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容上百位無國籍孩子,關愛之家楊婕妤:沒居留證,有錢也打不到預防針

收容上百位無國籍孩子,關愛之家楊婕妤:沒居留證,有錢也打不到預防針
Photo Credit: 法律扶助基金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楊婕妤在30年前創辦關愛之家,現在大多照顧移工媽媽和暫時沒有國籍的孩童。一般民眾對非法居留者的眼光不那麼正向,楊婕妤認為,孩子是無辜的,「不能說媽媽非法,孩子就是非法」。

(編按:台灣目前有數以千計移工生的小孩,因無我國國籍、沒有健保,常遭棄養或病亡。楊婕妤在30年前創辦了關愛之家,早期收容被社會排斥的愛滋病成人及寶寶,近年已收容照顧了許多無國籍兒童。這些孩子的健康、生活、教育基本權利,需要受到更多保障和重視。)

「關愛之家」可以說是一種中途之家吧!我們現在輔導的個案主要是滯留在台灣的外國人,男女都有。「婦幼部」絕大多數是外籍移工媽媽帶著「暫時」無國籍的孩子,在這裡短期居住。全台灣的關愛之家有上百個孩子,「文山婦幼部」占了大多數,幾乎都是嬰幼兒。

我們一天要用掉快兩大箱的奶粉,有一百多個孩子得喝奶啊。一個人一天吃五、六次的奶,大罐奶粉打開來一人分幾瓢就沒了。剛才那一盤奶瓶端出來就是30幾瓶。除了這裡,還有其他七個地方呢!

奶粉喝得快還不是最大的問題。前陣子,我們有兩個孩子過世,再也喝不到奶了。今年農曆年前,有一天半夜我聽到一個嬰兒喘得很嚴重,走過去一看,是小名「冰冰」的孩子,趕快帶去醫院。一照X光,是肺炎。他本來還能待在普通病房,我留下一位志工陪他,就先回關愛之家忙別的事。

沒想到半夜三點多我接到電話,說冰冰得轉加護病房了,因為肺炎已經引發了敗血症。緊接著,早上七點半孩子就病危,院方要我趕快去醫院,得簽很多文件。

我一進病房,看到醫生跪在床上幫冰冰做CPR(心肺復甦術)。他才九個月大,這麼小的孩子做CPR,骨頭都散了吧......?

八點十分,冰冰被宣告死亡。這是才八個小時之內的事。

肺炎鏈球菌疫苗是台灣孩童一歲之前,必須定期接種幾次的疫苗。但是冰冰沒打過。不是我們不帶他去接種,而是他沒國籍、沒居留證,有錢也打不到預防針。

沒有國籍,小小生命無處安頓

疫苗是一對一控管的,孩子要有身分才能由疾病管制署核發來接種。不過冰冰的外國籍媽媽生下他之後就沒出現,所以沒有出生證明、沒有身分去領「兒童健康手冊」,當然也不能辦健保、打預防針。

還有另一個活不到半歲的寶寶,他曾被印尼父母送到關愛之家照顧過,雖然他是在醫院生的,但是爸媽沒錢、又是非法移工,就帶著嬰兒逃到同鄉群居的地方。因為爸媽欠醫院錢,所以嬰兒也拿不到兒童健康手冊。後來有同住的大人感冒,沒打過預防針的小孩被傳染,變成肺炎,三天以後就走了。

沒有身分的小孩無法打疫苗這件事,真的很令人頭疼。做這工作的人最怕孩子有意外。在他們平安回到爸媽的故鄉、得到國籍之前,我們實在很擔心會有生病的狀況,心理壓力很大。所以對他們的日常生活照顧都很小心,除了這兩個小孩,之前還有一位患先天性心臟病的小孩走了。就這三個,其他孩子們都很好。

無論如何,帶著沒有身分的孩子到處去求醫院、診所,可不可以幫忙打付費的預防針,畢竟不是辦法。直到冰冰發生事情,才終於讓移民署同意,從2017年2月開始發給無國籍的兒童「暫時居留證」,衛福部和台北市衛生局也接著給他們兒童健康手冊。我們就辦好了15本(編按:指關愛之家有15位無國籍兒童有了居留權),接著才能打疫苗,維持基本健康。

這個結果,付出了兩個小生命消失的慘痛代價。其中一個是媽媽不見,另一個是爸媽曾經回來關愛之家,我們幫孩子辦了回教葬禮儀式、做禱告,但要領孩子的遺體火化時,這對逃逸移工又不出現了。他們怕被抓,不敢來簽字,孩子就一直冰在那裡。

據官方統計,目前台灣有一千多個移工生下無國籍小孩,沒通報的更多。最近幾年尤其嚴重。為什麼現在會有這麼多這樣的孩子呢?我自己是覺得,這五、六年來因為網路的發達,透過臉書、LINE,他們很容易交到朋友,未婚懷孕的也相對變多,有些是回教徒又不會墮胎。

關愛之家-2
Photo Credit: 法律扶助基金會

無國籍兒童逐年增

我在30年前創辦關愛之家,一開始主要是照顧愛滋病患者和他們的小孩,現在照顧移工媽媽和暫時沒有國籍的孩童,反而比較多。

有的爸媽送小孩來,說他們是在家生的、沒有出生證明,但是仍然希望我們幫忙照顧一下。我會說,沒有關係,請留下電話,關愛之家會幫忙的。你說我對他們滿有信心?不然要怎麼辦?

