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回歸:羽生結弦不萌了,卻讓人在內心產生幸福感

王者回歸:羽生結弦不萌了,卻讓人在內心產生幸福感
photo credit: The Yomiuri Shimbun via 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到教練身邊時,他說了句:『I'm come back。』我們可以解讀出兩層意思:一是他表演結束跟教練的招呼。一是他知道他在養病時,擔心會失去的那些東西並沒有失去,他所有的力量都在,王者已經歸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袁瓊瓊

我是去年12月才知道世界上有羽生結弦的。那時他已經因傷退出所有比賽。直到抵達平昌之前,我沒有看過「活的」羽生。只不過在他的舊資料裡拼湊這個人的全貌。

這些舊資料裡摻雜了粉絲對他的狂熱溢美,和不分青紅皂白的母親誇小孩式的痴漢愛。我大約是受這些影響,眼中的羽生幾乎無一不是處。但是這次看到羽生大活人來到了平昌,卻突有違和之感。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理論上,過去看的都是照片和影片,現在看的也是照片和影片,雖然是「新鮮」的影像,媒介一樣,應該不會有「不一樣」的感覺啊。

但是現在看到的羽生,確實不一樣了。他似乎在養傷的這三個月裡「老」了。這個老的感受,甚至也浸染到他的形體上。羽生讓我覺得他有些蒼黃。過去他那種發著亮,好像隨時一振翅,背後的翅膀就會「啪啦」一下打開的感覺退去了。他像是在這三個月裡增長了十歲還不止。那個還帶著青澀感的,還毛頭毛腦的羽生完全不見了。

AP_18048205815741
photo credit: The Yomiuri Shimbun via AP Images/達志影像

從2/11開始,一天天看下來。某種程度,可以說:羽生不萌了。他無論是記者會或是公開練習中的表現,全都非常收斂。收斂,但是沉穩。23歲的羽生現在呈現的是大人的姿態。過去那些侃侃而談講計畫講想法的影片,總看著有趣,因為還是小孩兒在講話。有那種初生之犢的銳氣,有多少的不知天高地厚。但是這次說話,他很簡潔,傳達的信息明確:他會拿金牌。就只是簡單的敘說。且說了不止一次。好像不過在知會你某些已然確定的事。

昨天他的短節目拿到第一。我是今天凌晨才看到影片。羽生的《敘一》在去年九月的「加拿大秋季國際經典賽」(Autumn Classic International)中,創造了男單短曲的新紀錄。《SEIMEI》則曾經兩次打破世界紀錄。從反科學觀點來看,這兩個曲目的「磁場」非常吉祥。都是破過紀錄,而且幫助他得冠軍的曲目。

《敘一》的服裝改過三次。第一版跟現在這件差不多,只是色調的藍更深,近乎紫,繫黑色腰帶。第二件就非常耀目,比較淺的水藍,但是換了銅金色腰帶,而且袖邊和體側都接了狹長的金三角。目前這件非常亮。我甚至覺得這件表演服有種喜氣洋洋的感覺。是天空藍,白的部分有華貴感。

羽生曾在訪問中提過,古典曲目多半標題沒有明確意義,表演起來,更容易把當時自己真實的感受放進去。比較他過去和現在的《敘一》,明顯可以看出羽生自己的心境變化。

AP_18048326616767
photo credit: The Yomiuri Shimbun via AP Images/達志影像

過去的羽生跳《敘一》,還是意氣滿滿;帶銳氣,某幾場甚至帶殺氣。他那張被稱為「鬼面」的圖,就是某場《敘一》結束時的表情。(抱歉我找半天找不到了,不然很想貼出來的。)但是這次冬奧場上的《敘一》,非常柔和,甚至寧靜。羽生跳起來毫不費力。他的四周跳難度其實超高,目前公認全世界能跳出來的不超過五個,而且還有很多人跳的不「美」。

羽生自己的跳法是獨一無二的「大一字進入法」。看影片或許可以注意一下他進入起跳時,就那麼滑進去,幾乎不借用外力,簡直違反物理定律。上體育課跳過高的人都知道,要躍起,還要跳到一定高度,不先從距離外加速度是做不到的。但是羽生輕鬆自在。他整場表現都非常的鬆和軟,似雲飄過,不費一點力道。冰刃落冰面,你不覺得地面是堅硬的,他像在水上飛,而且是愛怎麼飛就怎麼飛。整場裡他呈現出一種遊戲似的意味,可以看出他玩的非常自在肆意。然後玩夠了,就停下來。

這一場看得非常舒服,我認為就是那種玩的意味,甚至到達不認真。他好像只是忽然心情很好,於是上冰「飛」兩下。飛完了就離開。極隨意,沒有目的性,甚且無所謂自己滑成怎樣。

羽生的表演,過去的演出,常被粉絲說:「看得落下淚來。」使觀者受觸動到落淚,是一種能力,不過我個人以為談不上境界。人的情緒,如果知道「原理」,其實很容易觸發。以前訪談節目某主持人很自傲他能夠讓每個來賓都哭出來。這其實是低劣的能力。更別提訪談節目中有時候來賓也需要演一演。我覺得讓人落淚不算什麼了不起,讓人在內心產生幸福感才是本事。

羽生最好的演出就有這種能力。過去的曲目,例如《羅茱》的兩個版本、《巴黎散步道》、《Vertigo》、《幻化成花》、《Hope & Legacy》、《Let's Go Crazy》、《歌劇魅影》⋯⋯其實還滿多的。都是讓人看了會產生幸福感,感覺不虛此生:竟然得見如此之美好事物。而且「發明」出這種景象的人還跟我們一樣活在當代,跟我們看同樣的天空,踩同樣的地面,更重要的,他還活著,未來還會呈現哪些難以預料的景象,可以期待。

羽生的比賽影片,看點之一是結束時他走回休息處的畫面。羽生往往會在這剎那流露真實情緒,或是懊悔的想哭,或是意氣風發,或是自鳴得意。但是這次《敘一》結束後,他只是微笑。回到教練身邊時,他說了句:「I'm come back。」

我們可以解讀出兩層意思:一是他表演結束跟教練的招呼。一是他知道他在養病時,擔心會失去的那些東西並沒有失去,他所有的力量都在,王者已經歸來。

本文友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