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摔角界的獅子王傳奇:「台灣獅王」黃根屘

韓國摔角界的獅子王傳奇:「台灣獅王」黃根屘
Photo Credit:黃根屘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黃根屘之所以能一戰成名、戰無不勝,在於本身中國武術底子深厚,精於國術、柔道、擒拿等多功夫領域。

一提到摔角,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什麼?蒙面健壯身材、黝黑皮膚、粗壯手臂、大聲怒喊聲、汗流滿身的揮打桌邊TLC(桌子tables、梯子ladders、椅子chairs的縮寫)亂鬥、亦或「摔角都是打假」的引戰文呢?還是更為具體的日本知名摔角手,安東尼奧・豬木(1943-)、巨人馬場(1938-1999)等人士的臉孔呢?

台灣年輕一代詩人、摔角迷,同時也是「摔角小說」作家林育德,於台灣首本摔角小說《擂台旁邊》內,提到了一段過往台灣摔角手的風光,他說到「若有人要替台灣摔角寫歷史的話,黃根屘的名號絕對該放在最前面的那頁,黃根屘大師曾經四度奪下世界職業摔角錦標賽腰帶,而在他成為職業摔角手之前,還曾贏得世界健美先生的殊榮」,人們還冠以他「台灣先生」美稱,甚至在「摔角無國界」的擂台上,黃根屘還曾經留韓過,再轉到(1980年代)日本摔角界發展呢。

留韓的台灣摔角之父黃根屘(1936-),出身台北,為五、六十年代「台灣獅王」摔角界的佼佼者、第四屆世界摔角冠軍,「據傳」輩份還高於日本知名摔角選手豬木、馬場兩人,且這兩人看到他還得叫他一聲「師叔」呢!(註)此外,每次黃根屘去日本比賽時,當地一些年輕選手還得行跪拜禮接待。

然而,有些人對於「師叔說」說法抱有質疑。一則,日本摔角史上,少見於對黃根屘之記載,若說黃根屘這一外國人是豬木和馬場的師叔,日本人怎可能輕易地在史書內,埋沒書寫這一號傳奇人物呢?

二則,從「師徒孫關係」言起,即1970年後,漸漸轉戰摔角界的黃根屘,來到韓國向當地摔角祖師爺、第一個在韓國成立摔角協會的張永哲(장영철,1928-2006)拜師學藝,而恰好豬木和馬場的師父,也是日本職業摔角之父力道山(1924-1963,本名金信洛김신락,出身於朝鮮日據時代咸鏡南道洪原郡新豐里,於1939年被挖角到日本,並成為長崎縣大村市一戶農家的養子,戶籍名改為百田光浩),也曾是張永哲的徒弟,所以從張永哲—黃根屘、力道山—豬木和馬場等人的師徒孫關係來看,要說黃根屘是這兩位日本知名摔角手的師叔,倒也說得過去。

但也有人質疑這樣的「師徒孫關係」似乎沒有太大的正當性,因為豬木和馬場的師父力道山,並沒有正式向張永哲習武之文獻記載,恐怕兩人相會還是透過1960年代初韓日的幾場國際摔角交流才碰頭的,於情於理,高手碰頭難免會切磋一下心得,交換意見,恐怕要談上師徒關係,還有待商榷。三則,摔角迷都知道,摔角圈內少有談資論輩,人們評價一個選手的地位,大多以出道年份與生涯對戰紀錄為主,「師叔說」恐怕只是美稱罷了。

然而,先不論黃根屘是否為他人的師叔、師傅,或是摔角祖師爺,他對摔角的熱情、戰績,與貢獻是無法抹滅的。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黃根屘之所以能一戰成名、戰無不勝,在於本身中國武術底子深厚,精於國術、柔道、擒拿等多功夫領域。這從他於1971年,獲得東亞「國術」錦標賽總冠軍,與1973年獲得瑞士世界「柔道」錦標賽重量級冠軍,即可看出。

這些非摔角科班的習武所得與比賽經驗,對於他日後於1970年代漸漸轉戰摔角界,相較於「科班」出身的摔角手們,可說助益不少。最後,台灣坊間也出現許多「都市傳說」,言黃根屘自創不限攻擊格鬥式方式,把他自身的摔角選手高度,再度提升。

然而,對黃根屘而言,奠基下他摔角基礎的,除了他的留韓經驗外,在他身為摔角選手獲獎無數的比賽內,印象最深刻,也是媒體競相報導的,即1979年奪得韓國世界職業摔角比賽冠軍一事。

