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仿效日本的單一選區兩票制,產生了哪些問題?

台灣仿效日本的單一選區兩票制,產生了哪些問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自2008年的立委選舉開始,採用了仿效日本的單一選區兩票並立制,但在日本國內,這套制度反而造成安倍首相的權力集中,小黨難有發展空間,台灣在大談選區調整的同時,也應該檢視自己的制度是否有調整的需要。

因此,讓首相擁有不受限制之議會解散權,雖然是以改選訴諸最新民意,但是實際上卻是讓非直接民意決定的首相掌握是否訴諸民意的決定權,這不但與民主的精神大相徑庭,也將使得上述問題持續惡化。

另外,在小選區選舉制下,造成政黨得票率與席次比例不均衡的情況已是各國普遍的狀況。而日本所採行的小選區並立制,過去幾次大選,所呈現的「不比例性」(disproportonality)同樣嚴重,好比2014年的選舉,自公聯盟的得票率為48.2%,低於在野合計的51.8%,可是其議員席次獲得率卻高達68.4%。而這種民意支持與實際席次的落差的不比例性後果,筆者過去就曾分析會明顯對於大黨有利,且有「大黨恆大」的趨勢。且從制度面向的發展而言,此一選制的持續沿用,政黨體系朝向一黨優勢的可能性則越強。而這次選舉的結果,自公聯盟的得票率也是未過半的47.6%,但獲得席次比例一樣高達67.3%。因此,一黨優勢持續,而更加證明優勢執政黨的黨魁可以任意行使國會解散權,這確實已成為日本選制變革後的新難題。

針對此一首相獨強的可能難題,同樣是內閣制傳統的英國,已在2011年制訂《定期國會法》,規定首相需要在下議院三分之二以上的議員同意下才能解散國會,用此限制首相的主動國會解散權。但反觀日本,以自民黨目前所掌握的優勢,且社會輿論並未過多的關注下,恐怕制度獨強的空間仍會持續而不易改變。

三、小池排除結盟終究是「小池」

日本此次改選的觀察重點,也包含了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新組的希望之黨對於整個選舉的影響。安倍首相一宣布解散國會,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挾去年都知事選舉與七月都議會選舉大勝之姿,立即成立了希望之黨,以期在國會選舉中掀起第三次旋風,以挑戰執政聯盟並取而代之。但小池卻拒絕了民進黨內的自由派(左派)人士結盟,導致民進黨未能全數加入希望之黨,無法形成在野大聯盟,使得自由派另組立憲民主黨,不僅重挫在野黨的聯合氣勢,也造成在野勢力的分裂,種下敗選的因子。

過去日本在野政黨之間的重組合併與成立新政黨的情況經常出現,例如2012年由橋下徹組成的「大阪維新會」就更名為「日本維新會」參與國會選舉,同時併入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新組的「太陽黨」,並由石原擔任黨魁,兩大地方諸侯聯手進軍國會。當年掀起地方政治旋風的橋下徹,與雄霸一方的石原知事,大阪與東京兩大雄藩所帶領的在野聯盟,雖然在挑戰國會選舉時雖贏得了54個席次,成為第三大黨,但距離當時的自民黨294席仍有相當大的差距,由此可證,即便雄霸一方的地方要角的結合,也很難撼動自民黨的大軍壓境。

而此次小池百合子同樣從地方選舉中崛起,雖然也取得與上述二人聯手相差無幾的席次,但若是能結合立憲民主黨或許能取得過百、甚至更多的席次。但其卻未能理解個人魅力與地方諸侯進軍國會的限制,執意排除自由派,棄置在野大聯盟的路線,導致其也失去了再造旋風的機會。

小池在東京都層級之選舉中,可以異軍突起擊敗當時身負醜聞壓力的自民黨,造成第二次小池旋風,但是在全國層級的選舉中,確實很難複製地方選舉的模式。究其原因,一來小池原本所主導的政黨「都民第一會」是地方型政黨,以小池的人脈為主要班底,以個人魅力打擊自民黨旗下的地方議員顯得綽綽有餘,但國會解散改選,時間短暫且緊迫的情況下,小池並未能有時間培養出足夠參與國會層級選舉的候選人。二來在民進黨黨首前原一廂情願的拱手相讓在野主導權情況下,小池竟挑三揀四,無視眼前安倍解散國會的逆襲,或許迷思於在野個人魅力與先前的連戰皆捷,導致戰略取捨的錯誤產生。

過去日本當然在2009年曾發生過政黨輪替,但當年自民黨本身問題重重,民心思變,加上支持度上升的民主黨也是創黨多年,在國會當中也是擁有一定比例以上的席次,且當年選舉也不吝與他黨結盟。而希望之黨的崛起,並非當年的民主黨,因此也無法複製當年的選況。小池未能明察自己的侷限,排除自由派成員,排除了在野大聯盟,最終也排除了自己在歷史上的可能地位。因此,小池在政治的影響力終究是「小池子」。

小池百合子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若從體制差異比較而言,類似前大阪市長橋下徹,或是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以致於現今的小池百合子,在既有內閣制的框架下,除非能夠長期養成足以抗衡自民黨政治部隊,隨時可以投入解散後的國會改選,若要執政,別無他法,只能選擇在野大聯盟的方式。另一種可能,日本中央體制改為總統制,或許大都會的地方諸侯可以挾個人名氣與威望,直接挑戰大位,但體制改變的可能性很低,否則以目前日本在野黨幾乎四分五裂的情況下,日本政壇仍將是自民黨的天下。

或許在野黨仍有執政的機會,除了執政黨有嚴重之執政疏失,或許在野黨需要一位當今的坂本龍馬,並找出不同陣營的桂小五郎、西鄉隆盛,並能夠再次促成當代的薩長同盟,否則在野黨仍將持續在野,而九零年代中期以來,日本選制變革企圖創造兩大政黨輪替的可能性,似乎仍有相當的距離,至今仍是一黨優勢體系的局面。

四、對台灣相關制度的反思

反觀台灣,自2008年的立法委員選舉開始,即採用了仿效日本的單一選區兩票並立制,同時席次減半至113席。此制度雖也選出了三屆的立委,但似乎同樣浮現了一些問題。這些問題是否與我們觀察到日本選舉與選制所產生的問題有所類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