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3月將承認中國主教任命權,梵蒂岡:一個壞協議比都沒有好

教宗3月將承認中國主教任命權,梵蒂岡:一個壞協議比都沒有好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消息指出,梵蒂岡為了邁向北京,考慮把中華民國駐教廷大使館遷到馬爾他騎士團,也可能讓台灣另外成立與教廷對口的「文化機構」。

(中央社)
義大利大報「米蘭晚郵報」(Corriere della Sera)報導,教宗已同意與中國簽署主教任命協議,至於時間點,教廷官員說,「從3月開始,日日都是好日。」

報導引述教廷高層官員說法表示,目前中梵建交的問題未被提及,但可以合理推論,雙方下一步就是恢復外交關係,這是遲早的事。

報導表示,中華民國駐教廷大使館對此事已有高度警覺,有消息指出,梵蒂岡為了邁向北京,考慮把中華民國駐教廷大使館遷到馬爾他騎士團,也可能讓台灣另外成立與教廷對口的「文化機構」。

報導表示,中梵雙方已確定簽署協議大方向,還需要敲定的只剩細節,包括中方由誰代表簽署,在何地簽署,以及簽約前最後一刻,是否會發生什麼意外變數。

報導說,美國國務院也已掌握中梵簽約的消息,並積極注意此事發展,美方分析報告指出,梵蒂岡急於與中國簽下歷史協議的原因有兩個:一是想要擴大在中國大陸的福音傳播,二是希望促成中國內部地下教會與愛國教會的合一。美方特別關注,中梵協議將對中國人權與宗教自由帶來何種影響。

報導表示,美國知道梵蒂岡內部對此事仍存正反兩派看法,但若教宗和教廷國務卿都明確表達立場,美方不會表態反對,只會密切評估衝擊。

報導引述教廷消息說,在3月中國全國人大會議之後,中國可望派代表到羅馬,完成簽署協議的儀式,層級可能是主管歐洲事務的外交部次長。梵蒂岡知道中梵協議過程的不透明,引發教會內部不滿和國際媒體撻伐,但教廷擔心錯過這次簽約時機,北京當局又會改變主意,「先簽一個壞的協議,總比什麼都沒有好」。

主教任命協議是為了解決中國的主教任命問題,依照天主教教義,主教應由教宗任命,中國政府則堅持由官派選出。梵蒂岡最近決定,要求原本效忠教宗的合法主教,讓位給官派選出的非法主教,引起退休的香港樞機主教陳日君痛批是「出賣教會」。

如果協議屬實,那會是中梵自2014年以來十多次會談之後的結果,也是教廷自1951年與中國斷絕往來以後,近70年來最重要的外交突破。據傳,協議內容將採取2010年「越南模式」:由北京選出各教區主教,再提交教宗任命。倘若屬實,這項協議將使分裂已久的中國教會在形式上合一。

梵蒂岡身為台灣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和中國長期以來一直存有教會承認及主教任命權的問題。今年1月又因梵蒂岡承認的主教不被中國當局承認,導致教區主教失聯的消息。近期雙方關係再度因主教任命問題引起討論,傳出梵蒂岡做出讓步,希望換取中國承認梵蒂岡指派的主教。

1月底,退休的香港主教陳日君證實此前稱梵蒂岡應中國要求讓兩位「地下」主教讓位給中方政府批准人選的消息。其中,梵蒂岡要求讓位的兩名主教,一位是廣東汕頭教區主教莊建堅,其在2006年獲教廷批准,因不願承認政黨高於信仰而不被中國官方認可;福建閩東教區主教郭希錦,則因拒絕參加愛國教會而不被官方認可。

而接任的兩位中國官方認可主教,一位是廣東汕頭教區的黃炳章,其長期擔任人大代表,曾在2011年被教廷處「絕罰」;另一位詹思祿則為現任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並於1月當選全國政協委員。

甚至《路透社》日前引述梵蒂岡高層言論稱,中梵兩國將達成一項關於主教任命的協議,會在未來數月內簽署,成為一個歷史性的突破。《華爾街日報》亦表示,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日前已同意任命由中國官方認定的7位非法主教。

教宗, 方濟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梵關係」為何變好了?

中國1951年與羅馬教廷斷交後,許多天主教徒在毛澤東統治期間被迫轉入地下活動,直到在20世紀80年代宗教活動被再次允許後,才重新轉入地上。而現在,中國的天主教徒面臨著選擇:參加北京批准的教會,或去地下教會。

但中梵關係似乎正在解凍,2017年教宗方濟各曾表達了他對中國的想法,他說,「一旦他們發出邀請,我就會訪問中國」。教宗還補充說,他希望有「與中國建立良好關係的可能性」。官方媒體報導,2016年以來,中梵官員就任命主教問題至少進行了四次會見。

梵蒂岡主教索隆多(Marcelo Sánchez Sorondo)也是是梵蒂岡宗座科學院長,日前接受西班牙媒體《Vatican Insider》訪問時,率先盛讚中國成就非凡,是「天主教義最佳實行者(Best implementer of Catholic social doctrine)」,索隆多指出,中國沒有簡陋的貧民窟、沒有毒品,青年人不吸毒,而且國人擁有「正面的國民意識」。

索隆多還贊揚中國政府致力維護《巴黎協定》,主動肩負起部分國家抛棄的責任。他續稱中國政治體系不像美國般受金錢主宰,抨擊美國總統川普「受跨國石油公司所操控」。但此番言論也引發教廷內部批評聲四起,更有資深神父批評「這種拍中國馬屁的無恥行徑,已讓教廷淪為笑柄」。

不過,比利時的陳聰銘博士對《紐約時報》表示,梵蒂岡對與中國交流如此急迫的原因可能在於,天主教在中國的教眾增長較為緩慢。自1949年至今,「新教徒」已從100萬增至至少5000萬,但「天主教」則是從300萬增至1200萬,陳聰銘認為,這其中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天主教教會在中國的分裂。

其中,天主教在中國大約有100多個教區(官方劃分為100個,教廷劃分為114個),教徒約在1000萬至1200萬人左右:百餘名主教中,7成是由中國官方所任命的「愛國教會」主教,3成才是梵蒂岡秘密祝聖、未經官方批准的「地下教會」主教。

而中國在2017年通過修正「宗教事務條例」,並定於2018年2月1日實施;這次修法以加強國家安全及內部維穩為目標,特別對於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等外來宗教加強管控。因此一旦中梵友好,中國教會合一,教徒將不再被迫選擇。

梵蒂岡雖然是全世界人口最少的國家,但全球天主教徒人口與中國人口相當,其國際影響力可不是一般小國。對梵蒂岡而言,中國龐大且不斷增加的教徒人數,可彌補其在中南美洲不斷流失的教眾,擴大教廷的影響力。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