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政府正在拖延所有行動,直到獲得增援

《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政府正在拖延所有行動,直到獲得增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長官公署立刻履行承諾、仔細考量並持續順應民眾對廣泛和基本之善後措施的要求,且不動用武器,相信情勢就會逐漸改善。3月10日已被訂為接受改革提案的最後期限。此後,這將形成民眾代表與政府間的討論基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編:高雄史料集成編輯委員會

檢視臺灣危機(1947年3月3日)[1]

臺北報告第42號
1947年3月3日

美國領事館
臺灣,臺北
1947年3月3日

機密
主旨:檢視臺灣危機

尊敬的 美國駐中國南京司徒雷登大使 閣下:

我很榮幸能針對造成臺灣當前及持續性危機的各個事件提出簡報,關於一場無組織又大都無武裝的臺灣人民,與中國陸軍部隊支持的陳儀政府間發生的衝突。

摘要

政府專賣局人員於2月27日殺害1名女商販所引發的暴力事件,[2]雖然起初只是針對專賣局,卻已演變為政府與人民之間的鬥爭。民間開始出現領導人,溫和派人士已在確保長官公署信守終止戒嚴及協商改革的承諾上,獲得初步成功。長官公署同意其要求但似乎仍在拖延,藉以鞏固其軍事態勢。臺灣人雖然遭機槍及達姆彈[3]攻擊,但迄今仍未使用武器。臺灣人正在武裝,以應付未來的動亂。外國人的社群未遭侵擾,而美國的名望顯見於街頭。結論:若政府未能信守承諾,全島將陷入無止盡的衝突中。

暴力衝突之爆發

2月27日晚間,一名臺灣專賣局的武裝緝私員[4]將一位女商販毆打致死並射殺了一位圍觀者,[5]由此引發之暴力行為癱瘓了市區,並演變成一場官民之間實力懸殊的戰鬥。

2月28日早上,一場對專賣局抗議的示威活動,轉為要求廢除專賣局及貿易局。當城區的街頭事件導致專賣局的外省員工被毆打,所屬的分局辦公室[6]遭洗劫時,原本秩序良好的示威者開始朝行政長官公署行進,欲遞交被專賣局拒絕的訴求。就在接近公署樓房前廣場時,群眾在無預警的狀態下遭機槍掃射,有4人遇害。這場2月28日午時發生的事件,使民眾情緒爆發,變成直接對所有外省人的暴行。當天下午,凡被逮到的外省人均遭毆打,有的甚至遇害。專賣局辦公室遭洗劫,物品被焚毀。週六上午事件暫歇,但隨著政府派出巡邏人員巡街,使用機槍與步槍對付無武裝群眾後,有更多人遇害。最嚴重的一場殺戮發生在距領事館不到500碼處,有25人遇害,據報有130人受傷。領事館取得至少有一名巡邏人員使用達姆彈的確鑿證據,但無報導臺灣人在市區使用武器之例證。

2月28日傍晚,由於謠言盛傳如當晚臺灣人要縱火焚燒隔鄰的鐵路管委會[7]宿舍,加上當天稍早發生之眾多臺灣人毆打外省人的事件,導致4個家庭、11名外省人,從家裡出發到領事館尋求避難,並趁負責看守的人員短暫離開之際進入館區。當看守人員返回時,勉強依照外事作業規定第3節註1內的條文,留置了這些人,並打電話向行政長官公署報告此事。公署人員力勸他們返家,其中7人於晚間11時返回,其他4人在領事館待到翌日上午。當晚,他們居住的地區並未發生任何不幸事件。

3月1日,一個民眾代表團對行政長官提出要求,[8]獲其承諾接受,於當日下午3時向大眾廣播。當廣播延至5時發布時,發生了最嚴重的槍擊事件。行政長官企圖將責任歸咎於臺灣民眾,並保證為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將得到「優厚」的撫卹。

3月1日,領事館附近鐵路管委會的25名外省人士,未經許可便進入領事館避難,其中7人被目睹翻牆進入,其他則趁工作人員未注意時進入館區。雖然館外憤怒的臺灣人朝他們扔了一塊石頭,但未企圖跟進,他們之中有人說不想打擾領事館。避難者於當日晚間10時20分由警察帶離。這次非自願性提供外省人避難的情況,已在另一份電報中向大使館報告。

市區仍然一片緊張,週六晚間及週日,槍聲斷斷續續,來回的巡邏持續進行。

3月2日中午陳儀與幾位代表會談,同意接受善後方案。此方案在政府代表與1,000名民眾於下午2時15分正式會談[9]前已被討論。民政處長承認:「某些輕率的外省人」應該負責。

