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川汙染、洪水暴雨和拆船毒油:孟加拉灣是「有機和無機廢物的儲存槽」

河川汙染、洪水暴雨和拆船毒油:孟加拉灣是「有機和無機廢物的儲存槽」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孟加拉灣是「有機和無機廢物的儲存槽」。由於流進孟加拉灣的河流數量之多、流量之大,「進入孟加拉灣的養料總量⋯⋯很有可能是全世界最多的」。孟加拉灣每天都吸收了各種有害的混合物,這個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人口居住的地區,不論是人類用水的安全或是河流系統的多樣性,都面臨越來越多挑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蘇尼爾・阿姆瑞斯(Sunil S. Amrith)

每一年倒進孟加拉灣的汙染物約五分之四來自陸地。它們隨著幾條大河流入孟加拉灣,包括恆河、布拉馬普特拉河、梅克納河、哥達瓦里河、高韋里河、奎師那河和薩爾溫江。這些慢慢流進海裡的垃圾來自幾個大型沿海城市,在航海和蒸汽動力的時代曾有上百萬次旅程從這些城市出發,這些地方現在擠滿了人,並被全球化新帶來的不平等撕裂。

孟加拉灣是「有機和無機廢物的儲存槽」。由於流進孟加拉灣的河流數量之多、流量之大,住在沿岸的人口也很擁擠,「進入孟加拉灣的養料總量⋯⋯很有可能是全世界最多的」。孟加拉灣每天都吸收了各種有害的混合物:「有機物、滋養物、代謝的藥物、醫療廢物、細胞毒素、抗菌和模擬激素的物質、細菌、病毒和寄生蟲、化學製品如洗潔劑和大量沉積物。」漲潮和風暴潮搬動了汙染物,把它們帶到很遠的距離。造成麻煩的塑膠漂向大海。河流本身已經「極不」健康。

這個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人口居住的地區,不論是人類用水的安全或是河流系統的多樣性,都面臨越來越多挑戰。流入河川的過多滋養物,最有害的當屬農業肥料及來自汽車和工廠廢氣中的氮,創造了沒有氧氣的「死區」(dead zone),雖然相較之下,比起臭名遠播的墨西哥灣或日本周圍的水域,孟加拉灣在這方面算是好得多。十九世紀早期,克勞福從孟加拉灣東南隅觀察到「世界上沒有第二個地方有這麼多品質優良的漁獲」。然而,兩個世紀後,這些魚消失了。世界上有將近百分之八十五的魚類資源,被「完全利用、過度捕撈或趕盡殺絕」。

海岸線一直在變動。砍伐森林和水產養殖侵蝕了紅樹林的面積,否則它們可以為沿海地區提供最好的自然防洪功能。隨著深海漁業的收益越來越少,水產養殖也越來越多了。在瑞秋.卡森(Rachel Carson)筆下,「紅樹林是植物王國中遠走的移民,它們的年輕時代,永遠都在建立開拓者的聚居地。」自從她在一九五五年以抒情的筆調寫下這段文字,不論在哪兒,她所鍾愛的紅樹林一直在後退,它們的「聚居地」消散了。紅樹林可以「在曾經是海的地方建立土地」。隨著它們漸漸變成工業(通常也是國家補助的)養蝦場,土地也漸漸往後退,原因是失去了「盤根錯節的根和莖」,這些根和莖會「攔截和黏住沉積物,讓海岸線保持穩定」。

20
泰米爾納德邦海岸的皮恰瓦蘭(Pichavaram)紅樹林。皮恰瓦蘭是世界上最大的紅樹林區之一。紅樹林以極快速度從孟加拉灣海岸地區消失。Photograph by Sunil Amrith。

海岸線不穩定,以至於世界上有許多河流三角洲正往下陷。有一種說法是養育了世界上大多數人口的三角洲下沉的速度,是海平面上升速度的四倍。過去十年間,每年都有超過一千萬人因為風暴潮蒙受嚴重的洪水之苦,其中多數住在亞洲沿海。由於人類的介入,與自然應發生的相較,到達河流三角洲的沉積物少了許多,使得三角洲無法自我維持和供養。

「占支配地位的」角色,現在由水力工程計畫擔任,例如二十世紀後半葉大量出現的大型水壩。水壩對沉積物的攔截,遠遠超出土地的清理和建構可以達到的替代效果;反而讓河川略過了「自然界的重要過濾體系」,使風暴潮和洪水直接把沉積物帶到海裡,然而同時還有大量沉積物會被水庫攔截。嘗試把注入大河的小支流引開,打破了「水道與氾濫平原之間的重要連結」,「讓三角洲體系沒有足夠的沉積物」。水庫讓河川容納的水量,增加到百分之六百或七百。

