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性別新聞回顧(上):從同婚到愛滋污名,反同團體來勢洶洶

2017 性別新聞回顧(上):從同婚到愛滋污名,反同團體來勢洶洶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在同志議題上,我們可以預見更多的戰場,從同婚、到愛滋汙名、到性別教育,將會是一個又一個的挑戰,而面對這些挑戰,我們恐怕也沒有任何一條捷徑可取,只能繼續不斷地溝通、倡議,並且透過自己的選票和政治參與,監督掌權者們。

性平教育的目的是雙向的,一方面幫助我們探索自己,一方面幫助我們理解他人。我們必須學著認識自己的需求,包括自己的渴望和脆弱之處,另一方面,也學習「他人的情慾和我們的不同之處」,了解到即使我們掏出了滿腔的愛,也不代表他人就有回應的義務,也了解到當我們最幽微的慾望無法被滿足時,我們可以怎麽接受、安撫並且療癒自己因此而生的傷痕和挫折感。說穿了,性平教育最重要的目的之一是讓我們能夠減少愛所帶來的傷痕,以及在受傷時學習治療彼此。這是每一個人一輩子的功課,而家庭與校園內的性平教育,是重要的起點。


另一起事件則與愛滋污名有關。自愛滋出現以來,感染者始終在與相關的污名奮鬥著。即使愛滋在今天已經不再是致死的疾病,人們仍舊被盲目的恐懼支配著。雖然2016年時,台灣修改了愛滋條例,讓外籍愛滋感染者不再需要因此遭到遣返,「蓄意傳染」的法規仍未被廢除,愛滋在台灣依舊是會被以刑法處罰的「罪」,儘管國際組織早已多次強調,將愛滋入罪對於防疫毫無益處。與此同時,即使愛滋的傳染途徑早已是普及的知識,國家的公共衛生政策卻還是不斷強調「危險族群」的概念,使得愛滋病毒和特定族群(如男同志和性工作者)掛勾。

在婚權運動中,反同團體也持續操弄著這樣的污名和偏見,以愛滋作為武器,攻擊同志們的「不道德」。在2017年,相關的討論則隨著行政院長賴清德說出「台灣現存愛滋病感染主因,不再是共用針筒引起,而是男男同性戀」時,到達了巔峰。賴清德的支持者認為他只是「看數字說話」,說出了「現實」,既然台灣已知的愛滋感染者中,確實以「男男性行為」為大宗,那麼賴清德並沒有說錯。

然而,賴清德的說詞一來並不精確,造成愛滋感染者的主要途徑之一其實是「不安全」的男男性行為,這表示,關鍵在於性行為進行過程中,是否確實使用保險套,和男男性行為本身或是「同性戀」的身分,並沒有直接的相關。二來,由於歷史的巧合,愛滋出現的三十多年來,男同志和性的污名讓愛滋成為一種邊緣的疾病,而這種「邊緣」、「恐怖」的疾病污名,又再次強化了社會對男同志社群的偏見。若沒有釋當的說明和解釋,賴清德的說法就有可能承襲這個歷久彌新的污名結構,再次合理化社會對於男同志和愛滋的負面偏見。三來,當我們「看著數字說話」,卻未曾思考數字所代表的意義和現象為何,而只是粗暴地將某個身分和疾病作出連結,那麼對於理解愛滋疫情和防治完全沒有幫助,只會讓特定族群更加感受到社會的特殊對待,在面對愛滋時更加感到被孤立、邊緣化。

「不安全男男性行為」作為愛滋感染的途徑之一,代表的是什麼意義?可能是男同志對於疾病的敏感度較高、也比較願意主動進行篩檢;可能代表我們社會對於安全性行為的教育仍舊不足,愛滋的污名讓正確的防治觀念難以傳達,男同志感染者也可能因為愛滋和同志的雙重污名的交會,而缺少就醫的動機和機會;或是社會對同志的排擠可能造成某些「追求高風險」的傾向;也有可能我們必須要重新理解在不同的社群裡,性、風險、安全、親密感這些議題可能有著什麼樣不同的意義。換句話說,統計數字的功用應該是帶領我們探索形成現象的個人、家庭、社群和社會因素跟脈絡,而不是讓我們任意地將問題簡化。

面對這些偏見和攻擊,不論來自公衛機構或是反同團體,我們常常會回應:「愛滋並非專屬男同志的疾病」。然而,這樣的回應儘管正確,卻可能是不夠的。愛滋當然不應該跟特定身分掛勾,但與此同時,我們卻也需要提醒彼此檢視反省,這樣的反擊究竟有沒有辦法幫助我們的社會理解,並且以更「正常」的眼光看待這個疾病?疾病並非我們喜聞樂見之事,然而,一直以來愛滋卻乘載了比其他疾病更多的包袱,讓我們始終難以撥開雲霧,看見愛滋真實的樣貌,以及在我們的社會裡所扮演的角色、所傳達之訊息。