善後條件包括預備釋放所有遭各政府單位逮捕的臺灣人,撤回巡行之武裝巡邏人員,解除專賣局人員的武裝及某些具武裝的特殊警力單位。只要長官公署同意讓增派前來的軍隊遠離市區,民眾就願意配合恢復鐵路運輸,讓食物可以運進來。長官公署同意於3月10日傾聽並公開討論所有將提交處委會的改革建議。

背景、領導與宣傳

陳儀政府的作為在2月27日這個殺氣騰騰的週四,引發了一場民眾滿腹憤怒的示威活動。過去一年多來,民眾的不滿持續升高,2月15日公布之極端壟斷性的經濟措施,更明顯地加劇了這種情緒。[10]

然而,若政府未曾對接近長官公署,無武裝且秩序良好的群眾隨意開火射擊,相信抗議的對象可能僅限於專賣局及貿易局。週五整天為此擴散的動亂皆為自發性的,無人領導或有事前計畫。

然而到了週六上午,領導階層開始出現,海報及文宣摺頁也逐漸流通,譴責陳儀的長官公署並要求其改革壟斷性計畫。葛敬恩祕書長聲名狼藉的裙帶關係,被挑出來作為攻擊的對象。陳儀在福建省主席任內不光彩及令人深惡痛絕的紀錄,也被廣泛流傳,當作目前情勢的前例。有人建議長官公署進行改革,否則會被人民全盤消滅。

到了週六午後,知名的溫和派發言人與既有組織的代表以調解人的身分展開積極活動。週日的全體會議井然有序地順利召開,確定了公眾需求,並釐清暫時的領導方式。代表們來自各經濟階層、專業與行業。是否有在地或外地的共黨份子煽動或領導,則無證據。

政府的態度

陳儀在他首次的聲明與廣播中,試圖以適當懲罰犯下「錯誤」暴行的專賣局人員,來減輕問題。陳儀宣稱,他已用慷慨的補償金額「圓滿」地解決事情,並相信人民可以接受。長官公署此一初步的公開措施,是挑釁而非善後。3月2日下午5時再度廣播時,他企圖將過錯歸咎於「人民態度」與公平正義遭侵害的語調,儼然為更進一步的挑釁,並將使政府在遂行職責時,嚴重喪失民眾的支持。[11]陳還強調,他是出於寬宏大量才對民眾代表讓步,並指出臺灣人正在危害臺灣的海外名聲。

5,000名政府部隊自南部啟程北上的消息傳到了臺北,[12]破壞了中午才立下的承諾。不斷延後的行政長官演說廣播,被解讀成他的緩兵之計,企圖在軍隊抵達前爭取等待的時間。這樣一來,就能站在更有利的位置回絕民眾的要求。然而,在約40英里外的新竹附近,臺灣人察覺到了這項行動,故拆除了主要鐵軌以防止部隊進城。[13]沒有什麼理由能懷疑,陳儀是在違背個人意願的情形下接納了這些要求。若這些要求付諸實行,他的政權架構勢必得全面更新。

民眾普遍相信長官公署沒有誠意,各種保證都是迫於威脅所為。就如陳儀要撤回武裝巡邏人員,並於週六釋放所有被逮捕者的承諾,先前未(目前也未)履行,所有人對此都抱持謹慎觀察的態度。

臺灣人的行為

到了3月3日週一早上,沒有任何發現或報導臺灣人使用槍械的案例。施加於外省人的暴力毆打,均是拳頭與棍棒所為。在全副武裝的長官公署部隊面前,最常見的大膽行為以鄙視中國士兵為典型。自從中國部隊開進這座島嶼,這種鄙視始終未曾停過。

沒有建築物遭縱火焚燒,但專賣局及一些住家房舍遭到洗劫,內部物品毫無例外地被損毀。在臺北,至少11輛汽車及卡車被焚毀。臺灣人未從自被破壞的財產中取走任何物品。在3個已回報的案例中,有臺灣人只因拾取了從遇劫房屋中拋出的物品就被自己人痛毆。另1個案例中,1位與長官公署合作並為其廣播的臺灣人,雖然車輛未遭洗劫,專賣商品未遭取走,但所擁有的大量鈔票、黃金及其他貴重物品都被毫不猶豫地燒掉。據說還有個案例,有位臺灣人因為被認為拿了幾包香菸,就被強制在街上跪下,向群眾求情到他被趕走為止。