亞洲各國的政府都熱衷於興建水壩,雖然他們必須為此付出許多社會和環境的成本:而且既然有這麼多亞洲的大河流入孟加拉灣,這裡所受的影響更大。大量河水已移為灌溉,所以像是高韋里河匯集支流流進孟加拉灣時,已經只是涓涓細流。另一個造成三角洲下陷的原因是,城市和農業用水超抽地下水使沉積變得緊實,這是印度和中國多年來的問題,跟從三角洲的地下抽取石油和天然氣脫不了關係。

孟加拉灣益發下沉的三角洲,特別是北部盆地周邊,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區域之一,那裡才剛展開海底鑽探。未來幾十年間,將有五億人口面臨大增的洪水危機。地質學家認為,世界上河流三角洲目前的狀況,「反映出自然的歷史、人類的決定和還在上升的海平面」;未來環境歷史的任務之一是要能夠完全解釋這個過程,然而我們的探索才剛開始。

孟加拉灣接收了廣大的印度東部沿岸的廢棄物,以及亞洲大部分的大型河川排放的垃圾;它也容納了這個世界的廢棄船隻殘骸。孟加拉灣北緣的孟加拉港口吉大港擁有世界上規模數一數二的廢船拆卸廠,這裡曾受阿拉干王朝統治,十九世紀時移民也是經由此港前往緬甸。拆船工業的起源導因於一次氣候上的意外:一九六○年代孟加拉灣最駭人聽聞的氣旋之一,把兩萬噸的油輪吹得偏離了航線,來到吉大港的海灘。當地人運用巧思,重新利用這艘船的零件,拆下最有價值的部分,讓投資者對這個新的機會眼睛一亮。一艘油輪平均可以提供五萬公尺銅電纜、三萬五千公斤鋁,以及兩萬公斤鋅。

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拆船工業位於孟加拉、印度和巴基斯坦,光是吉大港就有約三萬人受雇於這個行業。拆船是世界上最危險的職業之一:年輕小夥子,甚至是十歲的男孩,要費力掙扎穿過有毒的油汙拆解船隻。工人每天吸進危險的化學藥品,包括鉛和石棉。對於那些沒有什麼選擇的人來說,拆船工作的薪水很好,近來有許多環保和勞工運動者介入希望規範這個行業。

加拿大攝影師伯汀斯基(Edward Burtynsky)鏡頭下的孟加拉廢船拆卸廠見證了全球化過程中遺漏的真實,他看到了這大片海灘(船隻的墳墓)的美麗與恐怖。雖然拆船業日漸擴張為全球產業,但它也是老交易了。翁達傑的小說《貓桌上的水手》(The Cat’s Table)中有個角色內維爾先生(Mr. Nevil)的人生,傷感地反映出這點,他是二十世紀前半葉的拆船工人:「在拆船廠中,你會發現所有東西都可以有新生命,重新成為汽車或火車車廂的一部分,或是一把鏟子。你接手了一個老舊的生命,然後把它導向一個未知。」

1200px-Jafrabad_Chittagong_shipbreaking_
Photo Credit: Stéphane M Grueso CC BY-SA 2.0

因為全球暖化的緣故,在下一個世紀,地球的海平面升起的速度勢必前所未見。如果海岸侵蝕和海洋汙染的原因,可以追溯到某些特定的河川和海洋周圍的區域,那麼我們可以知道:海平面上升的原因,既是全球性的,也是累積的。它們是大氣層中累積了過多溫室氣體所造成的,以及人類從工業革命以來,尤其是一九五○年代之後,過於依賴化石燃料所造成的。地球暖化之後,海水的溫度升高了,冰塊也在融化之後流進海裡,使得海平面升高。

根據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預估,二一○○年之前,全球海平面會升高十八至五十九公分,有些科學家認為這個預估太保守;如果我們到達「引爆點」,讓地面上的冰塊快速融化,這個數字甚至會大得多,以公尺而不是公分為單位。我們要知道「過去約五千年來,海洋的水量大致穩定,沒有發生過重大變化,但是我們正看著這個穩定的時代走向結束」。

氣候變遷的後果之一是,「排放源與對環境發生影響的地區,在地理上是分隔的」,這也是我們這個時代在道德和政治上的難題。雖然孟加拉灣地區只承擔了一小部分的溫室氣體排放,這裡卻是海平面上升情況最糟的區域之一。印度有兩千三百五十公里的海岸線鄰接孟加拉灣。沿海地區仰賴海中的生物獲取營養,也仰賴風和水流為遠方的東南亞沿海帶來機會。

