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不會是2008年的較大版本,資本主義的信譽將永久破產

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不會是2008年的較大版本,資本主義的信譽將永久破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特勒是一個殺人法西斯主義者,包括布希等美國總統,則是民主政治中的「友善法西斯主義者」。兩種品牌的法西斯主義共同點是國家支配。企業權力很大,但明確地臣服於國家。在法西斯主義體系,大企業和大政府完成浮士德式的交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詹姆斯・瑞卡茲(James Rickards)

貨幣連結

熊彼得預測資本主義的沒落不是因為它的失敗,而是它的成功。因為資本主義在創造財富上如此成功,熊彼得預見它撒了自己滅亡的種子。

熊彼得曾寫道,一旦無產階級擺脫煩瑣沉悶的苦役,菁英也緊緊掌控政治和金融,他們將可能追求資本主義體系的替代物。實際上,資本主義國家現在可能負擔一個不是資本主義的體系,它們可以承擔得起社會主義。

從熊彼得的觀點看,社會主義興起將不會是由下而上的革命,而是由上而下的演進。這個觀點的原型是十九世紀的普魯士首相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他提供醫療、老年保險,並縮短德國勞工的工時。他的目標不是削弱君權,而是強化。一旦提供社會福利,勞工就沒有理由藉革命手段爭取福利。

俾斯麥以社會計畫收買異議者,以便提高他所屬的菁英階級的權力,也就是君主和帝王。這個過程現今正在重演,只是金融菁英取代了皇室。贏家是勞工和菁英,輸家是自由市場資本主義和資產階級。

較陰暗的是,熊彼得的直覺認為,演進的終點可能不是社會主義,而是法西斯主義。這兩種主義並非無法相容。社會主義像上了糖衣、做善事的特洛伊木馬,讓法西斯主義可以騎著邁向權力。

有一個歷久不衰的神話,認為法西斯主義代表企業和政府權力的共同體,有時候也被稱為統合主義(corporatism)。它的論點是企業利益至上,而政府不過是保護企業的管道。根據這觀點,希特勒是由富有的德國工業控制的傀儡,以服務他們的目的,直到自大狂沖昏他,導致二次世界大戰的慘敗。另一個說法是,前美國副總統錢尼(Dick Cheney)是哈利波頓公司(Halliburton)的代理人,他確保了企業利益受到第四十三任法西斯布希政府的保護。

但這些看法都是無稽之談。希特勒是一個殺人法西斯主義者,包括布希等美國總統,則是民主政治中的「友善法西斯主義者」。兩種品牌的法西斯主義共同點是國家支配。企業權力很大,但明確地臣服於國家。

在法西斯主義體系,大企業和大政府完成浮士德式的交易。法西斯主義者十分願意容許私人公司和私人財產存在,他們不願意的是讓私人領域阻擋國家權力。醫院和醫療保險公司可能是私人企業,但它們的產品、價格和政策受歐巴馬健保控制。

谷歌、推特和蘋果是私人企業,但網際網路通道和費用受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監管;這個機構於一九三三年由小羅斯福創立,比全球資訊網(WWW)早近六十年出現。銀行是私人實體,但受到《陶德-法蘭克法案》、聯邦準備法案和一系列法規的嚴密監管。

剛開始企業遊說反對新立法,最後卻擁抱它,並提供專業知識給它們原本反對的機構,因為這些機構對新興的競爭者傷害大於既有的企業。遵循成本對大企業來說較容易承擔。積極的執法增加技術性違法的罰款、處罰等遵循成本很高,因為法規綿密且不透明,導致很容易觸犯法規。

從二○○八年恐慌以來,數百個法規計畫在《陶德-法蘭克法案》下推出。一些高風險的活動已被禁止、資本要求增加、存款保險提高、消費者揭露擴大,政府也從銀行汲取數十億美元的罰款、懲罰金和賠償。

銀行營運因此陷入困頓嗎?沒有。美國五家最大的銀行變得更大,控制的總銀行資產比率比二○○八年還高。銀行獲利更豐厚,主管薪資更肥美。摩根大通執行長戴蒙只是為一家銀行工作就成為億萬富豪。

在一波令人印象深刻的法規制訂折衝中,銀行業透過遊說者和競選獻金塑造它們偏好的法規。《陶德-法蘭克法案》的受害者不是大銀行,而是面臨法規負擔而無緣享受大到不能倒利益的社區銀行。《陶德-法蘭克法案》的沉默受害者是從未開張的銀行,例如過去由商會類企業成立的地方銀行,它們向來是利用自己的商業存款來讓營運步上正軌。這些銀行就像被墮胎的小孩,從未等到出生的那一天。

政府對導致的寡頭壟斷很滿意。政治人物假裝對銀行家很兇悍,而銀行家則扮演逃脫像禁止衍生性金融商品這種套索的胡迪尼(Houdini)。儘管如此,財政部和聯準會仍然拿槍頂著銀行家的頭,而槍的形式則是壓力測試、生前遺囑(living wills)和清算權(resolution authority)等。當聯準會因為過度的貨幣創造而達到資產負債表的信心極限時,銀行將是最終公債發行的可靠買家。銀行如果不買公債,將發現它們的生前遺囑會在自己的葬禮上宣讀。

大企業是一個共有壟斷體,對新創企業設置障礙,並靠政府補貼獲利。當像Uber這樣的新創業者冒出頭,展現熊彼得的創造性破壞時,政府幾乎立即就設置新規範。私人財產有其空間,但僅限於政府允許的範圍,而且絕不允許阻礙國家的權力。

