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養出世界第一隻人工哺育穿山甲,什麼原因讓牠們在全球「最瀕危」?

台灣養出世界第一隻人工哺育穿山甲,什麼原因讓牠們在全球「最瀕危」?
Photo credit: 台北市立動物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0年至2015年間,全世界共查獲1,270起穿山甲走私案件,涉及67個國家或地區,查獲超過120噸的穿山甲,大多以中國為最終目的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17)日是世界穿山甲日,台北市立動物園響應穿山甲日,也更新全球第一隻人工哺育的穿山甲「芎梧」的最新消息,動保團體也整理出穿山甲所遭受的四種危機,並呼籲民眾勇於檢舉食用穿山甲的店家。

2011年,美國NGO組織Annamiticus為呼籲大家重視穿山甲保育,將每年2月第三個星期六訂為「世界穿山甲日」,今年已經是第七屆。

台北市立動物園養出全球第一隻人工哺育穿山甲

而台北市立動物園在每年的世界穿山甲日也都會宣布動物園內知名穿山甲「芎梧」的消息,芎梧是全世界第一隻人工哺育長大的穿山甲。

(中央社)台北市立動物園的穿山甲芎梧2014年9月出生,剛出生時體重比其他穿山甲寶寶還要重、活力非常好。但是出生第三天一早,專責照顧牠的保育員動物園台灣動物區長羅諠憶便發現芎梧已一動也不動,血糖低落、幾近休克狀態,狀況不佳。從此,羅諠憶幾乎24小時不眠不休照顧「芎梧」,前10天幾乎每一小時要哺餵一次母乳,隨著「芎梧」成長,哺餵時間也逐間拉長至3、4小時,直到「芎梧」四個半月大宣告獨立。

由於世界上還沒有人工哺育穿山甲的紀錄,羅諠憶為了讓芎梧斷奶後能與母親共同生活,盡可能以最自然的方式照顧芎梧,像是穿山甲育幼時會抱著幼子,羅諠憶說,「餵完奶後我會抱著牠,並且有一點點施壓,像是媽媽抱著牠一樣,等牠睡熟了再放回箱子」。不僅如此,芎梧睡的箱子也經過細心佈置,包括溫度維持在32度,仿效穿山甲媽媽的體溫,濕度也要維持得類似穿山甲居住的洞穴。而到了離乳期,羅諠憶逐漸減少奶水,要讓芎梧了解到即將斷奶。

讓羅諠憶印象最深刻的是某次寒冷的冬天深夜,芎梧餓了討奶喝,「天很冷,要從被窩出來很痛苦,但是,若一想到牠不見了,痛苦遠高於我起床。」而當芎梧約三、四個月大時,開始喜歡四處探索,且穿山甲為夜行性動物,一度讓羅諠憶崩潰,對著芎梧大喊,「你到底要不要睡覺!」

儘管照顧芎梧很辛苦,羅諠憶仍直呼值得,與芎梧培養出深厚情感,到了「芎梧」要獨自生活的那天,羅諠憶在關上欄舍大門時,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不知道自己怎麼走過這一段…...」。

2017年,台北市立動物園芎梧和另一頭野外救援的穿山甲「動保」配對,也成功產下幼子。

《ETtoday》報導,穿山甲口中沒有牙齒,舌頭幾乎很身體一樣長,因此會用胃中的小土石磨碎食物,食性相當特別,加上經常拒吃人工調配的替代食物,使得過去救傷的穿山甲於人工圈養環境下很難存活。

《大紀元》報導,由於人工環境難以隨時提供足夠的白蟻或螞蟻大餐,因此台北市立動物園耗時14年,才研發與改良穿山甲專用食譜,經常有國內、外動物園及救傷單位來交流學習。

《台灣動物新聞網》報導,台北市立動物園養殖穿山甲的技術發展純熟,除了人工哺育的例子,台北動物園也先後在2007年及2009年送給德國萊比錫動物園一母一公的穿山甲,並教導他們飼養技術。2011年又送給日本上野動物園一對穿山甲,且有成功繁殖紀錄。

被狗咬傷、被拿來作中藥,全世界八種穿山甲通通被列「最瀕危」等級

綜合《關懷生命協會》《台灣動物新聞網》報導,目前全世界共有八種穿山甲,台灣很幸運地是「中華穿山甲」台灣特有種的棲地。然而2016年,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將八種穿山甲全部列入「CITES保護物種附錄I」,成為三種附錄中最瀕危、最需嚴格管制的物種。在台灣,因30多年前大量捕捉加上農藥氾濫,現在要在野外見到穿山甲也並不容易。

台灣動物新聞網統整穿山甲最常遇到的四項危機:

  1. 被吃光與走私
  2. 陷入獸鋏等陷阱
  3. 受犬隻攻擊
  4. 棲地破壞與路殺

不少人相信穿山甲的鱗片可以入藥活血、肉則能進補,因此穿山甲走私的案件層出不窮。根據「國際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貿易調查委員會」(TRAFFIC)的調查報告,2010年至2015年間,全世界共查獲1,270起穿山甲走私案件,涉及67個國家或地區,查獲超過120噸的穿山甲,大多以中國為最終目的地。

除了走私與入藥食用,人為陷阱更是台灣穿山甲最嚴重的危機。根據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的紀錄,2010年至2016年救援的25隻穿山甲中,人為陷阱所傷的高達24.5%,佔最大宗。2006年至2016年間因獸鋏而進入救傷單位的穿山甲共有55隻,佔全部救傷案件的25.3%。

此外,台灣遊蕩犬隻的攻擊也穿山甲及許多淺山動物共同的威脅,由於狗不是台灣的原生種,台灣原生的野生動物大多來不及發展可以與狗相互抗衡的抵禦方式,因此在與狗的鬥爭中常居於弱勢。根據野生動物急救站的紀錄,2010年至2016年間共有107隻穿山甲送至急救站,其中22隻是遭遇犬隻攻擊而受傷,僅次於陷阱所傷。若時間推回至2006年,全台救傷單位經手的217隻穿山甲,就有66隻是受犬隻攻擊,佔30.4%,是這10年間穿山甲救傷原因的最大宗。

此外,人類的開發也影響到所有野生動物的生存空間,尤其穿山甲等生活在淺山的動物,更是飽受人為擾動的影響,而全台密集的道路系統,更讓動物頻繁遭遇路殺。

發起世界穿山甲日的動保組織Annamiticus也在官網上列出一些我們能為穿山甲做的事:

  1. 在臉書或Instagram等社群媒體上使用標籤標記「#2018世界穿山甲日WorldPangolinsDays」或「#WorldPangolinDay」
  2. 追蹤「世界穿山甲日」的臉書
  3. 閱讀穿山甲相關的文章與報導
  4. 分享相關報導,讓更多人瞭解穿山甲的處境
  5. 支持保育穿山甲的動保組織
  6. 要求政府嚴懲穿山甲及其它野生動物的走私案件
  7. 讓更多人知道食用穿山甲是非法的(且穿山甲鱗片成份就跟你的指甲一樣,並沒有任何療效)
  8. 發現餐廳提供穿山甲菜餚,或有人捕獲或持有穿山甲,勇於檢舉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