有大量傳聞指出,臺灣人正暗中盡其所能地武裝自己。但至少臺北的所有證據都顯示,他們想與政府和平相處。據聞,當18位中學男生被發現在鐵路通信[14]區失蹤後,學生間的躁動加劇。其中有2位據報已經死亡,其餘仍下落不明。

2月28日晚間,多數由臺灣人充任最低階的一般警力紛紛自各分局中消失,所有臺籍警察都被要求繳出武器,陸軍的臺籍雇員(主要在運輸團)被要求交出持有的所有武裝。然而,謠傳空軍的主要機場內,多數為臺籍的維護人員及警衛,他們能將空軍的武器偷帶給自己的朋友。

據估計約2至3萬名臺灣青年,曾接受過日本人的基礎軍事訓練,如一般中等及較高等學校,或是在勞動團[15]之受(軍)訓者。這些青年中有許多人吹噓,他們比來自大陸的中國部隊優秀。據信,若情勢發展為廣泛的內戰,這些青年便可能成為臺灣人反抗中國陸軍部隊的核心力量。(3月3日(週一)下午3時未經確認的報導云,桃園的中學青年正抵抗著(那些)違背長官公署承諾,仍然前往臺北途中的中國陸軍部隊)。

外國社群

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團隊及派遣至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的外國人員,是外國社群中最大的群體。他們廣泛的人脈與其醫護人員從事的工作,加上某些外國商人的機動能力,使外國社群得以隨時掌握並保有對情勢的廣泛觀察。

一般來說,民眾都假定外國人為美國人,並經常如此稱之。

領事館工作人員乘車過街時,歡呼聲總是夾道而來。在群眾的鼓掌聲中,吉普車只得停下,並被說著各式英語短句的熱情群眾圍繞。

雖然3月1日時,有情緒激動的群眾靠近美國領事館大門,並在看到7名逃跑的鐵路管委會外省官員翻進圍牆後,隨之丟進了一塊石頭。滋事者迅速消失,但仍可聽見成員間彼此說著,他們知道外省人躲在裡頭,但不想打擾美國領事館。

據信,除了更多侵擾及不請自來的避難者,或偶發的槍響外,對外國社群來說,若非有干擾群眾行動的意圖,否則並無特別的危險。在1或2個案例中,3名有此企圖的外國人(1名法國女性、1名巴西人及1名法國人,均為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人員)儘管持續面對其他外國人的請求及抗議,仍拒絕遷出中國官員經常投宿的勵志社。有一次(2月28日),這3人還企圖阻止情緒激動的群眾入內搜捕外省人。

勵志社的管理人員於3月1日在入口處掛上了一面大型美國國旗。雖然事實上,此刻僅有的一位美國住客已搬至安全的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招待所,而這裡開張營業以來從未掛上過國旗。外國社群中的一位英國人提出,這不符程序規定後,國旗才被撤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塊寫著中文的牌子,說明這間招待所為美國軍方人員的俱樂部。雖然此時島上並沒有(現役的)美國軍人。

3月3日之情勢判斷

雖然官方確認,已完成讓各方滿意的善後協定。但這座城市依然緊繃,一旦出現進一步的爭鬥,周邊地區已準備好要與臺北市民合作。

若長官公署立刻履行承諾、仔細考量並持續順應民眾對廣泛和基本之善後措施的要求,且不動用武器,相信情勢就會逐漸改善。3月10日已被訂為接受改革提案的最後期限。此後,這將形成民眾代表與政府間的討論基礎。

民眾普遍懷疑長官公署的誠意。臺灣人密切注意著所有軍事行動,若有表裡不一的情況,據信他們將動用武器,同時最嚴重的國內危機將接踵而至。據信,政府目前正在拖延所有行動,直到獲得增援。

經濟管理的局部癱瘓仍在持續也在所難免。部屬為臺灣人的外省人,因恐懼而拒絕再擔負職責。在個別情況下,臺灣人儘管受到長官敦促,也拒絕合作或繼續工作。

民眾將訴請美國或聯合國出面干預,或至少對本地政府狀況進行公正調查的大量傳聞漸增。支持此動向的意見,可能在3月10日的會議後會更具體化。已收到一份附有817人簽名的請願書。

美國領事 步雷克 敬上

正本送南京大使館

副本2份(1份膠謄)經南京大使館送國務院

葛超智/SHT

註釋

[1]本文出處為:American Consulate, Taipei,“Review of Crisis in Taiwan,”March 3, 1947, RG84, UD3258, Box.3(NARA).

