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兒童心理治療權威機構,協助你《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

英國兒童心理治療權威機構,協助你《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第二類的介入涉及一種比較沉默的劇碼,需要治療者扮演另一種角色。雖然被轉介的是孩子的問題,但是很快可以看出,如果父母願意去思考孩子的溝通是如何影響父母以及親職的執行,那麼和父母配偶的工作會是最有效的「入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露薏絲.艾曼紐(Louise Emanuel)、伊莉莎白.布萊德利(Elizabeth Bradley)

內在父母的戲碼:治療師扮演治療的顧問/督導者

第二類的介入涉及一種比較沉默的劇碼,需要治療者扮演另一種角色。雖然被轉介的是孩子的問題,但是很快可以看出,如果父母願意去思考孩子的溝通是如何影響父母以及親職的執行,那麼和父母配偶的工作會是最有效的「入口」(Stern, 1995)。這樣的案例,在初始的會面裡(孩子沒有參加),父母配偶都很快地開始思考孩子的困難,而且父母對於將自己過去與現在的困難做連結的態度較為開放。在孩子加入會談前,治療師可能建議延長這段和父母探索的工作。與其讓孩子在現下的會談裡,像瑪利歐一樣(以行動化)再現他的困難,第二類的工作可能讓孩子的困難,經由父母在會談當下的戲劇性敘事來浮現。我的功能是去引發並運用父母的觀察以及對孩子困難的描述,透過父母自身內在和外在經驗,從而能夠幫助父母了解孩子的內在世界。

我認為「顧問/督導者」的角色,相似於兒童心理治療師瑪格麗特.羅斯汀(Margaret Rustin, 1998)在一篇論文裡的描述。在這篇文章中,她每週用傳真督導一位訓練中的兒童心理治療師,這位治療師為一名四歲個案做密集治療。她提到有三種方式在督導的過程中是很有價值的:第一點,治療師需要「被幫助,才能接受他是被恨也是被愛的」(Rustin, 1998, p.437)。這適用於父母面臨他們得要去設定限制,或處理孩子發脾氣等等的困難。只有當父母覺得被治療師支持,或是父母被幫助、可以互相支持時,他們才可能承受小小孩的砲火攻擊。

第二點,治療師很容易被孩子強大的投射所壓倒,「因此失去她堅實的思考能力」(Rustin, 1998, p. 438)。小小孩的父母經常抱怨,面對孩子情緒強烈的爆發或需索時,他們會有無計可施的感覺。當他們失去穩固地作父母的能力時,顯得驚慌失措。在治療室裡當他們面對小小孩的反抗行為時,流露出難為的癱瘓。而後,當他們得到幫助,從而瞭解自己所接收的強大無意識作用,他們會覺得如釋重負(就像那位訓練中的心理治療師)。

第三點,羅斯汀提出督導者很重要的一部分功能,就是將原始的臨床材料仔細思考,再提供給學習的人一個有意義的理解模式。羅斯汀將這樣的過程比喻成一對有能力的父母配偶之典範形象:

關於一個失眠或焦慮的嬰兒,父母之間進行修復性的交談。這樣的對話能讓意義顯現,非常近似於既存的分析工作裡,督導兒童個案的經驗⋯⋯精疲力竭的母親/治療師詳盡地傾訴她喘不過氣的一天。該怎麼解釋這些被紀錄下的難解細節呢?

會談中,父母經常帶來關於他們的小小孩非常好的觀察細節。深陷於他們所處的戲碼,就好像羅斯汀描述訓練中的治療師與其密集個案間的關係,父母也需要治療師從壓倒性的原始資訊裡,很努力地創造出一個「有意義的理解模式」。當治療師扮演重要的支持者,和父母一起努力瞭解孩子的困難時,我們可以將之視為一場牽涉父母配偶的內在戲碼。

案例:內在父母的戲碼

兩歲的薩利姆被轉介的嚴重問題,是因為他會咬他的父母、五歲的姊姊扎伊納布,以及八歲的哥哥伊姆蘭。父母出身於巴基斯坦。母親身形嬌小,留著深色的長髮,父親則身形壯碩。他們看似擁有溫暖、互相支持的關係。我聽到薩利姆如何拔髮、抓傷,以及用力地「咬他所愛的對象」到流血的程度。母親用指甲示範了一個像爪子摳挖的動作,然後好像要防避這般侵襲似地皺了皺眉頭。我說這聽起來像是薩利姆要用他的牙齒「抓住」,好繼續緊緊地攫住他們。母親同意,說道她在想咬人是薩利姆表達他感覺的方式。這連結到薩利姆過去必須和他的父親和手足瓜分母親的注意力,或者他必須在幼兒園和其他孩童分享他的主要照顧者。

