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強推「私幼公共化」,形同用奧步解決少子化

賴清德強推「私幼公共化」,形同用奧步解決少子化
示意圖。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少子化問題,行政院決定在今年讓「私幼公共化」上路,但缺乏補助辦法和經費分配的配套,恐難以搶救低迷的生育率,反而可能成為債留子孫的政策牛肉。

文:賴閔莉(幼兒園教師)

根據媒體報導,行政院預計在9月讓「私幼公共化」上路,筆者認為行政院參考台南經驗推行此政策,並不能有效搶救少子化,且暴露出包括補助辦法不完善、經費分配不均,獨厚私幼、政府肩負幼兒教育責任的理念薄弱…等多項問題,行政院應有通盤考量後再將錢花在刀口上,真正讓家長有感於育兒的幸福大於負累,減輕家長負擔,才能達到搶救少子化的目標。

行政院的「私幼公共化」方案,到目前還讓人看得一頭霧水,在賴揆時任台南市長時,此政策就被議會、教育團體、家長…等各界批評與提出質疑,但賴揆似乎也沒聽見,一意孤行。總括來說,「私幼公共化」有幾項大問題有待釐清與解決:

補助辦法不完善

9月全面上路,但到現在2月了,詳細的辦法沒辦過說明會或公聽會,有如只憑「聽說」,就要讓就讀非營利和私利幼兒園的孩子比照公幼繳交費用。

但非營利和私立幼兒園要符合哪些條件可以參與申請?非營利利幼兒園的成立之初,是運用「公私協力」的概念讓政府和家長各負擔一部分費用,且經費的使用受到政府監督稽核,如今非營利也可申請收費比照公幼,原來「公私協力」的精神在哪?更不用說,招生穩定、收費較高的私幼不用勉強自己申請補助,最後可能造成快撐不下去的私幼,藉由政府補助和低廉收費來吸引家長選擇,無助托育品質提升。

經費分配不均,獨厚私幼

政府計畫於2018年2月起,在地方推行此政策,評估補助二到四歲幼兒六千人就要花四億,50到60的園所之中,且因經費有限,家長未來申請補助還要以「抽籤」方式爭取。

過去六都托育費用持續加碼,但生育率不增反減,中央政府還要持續用這種失敗的撒錢政策,來搶救少子化危機嗎?讓家長可以安心選擇到優質、近便且平價的公幼,比起給予補助更實際,為什麼不把這些錢拿來設立公幼或增班呢?

自去年開始,公幼申請改善設施設備的計畫由每年一次改為三年一次,省下補助公幼的錢,卻拿去補貼私幼業者,如何不讓人替念公幼的孩子鳴不平。再說,經營非營利幼兒園要自負盈虧,但申請「私幼公共化」計畫的私幼保障有5%利潤,那還有誰要申辦非營利?這樣看來,主推設非營利幼兒園的教育部潘文忠部長說要走人,一點也不奇怪。

政府肩負幼兒教育責任的理念薄弱

每個兒童都是獨立的個體,著眼國家的長遠發展,也該算是全民的公共財,但媒體報導中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

…...設立公立幼兒園又緩不濟急。再者,基於市場機制原則,每多一間公幼,就會壓縮私幼的生存空間

由這段話可以看出,賴清德完全沒有歐洲先進國家把幼兒視為公共財的觀念,因為他認為政府不用擔起教育幼兒最大的責任,放任市場機制去運作即可。

如果說是因為設立公幼的速度,在現階段無法服膺家長的需求,才在公幼和非營利的數量到達目標前予以家長過渡時期的補助,那為什麼沒有交代時限多久?政策是否經過精算?什麼都沒有就要貿然上路,莫怪這政策會被批評為是因應選舉端出來的買票政策。

賴清德
Photo credit: 行政院

行政院推動此一政策,家長初聞可能會覺得開心,但屆時若遇上述「補助款分配不均」、「品質低落幼兒園靠政府補助支撐」等問題,甚至因為不見搶救生育率的成效而停辦,那這段時間建設公立或非營利幼兒園所犧牲掉的經費,最大的承受者仍是我們的幼兒及其父母。

公立幼兒園的建設,代表著政府扛起了幼兒教育的責任,如果只是拿錢想讓私幼收費比照公幼,為免令人覺得太短視近利,關係國家未來的幼兒教育反淪為選舉的一盤政策牛肉。期待行政院能穩下腳步,正視百年大業的教育,推展真正的公共化幼兒教育,而非只是讓私幼收費公立化。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