[2]專賣局緝私員葉德根並未打死私菸小販林江邁,而是打傷。參見陳翠蓮(2017),頁205。

[3]達姆彈(dum-dum bullets),是一種不具備貫穿力但是具極高淺層殺傷力的「擴張型」子彈。子彈本身口徑不一,可由手槍或步槍發射。然而造成的傷口與口徑成倍數相差,並且與口徑成正比。

[4]原文為armed agent,指武裝之緝私員。當時的專賣局查緝隊員不僅握有查緝實權,甚至配有槍枝。參見范雅鈞,〈戰後臺灣菸酒公賣局及其檔案簡介〉,《檔案季刊》,第11卷第3期(2012年9月),頁21。

[5]開槍誤殺無辜市民陳文溪的是專賣局緝私員傅學通。參見陳翠蓮(2017),頁205。

[6]指臺北分局。

[7]原文為Railway Bureau,意為鐵路局,但當時的機關名稱為鐵路管理委員會。該會之研究請參閱:莊建華,〈戰後初期臺灣鐵路事業之研究(1945-1947)〉(桃園: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7)。

[8]此事應指「緝菸血案調查委員會」,由黃朝琴等人會見陳儀,提出5項請求。參見陳翠蓮(2017),頁213。

[9]此事應指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於當日下午3點在中山堂舉行的首次會議,旁聽者眾。陳儀亦指派5位官員與會。參見陳翠蓮(2017),頁214、330。

[10]此事是貿易局於1947年2月15日至3月19日,為了平抑物價,管制貨物進出口,由貿易局代辦國省合營企業產品銷售。其他一般民商之出口,須經核准;進口方面,除省內所需者外,一律不准運進。參見薛月順,〈陳儀主政下「臺灣省貿易局」的興衰(1945-1947)〉,《國史館學術集刊》,第6期(2005年9月),頁210-213。

[11]與此記載不同,當天下午陳儀的廣播是盡量表面上以誠意接納各方意見,妥協退讓以裨事件收場。參見陳翠蓮(2017),頁330-331。

[12]此處存疑。事件爆發之初,全臺總兵力為5,251人。參見陳翠蓮(2017),頁329。

[13]據彭孟緝之回憶,2月28日傍晚18時,電令鳳山調派一營、基隆要塞派兩個守備中隊,以加強臺北市警戒。3月2日,獨立團第二營乘火車至新竹後受阻,至3月3日方以汽車接運。參見彭孟緝,〈臺灣省二二事件回憶錄〉,收於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輯《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一)》(臺北:中研院近史所,1992),頁100-102。

[14]原文為Railway Communication,或指鐵路通信系統,此處譯為鐵路通信。

[15]或指臺籍軍伕如勞務奉公團、勤勞團、農業團等。

相關書摘 ▶《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蔣介石必須立即在兩種臺灣行動方案中做出抉擇

專題報導 ▶天平上的轉型正義:二二八70周年回顧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高雄史料集成編輯委員會
譯者:王興安、王瑋麟、江仲驊、莊紀源、雷晉怡

二二八事件是臺灣歷史的傷痕。挖掘歷史檔案,還原事實真相,一直是國人的期待。除了中文檔案,當時記錄此一重大事件的海外文獻及檔案,不但可以補充既有觀點,也能透過多元的觀察與記錄,讓我們掌握世界各國看待臺灣的角度。本書選譯美國國家檔案館、澳洲國家檔案館與聯合國檔案館所典藏的檔案與媒體報導,時間落在1944-1948年間,包括二次大戰後期到二二八事件的後續發展。

這批海外檔案的編寫單位主要為美國軍方、美國戰略情報局、美國駐華使館、美國駐臺領事館、澳洲駐華使館、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等。檔案主題涉及:

(一)二戰臺灣相關檔案,如美軍曾規劃登陸臺灣之鋪道任務(Operation Causeway),並考慮於占領臺灣後實施的軍政府計畫,但最後仍決定應由中國出兵佔領臺灣。

(二)戰後初期的臺灣,如七十軍軍紀、街頭巷議、臺灣人面對戰後情勢的期望、失望與絕望、二二八事件前的反美活動等。

(三)二二八事件爆發期間的國際媒體報導、美國的觀察與政策傾向、澳洲之解讀、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之記載、臺灣人對外求援等。

(四)二二八事件後續發展,如臺灣省政府的成立、海外獨立運動等。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