我說這聽起來好像薩利姆沒有心智可以處理這些很快就淹沒他的感覺——也許是被排拒或拋棄的感覺,所以他用他鋒利的牙齒,強烈地「灌注」給他的父母。母親描述當她的腳踝突然被咬時,她驚覺疼痛並感到極其煩亂。她好像被刺傷,不只是她的皮膚——她的勝任感也遭到挫折。他們的描述給了我一個強烈的印象:待在薩利姆身邊,必須一直維持警覺的狀態,因為他咬人是沒有明顯預警的,可能發生在你轉身和人說話,或者裸露臂膀時。我說薩利姆好像總是要確定他的父母得和他保持一個手臂的距離。他們無法放鬆下來、親密地摟抱他,因為他銳利的牙齒會無預警地穿透他們。我暗自忖度,薩利姆是不是無意識地在向他們傳達:他早年嬰兒期被排拒在一個手臂長距離外的經驗。或許是因為在他嬰兒時期,他母親處於憂鬱或出神地關注她自己的心事使然。

我得知薩利姆曾是一個不安的嬰兒;他絕對不讓母親離開視線,即使離開一下下,他的啼哭就像決然的被拋棄和驚恐。我說出我的疑問:為什麼薩利姆看似如此的「脆弱」(thin-skinned)和焦慮?針對這說法,母親說她感到很驚訝,因為她和薩利姆待在家裡的時間,比其他的手足都還要多。她附加提到在懷薩利姆之前,她有兩次晚期的流產。我問到關於這兩次流產對母親的影響,然後聽到她曾是如此焦慮於接下來的受孕(薩利姆),以至於她一直到很後期才承認懷孕是真實的。我提出:在母親以疏離來處理懷孕時無法忍受的失落,以及薩利姆和其他人保持距離之間,存在著對應的平行。薩利姆是不是也在逃避親密,彷彿親近所伴隨的分離,像是災難式的失落?

當他們發現這個連結時,母親看起來充滿了情緒,父親也是。然後我們得以討論流產對全家的影響。

薩利姆在牙齒長出來的前後突然斷奶,那個時候他的母親突然生病住院了。但是在那之前,薩利姆已經開始咬乳房了。我想他母親描述他嬰兒期悲慘的哭嚎,傳達被拋棄的深刻恐懼,這在斷奶時重新被引發出來。我說這聽起來彷彿薩利姆帶給他們一種經驗:每次他咬人都是無法預期的驚恐。我猜他是否在傳達他曾經驗過的那些瞬間驚嚇與消失。

母親深受感動,並開始描述在薩利姆嬰兒期時,她的心不在焉與憂鬱。我告訴他們:嬰兒的氣質也扮演部分的角色。從他們告訴我的,我描述我得到的印象是一個小孩仍然需要父母很具體地存在。不知什麼緣故,這個小孩還沒有能夠讓「父母分離後還會回到他身邊」的這個意象,確實地留存在他的心裡。加上每每他咬人後,他愈發焦慮自己是不是傷害了父母,如此一來,他更難讓他們離開視線。我提出這個可能——如果薩利姆經常覺得被報復的威脅所迫害,他顯而易見的攻擊可能是出於防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父母與嬰幼兒的心理治療實錄》,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露薏絲.艾曼紐(Louise Emanuel)、伊莉莎白.布萊德利(Elizabeth Bradley)
譯者:王映淳、吳麗琴、林芳漪、粘慧美、黃郁心

★英國兒童心理治療權威機構 塔維斯托克診所 經驗集結

在孩子五歲以前,親子間的挑戰到底有多少?從產後憂鬱、父母的內在嬰兒、孩子發脾氣與攻擊、進食困難、分離焦慮、父親的親職角色、跨世代間關係模式的影響,以及各種無以名之的焦慮,再再讓父母極需諮詢的管道。

本書的理論與個案探討,均來自英國塔維斯托克診所(Tavistock Clinc)針對「五歲以下嬰幼兒及其家庭」的治療實例。

英國塔維斯托克診所長年致力於兒童心理治療,鑽研兒童精神分析的克萊恩(Melanie Klein),研究客體關係理論的比昂(Wilfred Bion)、依附理論的鮑比(John Bowlby)及安斯沃斯(Mary Ainsworth)都曾在此服務過,累積了豐富的嬰幼兒與家庭治療案例。透過本書所介紹的「嬰幼兒心智健康服務」經驗,不僅專業人員與父母可釐清小小孩與家庭成員間各種難題的心理成因,更希望能提升臺灣對孩子心理健康與照顧困難的關注與行動。

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