RTSFNE9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

熊彼得透過長期歷史趨勢看待經濟學,認為歷史過程並非以單一的景氣循環方式進展,而是經歷數十年和數百年。熊彼得清楚地預見資本主義的終結。他寫道:「由於資本主義企業基於其自身的努力,往往把進步自動化,我們的結論是它往往也讓自己變成多餘──被自己的成功壓成碎片⋯⋯社會主義真正的帶頭者不是知識分子或宣揚它的煽動者,而是范德堡家族(Vanderbilts)、卡內基家族(Carnegies)和洛克斐勒家族(Rockefellers)。」

他預測說,在最進步的階段「資本主義基本上處在演進的過程,將變得萎縮⋯⋯利率將朝向零集中。」在一九四二年寫作的熊彼得,預期社會主義會在二○○○年獲得勝利。

社會主義和法西斯主義有共同的特點,兩者都讚揚國家在指導經濟上──並延伸到人類行為──的角色。兩者都支持擴大的公領域和縮小公民領域,達到很少真正私人活動或組織的程度。抽菸、吃喝、燈泡、馬桶、醫療等,都是政府的職責。

社會主義者和法西斯主義者的差別是,前者向來很耐心且願意在議會程序中運作。社會主義者相信時間站在他們那邊;熊彼得同意這一點。對照之下,法西斯主義者是行動的男人和女人。他們偏好命令勝於辯論;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社會主義者和法西斯主義者的另一個差別,在於社會主義者容忍宗教和家庭等傳統權威來源;宗教和家庭藉建立規範和限制來指導行為。法西斯主義者相信,國家是唯一的規範與權威來源。法西斯主義者無可避免地會與替代的或舊式的家庭安排衝突。

法西斯主義者因行動而茁壯,從不浪費任何危機。推進法西斯主義者進程的最佳關鍵點是戰爭和金融恐慌。九一一攻擊製造出愛國者法案(Patriot Act),打開大規模無合理根據監視美國公民的大門。

二○○八年金融危機製造《陶德-法蘭克法案》,將摩根大通、花旗、美國銀行、富國銀行、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等,六家超級銀行的角色體制化。美國的儲蓄與投資業者被集中成三類,由政府控管。另外幾家超大型資產聚集業者,如大都會人壽(MetLife)、保德信(Prudential)和貝萊德(BlackRock),也在政府的嚴密監視中。它們客戶的財富都數位化,讓國家更容易沒收和掌控。

下一次金融危機將不會是一九九八年和二○○八年危機的較大版本,它將在質的方面大不相同。下一次金融危機將涵蓋多種全球規模的資產類別,將出現自一九七○年代以來未曾見過的通貨膨脹、一九三○年代以來未曾見過的破產潮,以及自一九一四年來沒見過的交易所關閉;國家力量將應號召而來壓制恐慌,資本主義的信譽將永久破產。

二十一世紀的新法西斯主義和一九三○年代法西斯主義的差異在於,國家資源已經擴增許多。威爾遜-胡佛-小羅斯福等民主黨法西斯主義者,仰賴秩序、專家和政府機構,透過廣泛的命令執行國家控制。非民主黨法西斯主義者如墨索里尼仰賴全身黑衣的歹徒取得權力,一旦取得政權便成為獨裁者。歷史顯示,永遠不缺願意穿著黑衣、齊步走的人,只要有人發號施令。

現今的國家權力比以往遠為無所不在。數位監視、社群媒體、數據挖掘和客製化內容,對懷抱法西斯目標的人來說,隨時可以利用。對定義不明的犯罪進行選擇性起訴,和選擇性地執行非全面性的稅法,都可能發生在國家認定的公敵身上。當異議溢出國家允許的界限,軍事化的警察將立即出擊。

這個展望不是無政府主義的情況。國家的存在有其必要,犯罪必須懲治,法律必須執行。問題在於公民空間。國家究竟應占據日常生活的多大空間,多少應該保留給私人市民追求過去被視為理想的自由?法西斯主義的衝動是排擠自由,規範所有人類行為。私人財產被允許存在,但它的利用必須服從國家的設計。在法西斯主義者的烏托邦,公民社會的模樣是一個遵守政府規範的村莊。

熊彼得於一九五○年去世,但死前預測了資本主義之死和社會主義崛起,以及社會主義在五十年期間發展成法西斯主義。他的歷史方法是現今的分析師只有兩秒鐘注意力的對比。時間已證明他對動態力量作用的反烏托邦解析。

相關書摘 ►《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菁英獸群已聽到新國家主義的母獅吼聲,並開始奔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揭露權勢階級的大陰謀》,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詹姆斯・瑞卡茲(James Rickards)
譯者:吳國卿

2008年金融風暴還未善了,下一波金融危機即將到來!詹姆斯・瑞卡茲在《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一書中指出,權勢階級的心中正響起隆隆戰鼓。一場比2008年更大規模的金融危機已隱然成形,這次他們為求自保,有個大膽的計畫:

  • 掌控銀行體系(2009-2010年)
  • 重分配黃金到中國(2009-2016年)
  • 重新以SDR計價(2015-2016年)
  • 印製和流通SDR(2017-2018年)
  • 藉通貨膨脹摧毀債務(2018-2025年)

2014年以來,國際金融機構已對一小群菁英發出警告:眾人所說的經濟回春其實是假象!近年來,全球權勢階級正默默囤積現金和硬資產,準備迎戰下一波金融危機。台灣將無法倖免於這場全球性危機,想了解未來的風險,並知道如何籌謀因應之道,需要瑞卡茲綜合最尖端的行為經濟學、複雜理論、貝氏統計和歷史的洞見,教導讀者如何聰明思考、迅速行動。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