1979年,韓國首都仍稱為「漢城」的一日賽事,據當天比賽資料畫面,與擂台上黃根屘鎖住對手脖頸的照片,可以看到擂台旁邊的華僑與留學生,努力熱情地揮舞著國旗,高唱《梅花》一曲,民眾們的身體也隨著音樂順勢擺動,傳來陣陣加油聲:中華民國、中華一定強。

這時激起了黃根屘內心的愛國鬥志—他回想起當初比賽心情,他說做為一個小小國民,無法替國家做任何大事,但是我要用我的氣力(台語),去做我應該做的事情—那就是摔贏來自世界各國的選手,順利摘下了鑲龍金腰帶!而這一天的賽事,總是讓黃根屘回味無窮。

期間,黃根屘也增產報國,前後總共生了16個孩子,正所謂虎父無犬子,小孩子若對摔角有興趣的話,都由這一位世界級摔角父親教練,親自下場訓練,在他嚴格訓練下,有的還當上了國手。儘管1990年左右,黃根屘漸漸退隱擂台後,仍念念不忘擂台風情與熱衷,從他所創辦的許多協會也可看出,諸如(台灣)職業摔角創辦人、中國武藝精進宇宙總會理事長創辦人、國際善搏SOMBO聯盟理事長創辦人、全國柔道協會、全國角力協會創辦人等等。

日本媒體於2010年,也曾替黃根屘拍攝訪談影片。影片內可以清楚看到黃根屘所開設武術館內的訓練裝備、對打場景外,也在黃根屘家內住宅,看到一個個用血汗、拼勁摔出來的獎牌,日本記者還逗趣地詢問他,作為一個摔角選手,如何保持完美比賽身材,只見黃根屘逗趣地拿出一碗如安全帽大小大的碗公說,他每天得吃四碗飯,還有近兩公斤牛肉,才能保持此健壯體材呢。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般認為有勇無謀,只會專研武術的摔角手,其實黃根屘也把領域擴展到中醫領域,影片內拍攝到黃根屘所開的武術館、住宅內,有著一甕甕的人蔘藥材酒。想一想,其實這倒也不意外,練功習舞摔角對打,難免會有跌打損傷之時,正所謂「久摔成良醫」,自家調配適合自身體質的「私房藥酒」也不為過。

最後,黃根屘「台灣獅王」的封號,又是如何來的呢?據黃根屘於2017年2月接受台灣媒體訪談時,談到他早年一日在國外比賽時,擂台內,他因全神專注與對方對打,不自覺都會喊出「壓喝、吼吼吼」的聲音,而這樣的聲響被擂台旁邊的國外觀眾聽到後,觀眾們竟也熱血澎湃、附和地大喊「Taiwanlionking」,也因此「獅子王」名號不脛而走。

爾後,只要黃根屘出場比賽,賽事主持人多以「獅子王」封號介紹他,黃根屘自己也打趣地說,當他出場時,除了冷酷的眼神、右手猛握成拳頭,左手五根手指頭如同獅爪,狠狠張開瞄準對手外,臉部表情也都要刻意表現出生氣狀,嘴巴也早已吼吼吼地唸唸有「聲」,一方面帶起擂台旁觀眾的氣氛,二方面,當然是最重要的,狠狠殺一下對方的銳氣

今日,退隱摔角圈的黃根屘,平日生活仍是繁忙,他出演多部港台武打片,諸如成龍第一部自導自演的《笑拳怪招》、袁和平導演的《醉太極》,以及陳洪民的《強中手》等外,他也在新北市新莊區成立「國際根屘健道館」,親自招收、訓練弟子,而在南投縣、日本福岡等地,也創建了分館;黃根屘的學子徒孫,也遍布在日本、瑞士、美國、法國、泰國等世界各地,成立許多國外武術館,發揚從這一位台灣傳說摔角手所學到的功夫,時而黃根屘時也以教練身份,前往武術學院擔任指導,繼續傳承摔角精神給下一代。

也許底下一日黃根屘訪談的這段話,可以當作他的座右銘與摔角精神吧?

輸人家再來,輸人家再來,你如果再繼續練下去,那種韌度就會到內涵…做事(練武)比較重要,不是講話重要,(武)這要練到裡面去了。

今日,不僅台灣摔角圈,甚至許多體育運動,可說式微,也許留韓進軍日本,且摔出一片天的黃根屘這段話,值得我們好好的反省一下吧。


註:此說法出自「韓國職業摔角的總本山就是張永哲,因此黃根屘毅然赴韓國拜張永哲為師。由於馬場和豬木的師父力道山也是張永哲的徒弟,因此黃根屘論輩分而言是馬場和豬木的師叔。」(台日文化經濟協會通訊17,頁12)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