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沖繩辦婚禮的好處,就是堵住三姑六婆的碎碎念攻擊

去沖繩辦婚禮的好處,就是堵住三姑六婆的碎碎念攻擊
Photo Credit:高寶國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購買海外婚禮包套行程一則可以有效率完婚,二則遠渡重洋避開三姑六婆的碎碎念攻擊,三還能順便展開首次全家人的出國旅行。

文:基隆游太太(Echo)

我的婚禮是在沖繩舉行,許多朋友聽到這件事,第一反應是:「哇!好浪漫喔!」

殊不知,我要的不是浪漫而是省麻煩。我只想穿一套白紗拍幾張照片,並與至親好友相聚,簡單但不失莊重是我想要的風格。我不想張羅說不出原因的禮俗,更不想堆起笑臉跟叫不出名字的賓客敬酒。

當時我打的主意是,購買海外婚禮包套行程一則可以有效率完婚,二則遠渡重洋避開三姑六婆的碎碎念攻擊,三還能順便展開首次全家人的出國旅行,而且,通常人一次只能為一件事情煩憂,當你的內心裝滿婚禮大小事情時,就可以自動忽略爸媽在旅途中種種惱人的舉動。

不過,如果想要一邊上班一邊處理婚禮與旅行,並且不想累死,就必需善用手足資源。這時,我那不中用的姊姊就派上用場了。婚前我的脾氣火爆嗆辣,家中大小事情都由我發號施令,加上我姊個又是個迷你哈比人,因此,我們都很習慣別人錯把他當成小妹。

但我也只有一個姊姊,只能將最後的希望託付給她了,婚禮前,我語重心長地交代她:「婚禮以外的場面都交給妳處理了喔!」

我姊果然不負所託,婚禮以外的事情都沒出紕漏,但婚禮當天早上她本人就搞了個大烏龍。

我是個嗜睡如命的人,婚禮前一晚滾落床邊跪在地上還繼續睡,第二天早上又惡性賴床,在新娘祕書下達最後通牒之際,才十萬火急奔去新娘休息室。正當我忙著做妝髮的時候,我媽卻對我施展奪命連環Call。

「妹啊,是誰要幫我化妝?」一接電話,媽媽的大嗓門從手機那一頭傳過來。我感覺到趕時間的化妝師眼神凌厲地掃向我,似乎再耽擱一秒,就會被罰款幾十萬日圓。

「不是說是大姊嗎!」我沒好氣地回應她的問題。真是的,不要為了這種早就講好的事情來煩新娘好嗎,新娘很忙耶!

「但是你姊電話沒有人接,按門鈴也沒人開門啊!」媽媽無辜地說道。

什麼?我姊不見了?因為日本新娘祕書畫親友妝的價格真的是天價,我早早就商請我姊幫媽媽化妝,為何如今不見人影?我試著撥電話給她,還真的都無人接聽。

我連忙差人出去尋找總招待,心急如焚的一邊梳化一邊等待。過一陣子,我的手機又響了,是失蹤的姊姊打回來,我一把搶下手機按下接聽鍵,只聽到我姊好整以暇地問我:「欸,幹嘛啦?」

幹嘛?妳要幫媽媽化妝結果搞失蹤,現在問我打給妳幹嘛?原來當全世界都在找她的時候,她正閒情逸致地與姊夫在沖繩的海灘上散步,完全忘了要幫媽媽化妝。我……我真是……拳頭都硬了。

有了姊姊的神來一筆,媽媽頂著一臉倉促成事的妝容參加拜別儀式,也是可想而知。不過沒關係,這些妝最後都得重畫的,每個母親都會在拜別儀式哭得唏哩花啦。

跟我熟一點的人都知道,我的感情路況之差,連坦克車開過去都會爆胎,拜別儀式的開場氣氛溫馨感人,正當我與媽媽淚眼相望之際,媽媽伸出手來,對我說:「不要哭了喔,媽媽幫你蓋頭紗……」我也哽咽回:「好……」,眼看,拜別儀式就要溫馨催淚的結束了。

「……咦?」她的動作停了幾秒鐘後,大家都察覺有點異狀,媽媽沒辦法幫我蓋上白紗,是因為……我頭上根本沒有紗。

「啊喲~媽媽~新娘要先去海邊拍照回來才會戴頭紗,待會進場前再請妳來蓋頭紗喔。」身經百戰的翻譯小姐忍著笑出來解釋。

前一秒還梨花帶淚,這一秒全場爆笑。

「所以我還是蓋得到頭紗吼?」被帶回去補妝時,媽媽還不忘記確認到底什麼時候可以蓋頭紗,總是在奇怪的地方相當堅持,這果然是她的風格啊。

接下來,換爸爸出場了。

圖3
Photo Credit:高寶國際

照理來說,爸爸已經有嫁過大女兒的經驗,嫁二女兒時應該能夠更豪氣萬千的牽女兒進場才對。不過,進場前,我發現爸爸看來有點緊張,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

果不其然,爸爸一出場就踩到我的禮服裙襬。而且不管我怎麼對他打暗號,他都接收不到,每向前一步,他就踩我裙襬一下,下腳之重,讓我驚嚇到連路該怎麼走都忘了。教堂的走道不過十公尺吧,走起來卻如同3,000公尺那麼長,行經賓客席時,不良友人們噗哧噗哧的笑聲此起彼落,是的,全世界的人都感覺到,再多走一步,新娘就要跌個狗吃屎了。

終於走到牧師面前,我總算鬆了一口氣。後來爸爸偷偷告訴媽媽,他也鬆了一口氣,因為他的眼眶已經淚水滿盈,再多走一步就要哭出來了。幸好,在女兒跌倒、爸爸落淚之前,我的手被交到游先生手上。

然後,最經典的畫面來了。爸爸轉身才發現自己被纏繞在女兒的裙襬中……OK,Fine,這麼催淚的場景,他選擇「跳」出白紗裙作結。

當儀式結束,新人緩緩步出禮堂,享受親友祝福,撒花瓣時間何等浪漫,但……我卻聽到角落傳來莫名的歡呼聲:「游太太、凍蒜!游太太、凍蒜!……」對,我可愛的朋友們搖旗吶喊群魔亂舞,以至於這一段我笑到不行,完全沒有合攏嘴的照片。

順道一提,我都沒有提到弟弟並不是因為他特別聰明。晚上他跟我們說他要出去走走,做姊姊的當然要盤問他去哪裡與怎麼去,阿娘喂~不問還好,一問才發現他身上只有幾百塊日圓然後想要坐計程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