益的分析

過去在美國的判例法之所以對垂直併購的審查較為寬鬆的原因在於垂直併購後的結果往往對於產品或服務會有規模經濟的效果,並進而產生產效率化與價格下降等結果。這些結果對消費者都是有利的。

再者,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消費者觀看電視節目或線上串流服務並非以價格或節目數來作關鍵性的決定,因為多數消費者對於節目是有不同喜好的,不會因為最喜歡的節目不在播送了就從此不看電視節目或不再使用串流服務了,因此多數消費者會依循自己對內容的喜好去找類似或次等喜歡的節目收看,而並非真的會為了一個很喜歡的節目而跳槽到與另一個傳輸公司簽約,例如AT&T/DirecTV。

小結

本次併購案會之所以會引起這麼大的關注其中也包含了政治色彩的渲染。因為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多次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提及他個人在總統任內期間絕對不會通過該併購案。

再者,Turner Network旗下的新聞媒體CNN多次也被總統川普指控說CNN是「假新聞」(Fake news),也讓整個併購案披上了濃濃的政治味和火藥味。目前FTC已經確定向法院起訴了,其結果可以拭目以待。


註:HHI指數是一種測量產業集中度的綜合指數。它是指一個行業中各市場競爭主體所占行業總收入或總資產百分比的平方和,用來計量市場份額的變化,即市場中廠商規模的離散度。這是產業市場集中度測量指標中較好的一個,是經濟學界和政府管制部門使用較多的指標。

本文經黑潮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