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世」下的生物多樣性:混農林業與人造地景在自然保育中的角色

「人類世」下的生物多樣性:混農林業與人造地景在自然保育中的角色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借用政治生態學的視角,會發現「遺世獨立的自然」遭受人類外力入侵這類故事,似乎很難適用於當前世界的眾多場景。如今幾乎不存在所謂的純淨、無人干擾的自然。因此,我們也要開始關注環境生態,是如何鑲嵌於各種行動者的文化實踐與政治經濟脈絡中。

儘管在混農林業的地景與生物多樣性方面已經有前述的先驅研究,羅賓斯等人指出在許多解釋環節上仍有不足之處,有待進一步研究。

未命名
Photo Credit: 地理眼

那麼,已知地景結構的複雜度縮減會導致生物多樣性的下降,地景結構的複雜性縮減與農業利用強度增加相關,農業利用強度的增加又與作物價格的市場波動程度有關,這些初步觀察結果帶有怎樣的政策意涵?

顯然,如果要維持混農林業的運作及其地景生物多樣性,政府決策者不應只關注於特定地區的保育行動與生態系維護,而是要充分檢驗各種生物地理特性、地方勞力與生計條件、市場價格波動等因素對特定作物的影響或衝擊,才能正視、因應當前人類世的狀態下,人造地景在自然保育中不可忽視的角色。

註解

  1. The Independent 2016. Anthropocene: Planet Earth has entered new epoch, experts say. http://www.independent.co.uk/environment/anthropocene-epoch-new-planet-earth-man-made-what-is-it-a7215116.html?cmpid=facebook-post
  2. 此處的「開放」、「封閉」描述的是地表受到樹冠層遮蔽的程度。

本文經GeogDaily地理眼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