目前台灣有一千多個移工生下無國籍小孩,沒通報的更多。最近幾年尤其嚴重。

總不能把爸媽綁在這裡,要給他們空間去賺錢,不然不能帶小孩子回家養。就算要回老家也要機票錢,當初出國打工前交的仲介費、安家費同時得還完。有些小孩的爸媽是逃逸移工,被查到之後,移民署通常會加速遣返他們和孩子。但是,離境之前移工還是要繳罰款和等待遣返時的生活費。

像這一類知道爸媽是誰、他們也積極賺錢準備帶回小孩的,還是最好的狀況。關愛之家就是中途之家的角色,幫忙他們看顧一下孩子。通常孩子要進小學前,他們就會準備全家一起回母國去了。這時候,在台灣暫時無國籍的小朋友,回到爸爸媽媽的國家就可以申請他們的國籍了。

比較慘的是,知道孩子媽媽是誰,只是人不見了,反而不能隨便出養,甚至完全的棄嬰都比他們好。說直接一點,出養棄嬰比較容易。

無論這些外籍移工的孩子知不知道爸媽是誰,我覺得,在台灣無論是哪一種小孩,包括外籍和無國籍兒童,我們都有義務去幫他們謀福利,更何況我國已經通過「兩公約」(註2)。

所以,只要願意來關愛之家,無論大人或小孩,我們統統都收。現在因為小孩太多了,志工記不起住外國名字,所以就幫他們取綽號,像是西瓜、鳳梨、荔枝、香蕉⋯⋯,然後春、夏、秋、冬、小熊、小獅、小兔、各種月份,這些名字都有了。

關愛之家-1
Photo Credit: 法律扶助基金會

我們也常去外國人收容所保外籍人士出來,多半是逃逸移工。以前外國人如果被送到收容所又沒人來保,就是無限期收容。在台灣人權促進會等單位的協助之下,他們的人權有改善了,外國人被收容通常不會超過兩個星期。但是交保要有人「責付」(將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交付於一定之人,而停止其羈押),逃逸移工在台灣多半沒有親戚朋友,我們這類民間組織就會幫忙一下。

給媽媽一個希望

這群暫時無國籍的孩子不能念公立幼稚園,因為沒有正式身分。對這些非法居留的媽媽,大使館是不會幫忙她們的孩子辦身分的。在台灣,一般民眾對非法居留者的眼光,也比較不那麼正向。但是,孩子是無辜的,我覺得不能說媽媽「非法」,孩子就是「非法」。

更何況,有些悲慘的生命故事一直在發生。有些外籍移工懷孕,根本是被雇主強暴。這多麼傷痛,但是很多人不願意去告,因為覺得丟臉。

關愛之家開了一個方便的門,孩子留在這裡,媽媽想在這裡過夜幾天也可以,將來想帶他回家隨時都可以。她們有任何狀況,我們都配合,只要願意跟孩子維持親子關係。這是比較人性的做法,給她們一點時間吧。

我們希望給女性們一個希望,外籍媽媽也一樣。有一天,她們或許就有能力帶小孩回家。至於棄嬰,我們也總是期待他的媽媽有一天會回來。我不能跟你們講哪個小孩是棄嬰,一方面知情不報會被開罰,不過我也不怕了,又不能怎麼辦。一方面,我擔心媽媽將來真的會出現,如果我們立刻將嬰幼兒交給國家、照著法律走,有一天媽媽找你要孩子怎麼辦?

最重要的是,我想給媽媽們一個考慮的空間。最近就有一個外籍移工在住處生孩子,她和對方都有家庭,說這個孩子她不要了。但是我請她不要馬上說不要。有時候來看看孩子,會產生感情,就捨不得遺棄他。被遺棄的孩子,未來的生命會帶著很多的坎坷啊,我希望媽媽不要做這樣的決定。

我們會給她們時間,而不是馬上要做決定,天下沒有什麼事馬上就要怎麼樣的。關愛之家只是先照顧這些孩子,孩子終於能平安回家的那一天,我們才會放下心中那顆大石頭。


註:在我國,新生兒出生後會先由接生的醫院通報國民健康署,完成出生登記。接著,本國籍新生兒的資料將轉給內政部戶政司,非本國籍新生兒的資料則轉給移民署。

註2:全稱「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與文化國際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國際公約」及「兒童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國界上的漂流者》,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本書特色

法律扶助基金會與台灣人權促進會合作出版,帶你看見台灣土地上難民及無國籍者的故事與人生!

十個真實個案故事,當中有人攀登高山、遠渡重洋、逃躲迫害、流亡他鄉,更有驚濤駭浪,槍口餘生,生死歷險,也有人平平穩穩嫁來台灣幾十年甚至生了好幾個台灣囝仔,但最終仍淪為被廢棄國籍無法恢復原本身分的無國籍者,也有的是被騙、被欺侮落得失去身分的狀態,透過訪問,屬於他們第一人稱的遭遇被記錄存放在這本宛若漂流瓶的書中,期待有人拾得聽聞,得知他們曾在國界上徬徨、飄零、漂流的生命故事。

《國界上的漂流者》法扶官網

20171221164218
Photo Credit: 法律扶助基金會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