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首例!屋主拆除充滿「塗鴉藝術」的大樓,遭美國法院判賠1.9億

史上首例!屋主拆除充滿「塗鴉藝術」的大樓,遭美國法院判賠1.9億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往保障塗鴉藝術家的案例多數是侵權問題,例如抄襲塗鴉作品用於衣服設計,5 Pointz案件則是第一起以VARA為裁判準則的案例,是十分重要的裁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美國紐約布魯克林區(Brooklyn)的5 Pointz大樓曾布滿塗鴉藝術而成為知名觀光景點,但2013年,大樓屋主沃爾科夫(Jerry Wolkoff)銷毀21名藝術家的塗鴉作品,12日,沃爾科夫遭法官裁定必須賠償670萬美元(約台幣1.9億)。

2017年11月,美國聯邦法院法官普洛克(Frederic Block)做出歷史性裁決,裁定布魯克林區5 Pointz大樓屋主沃爾科夫,於2013年一夜間在多幅5 Pointz牆上的塗鴉刷上白色油漆是犯法行為。沃爾科夫的代表律師雖然表示屋主有權處理大廈外牆,但陪審團仍認為,他違反了《視覺藝術家權利法案》(The Visual Artists Rights Act, VARA)。1990年通過的VARA規定,即使藝術家在他人物業上創作,公共藝術品仍該依法受到保護。

1970年代早期,沃爾科夫在長島市買下19世紀的廢棄工廠,40多年來,他允許塗鴉藝術家利用牆身創作,任命策展人訂定塗鴉創作的基本規則,並將廢棄工廠內部出組給藝術家作為工作室,這段藝術家與房屋屋主的合作被傳為佳話。

而後,沃爾科夫的5 Pointz大樓成為紐約市皇后區的地標之一,甚至被譽為「世界最大露天噴畫博物館」,吸引了大批遊客慕名前來,也改善了當地的治安。

不過,近年傳出沃爾科夫有意拆掉倉庫,改建為豪宅。2013年,他在沒有通知藝術家之下,派人在一夜間在多幅塗鴉塗上白油漆。2014年沃爾科夫決定把倉庫拆除,塗鴉藝術家決定告上法庭。

在法庭上,藝術家的律師鮑姆聲(Eric Baum)指控沃爾科夫沒有在摧毀作品前90天通知創作者。沃爾科夫的律師埃伯特(David Ebert)則表示,參加訴訟的21位藝術家多年以來一直知道5 Pointz最終會被拆除,埃伯特也指出,10年來,5 Pointz大樓新增了11,000幅塗鴉,而這群藝術家在已有塗鴉的牆面上創作,摧毀的塗鴉遠比起大樓拆除所摧毀的塗鴉還多。

根據法庭的評估,多達36幅塗鴉應該享有VARA法例保障。法官普洛克表示,如果屋主沃爾科夫耐心等待法庭的批准再拆除大樓,損毀評估可能比現在少:「5 Pointz既已成為旅遊熱點,如果沃爾科夫肯多等10個月才拆除大樓,讓公眾可以向剩下的塗鴉藝術作最後致意,那絕對是藝術家應得的尊重和敬意。」

專研藝術法律的尼凱伯(Dean Nicyper)向《紐約時報》表示,以往有案例判決保障塗鴉藝術家,但多數是侵權問題,例如抄襲塗鴉作品用於衣服設計,5 Pointz案件則是第一起以VARA為裁判準則的案例,是十分重要的裁決。塗鴉藝術家的代表律師鮑恩(Eric Baum)表示,這不單是21名藝術家的勝利,也是全國藝術家的勝利。

交通大學《喀報》報導,街頭塗鴉起源於1960年代紐約布魯克林街頭,當時美國工業蓬勃發展,但機械取代人工也造成社會底層人士失業,一群以黑人和拉丁裔者為主的貧民窟居民,為了宣洩對生活的不滿,並宣示地盤,他們在街頭牆上寫下自己姓名,形成塗鴉。

1970至1980年,塗鴉文化開始產生「美」的概念。地下鐵的火車車廂、公共廁所、路邊的牆面,隨處可見塗鴉,甚至有一群藝術家賴此為生,這些人不外乎低下階層的年輕人、西班牙裔,或是黑人,他們以街頭塗鴉衝撞社會固有的體制。1973年,紐約一間藝廊展示20多件大型塗鴉作品,是塗鴉走入「藝術」領域的一大里程碑。

《非池中藝術網》報導,時至今日,時尚品牌更將塗鴉應用於商品設計,行銷公司將其用於廣告中。博物館與藝術拍賣會上,塗鴉也因此有了全新名稱:「噴漆藝術」。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