這些低窪地區許多已危在旦夕:一九九○年至二○○六年,海岸侵蝕使得奎師那河與哥達瓦里河三角洲之間的安得拉邦海岸沿岸減少了九十三平方公里,並有近四百五十公里海岸線因為海平面上升而面臨「非常大的風險」。孟加拉可能是世界上因海平面上升而受到最大威脅的國家,因為地勢低窪,人口稠密;印度洋和太平洋上反而只有小島比較容易受到影響。喜瑪拉雅的融冰為孟加拉灣沿海地區帶來災難。喜瑪拉雅山的冰雪融化後,注入亞洲七大河:印度河、恆河、布拉馬普特拉河、薩爾溫江、湄公河、長江和黃河,其中有三條河注入孟加拉灣。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提出的第四次評估報告聲明堪稱草率,使得全球暖化對這個地區的影響引發爭議,該報告指稱喜瑪拉雅山的冰河會在二○三五年完全融化,這項預言隨後被收回,但是被那些不相信氣候變遷的人抓住把柄,冷嘲熱諷了一番。不過,最近的研究顯示,喜瑪拉雅地區的暖化速度確實比全球的平均速度更快。

氣候專家推斷,不是只有平均海平面上升,「極端」海平面也在上升,「極端」海平面是指海面在風暴潮時達到的最高點,一般預測未來幾年會越來越頻繁、更具毀滅性且更不規律。風暴對孟加拉灣和沿海居民帶來的威脅絕不容小覷,因為孟加拉灣一向是「產生熱帶氣旋的溫床」。如同前文討論的,孟加拉灣以狂暴的氣候為特色:不論對船員或是漁夫、詩人和先知,以及橫渡這片汪洋的數百萬移民而言,都是如此。

一九二四年,一份新加坡的報紙寫道:「比起船員所知的世界上任何地方、任何形式的暴風雨,孟加拉灣的氣旋都更令人恐懼。」「如果要說有什麼純粹而混亂的危險,沒有什麼比颳氣旋時的孟加拉灣更狂暴。」動亂看起來有增無減。雖然近幾十年來,孟加拉灣的氣旋總數沒有明顯的改變,不過強烈的氣旋確實越來越常出現。二○○八年五月,納吉斯氣旋(Cyclone Nargis)從孟加拉灣橫掃過伊洛瓦底江三角洲,讓緬甸沿海的人民經歷了一場狂暴又極度恐怖的暴風雨。

新聞記者拉金(Emma Larkin)比較暴風雨前後的三角洲衛星影像,覺得「根本像是提了一桶水潑過一幅油墨畫;〔三角洲水路〕小心標示出的線條都被擦掉了,下面的紙張也都被弄皺變形」。將近八萬五千人喪生,數萬人失蹤;暴風雨後多達兩百萬人無家可歸。因為軍政府無法適當提供救濟,甚至讓這場大災難越演越烈。如果說這可以看成孟加拉灣未來的預兆,不免讓人坐立難安。

一個暖化的地球,對亞洲季風的影響是難以預測的。最近的經驗顯示可能有更不規律的季風,而且旱災和水災會交替出現帶來災難,平均降雨量大概會減少,非常大型的暴風雨則會增加。氣候學家聽到了關於未來不確定性的警鐘:「全球暖化⋯⋯長期來說會使夏季季風增強,但是詳細狀況卻會變得更複雜。格陵蘭大冰原的融化,可能會擾亂北大西洋水體的流通,並導致該地區冷卻⋯⋯這又可能使得亞洲的夏季季風減弱。」不可靠的季風和極端的氣候結合,帶來「令人不寒而慄」的估計,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食物生產量會減少超過百分之二十。

相關書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橫渡孟加拉灣:浪濤上流轉的移民與財富,南亞・東南亞五百年史》,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蘇尼爾・阿姆瑞斯(Sunil S. Amrith)
譯者:堯嘉寧

如果要以新的角度看世界,我們需要新的地圖──第一本全觀剖析孟加拉灣周邊區域歷史、地理、政治、經濟、文化、宗教的專書。深入探索印度、孟加拉、斯里蘭卡、緬甸、馬來西亞、泰國、新加坡、印尼的今昔興衰。孟加拉灣由無數的旅程、記憶和權力來源結合在一起,這個關於經濟整合和大量遷徙的大型故事,正是一部文化接觸和混合的歷史。

為什麼要了解這個區域的故事?

孟加拉灣這個區域一直被分成好幾個個別的領土各自管理,由於政治上不統一,沒有成為一個有意義的整體。許多亞洲國家對這片大海視而不見,不想一探究竟:看看它的資源如何發展、勞動力如何移動、如何讓自己免於受到貿易和財富波動的影響。今日我們依然可以漠視這個區域嗎?

孟加拉灣今天的道德和政治問題,和進入二十世紀時碰到的問題沒什麼兩樣。孟加拉灣到底屬於誰?是熱衷於追求能源、資源和影響力的新興勢力嗎?想要從土地榨取出額外價值的資本力量?或是居住在這個海岸的各種不同的人?

對於台灣南方的這個區域、我們南方的各個鄰國,我們的理解太少。本書引領我們進入這個無法漠視的地區,面對中國、印度的進擊,洞察世界未來。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