一方面,真實地面對愛滋的現象,才有可能讓我們在防疫上提出更有效的做法;另一方面,在防疫的同時,我們能不能看見性、情慾、親密需求、風險、健康等等各種因素,如何在我們的生活裡影響我們在與他人的性互動中做出不同的抉擇?如此,我們才有可能給感染者們更有尊嚴的對待,也理解個人和愛滋之間的關係。

2018年初,台灣政府提出將解除男同志終身捐血禁令,未來個人若「五年內未曾有過男男性行為」就可以捐血。除了「五年沒有性行為」的要求並不合理以外,這個看似「放寬」的規定,還是沒有擺脫「男同志=愛滋風險」的假設。先別說愛滋風險不僅僅存在於有不安全男男性行為的捐血者身上(不安全的男女性行為也有可能傳染愛滋喔),事實上,以目前的血液檢驗技術和規定來說,所有蒐集到的血液都可以透過事後檢查排除疾病風險,並不需要利用事前排除特定族群來達到血液安全的目標。呼應前述,這樣針對特殊族群的規定,也只是再次地強化了對於愛滋、男同志的偏見而已。

2018年,在同志議題上,我們可以預見更多的戰場,從同婚、到愛滋污名、到性別教育,將會是一個又一個的挑戰,而面對這些挑戰,我們恐怕也沒有任何一條捷徑可取,只能繼續不斷地溝通、倡議,並且透過自己的選票和政治參與,監督掌權者們。


猜你喜歡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獲得解答。

時至今日,網路攻擊時時刻刻在發生。尤其企業在網路環境上提供服務的每一秒鐘,也許都有駭客想要探測企業主機,試圖找到弱點進行攻擊,以取得營業機密或個資,又或是讓企業成為其他目標的攻擊跳板。換言之,若萬一企業不幸被駭客鎖定,就等著終日提心吊膽。

然而,難道企業就一定要面臨這樣的危機,甚至坐以待斃?答案:當然不是。想要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取得收穫。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先上雲還是先顧資安?AWS讓企業一件不漏!

事實上,企業並不是數位轉型上雲後,才開始做資安;而是先有資安,才進一步將地端架構搬上雲端。須先釐清如此重要的順序基礎,確保雲端遷移過程一定要安全,才能談更多雲端轉型的成長策略;否則,若只關注資料上雲,但忽略了資安基礎,那麼無論換了多少雲端服務平台,都仍是讓企業暴露在不必要的風險之中。

為保障企業資訊安全,為企業客戶堅守資安防線,全球雲端服務供應商龍頭AWS建議,在資料遷移的過程即導入資安觀念與應用;例如AWS鼓勵企業客戶檢視系統架構或權限配置,確保上雲之後符合最小權限原則,讓無權限者不能任意讀取資料。

資安如同建築的地基結構,是保證企業安穩經營的重中之重。如果企業/個人對雲端轉型的資安課題有興趣,或是希望全盤巡視企業資安、自我健檢,卻又不知如何著手,那麼即將於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絕對是不可錯過的活動。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AWS Security Web Day,為企業雲端轉型、資安升級

企業雲端轉型該怎麼面對資安問題?關於轉型路上會遇到的資安挑戰與迷思,AWS Security Web Day研討會中,專業講師與企業經驗談都將一一為您指點迷津。

在研討會中,也會以AWS產品作為示範解析,探索資安解決方案。AWS服務產品和關聯供應鏈都經過審查,且是業界公認足夠安全、可用於高度機密的工作環境。

只要掌握AWS全面的資安服務與功能,提升滿足核心安全性與合規性要求的能力,不但能提供企業所需的控制權,更能塑造一個最安全的雲端運算環境來開展業務。另外,AWS也可讓企業的安全任務全面自動化,將主要重心回歸至業務擴展與創新,使用多少就負擔多少費用,讓每一筆成本都高效運用。

AWS Security Web Day 好禮不斷!參加即有機會獲得 $300 AWS Credits

精彩議程將包含:從 AWS 角度看 zero-trust 架構設計、如何在 SaaS 多租戶環境中實現資源獨立性及安全性、在 Kubernetes 環境中實現容器安全性、使用雲原生技術做威脅偵測與自動響應、AWS Security 相關服務免費方案簡介....等等,本次活動也邀請成功企業分享企業資安痛點以及解決方案。

活動當天將進行 100 元外送美食券有獎徵答,同時 AWS 也提供 $300美金 AWS Credits 申請機會給參加者,來協助大家實現第一個上雲計畫!

探索資安,即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