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中八成以上被工作佔據的人,老了會變成什麼樣子?

腦中八成以上被工作佔據的人,老了會變成什麼樣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極愛工作的人若因為退休而突然一蹶不振,這種人就算不愁衣食,生活富裕,最好的對策還是讓他重新找個工作。

文:保坂隆

「腦中八成以上」被工作佔據的人,老後變成什麼樣?

「我的嗜好就是工作。有了工作,我才覺得活得有意義。」

公開發表這種言論的男人不在少數,只是每人對工作重視的程度稍有不同而已。這種男人也就是所謂的「工作中毒症」(工作依存症)患者。

他們這輩子的生活就是一早趕去上班,每晚必定加班到三更半夜,下班後還要跟同事或上司去喝杯酒,聊聊公事,然後才打道回府,其實回家也只是為了睡覺而已。碰到放假的日子,他們還是加班、陪客戶打高爾夫球,或在家裡無所事事。他們的一輩子就這樣過下去。

這群人在日本經濟高度成長期曾經擔任重要角色,他們在公司上班的時候,都活得精神抖擻,精力充沛,但很多人一從公司退休,立刻就變得沒精打采,毫無活力。

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他們還在上班的時候,腦中八成以上的位置都被工作填滿了,而有朝一日突然不再上班,腦中也就變得空空如也。這種現象幾乎在所有戰後出生的團塊世代身上都能看到,因為他們最近剛好都正要迎接退休生涯。

不論他們從前擔任主管時帶領過多少部下,或在負責銷售工作時多受客戶信賴,一旦退休之後,立刻變成一介平民⋯⋯。在自己生活的鄰里當中,他們也只是其中的居民之一而已。

從前還沒退休之前,他們一直認為公司是靠自己的打拚才能得以存在,但當他們失去了所屬單位與職位頭銜之後,這才實地感受到公司給自己的存在提供了多麼偉大的支撐,於是突然覺得自己失去價值。

碰到上述這種人,如果勸慰他們說:「你可以培養一種嗜好啊。」或是,「多花點時間去玩樂吧。」是一點效果也不會有的。因為他們想要的不是「玩樂」,而是「工作」。如果這種欲求不能獲得滿足,他們將很難重新站起來。

所以說,原本極愛工作的人若因為退休而突然一蹶不振,這種人就算不愁衣食,生活富裕,最好的對策還是讓他重新找個工作吧。

不過,絕不能讓他再做從前相同的工作了。因為那種穿西裝、搭電車,鑽進高樓大廈奮勇力拚的日子已經結束了。以後不必再扮演企業戰士,去為「某企業」賣命苦幹,而是以地區成員的身分,從事一些促進社區發展的活動也很不錯吧。

AP96572755046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或許有人聽了我的建議會覺得不滿,並在心底埋怨說:「我想做的是能盡量發揮自我能力的工作,才不想跟町內會的人一起玩遊戲呢。」但事實上,「搞活地區社會」才是今後至關緊要的任務。

因為構成社會的最小單位是家庭,許多家庭聚集而成地區社會,成千上百個地區社會又聚集構成社區,這些社區彼此連結,最終組成了國家。

然而,目前社區結構偏向一極集中型,越優秀的年輕人越喜歡往首都圈求發展,首都圈周邊地區的人口卻在急遽減少,並因而陷入嚴重的過疏化現象,地方城鎮也隨之逐漸衰退。最能證明這種現象的事實就是,全國各地的市政府、鄉鎮公所現在都在煩惱不知如何搞活地區社會。

於是,許多自治單位利用村鎮名稱作為品牌,著手開發觀光事業,但是這些村鎮本身若不具備特殊價值或與眾不同的特點,根本不可能變成永久性觀光資源。

因為某村鎮一旦開創成功的先例,周圍村鎮必然群起仿效,只要附近出現了類似的新名勝,觀光客便又立即蜂擁而去。

換句話說,地區社會若想持續擁有活力,就不能依賴觀光客,而必須由當地居民一起努力,把地方建設成理想的故鄉,讓年輕一代都覺得:「我想永遠留在家鄉努力。」也讓那些已到都市謀生的鄉民都認為:「還是返回故鄉重新創業吧。」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就必須解決各方面的問題,譬如雇用機會、便利的居住環境,良好的育兒條件⋯⋯等,這些都必須由當地居民自行努力。想要創造一種「熱愛故鄉、誇耀鄰里」的循環關係,只靠行政單位的力量是辦不到的,必須住在當地的居民攜手奮鬥才行。

但每天上班的居民能夠分給地區社會活動的時間非常少,所以這項任務還是交給時間充裕的高齡者比較合適。

地區社會舉辦各種活動,並不是為了幫老人打發無聊的時間,而是希望藉各種活動增強地方活力,更期望國家的未來能因此獲得平衡發展,使每個國民的故鄉都能重新恢復原有的光輝。

一想到這兒,大家就會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時間怨嘆:「啊! 我已無用武之地了。」因為退休後從事的這類任務,不僅在我們有生之年別具意義,就算從教育後世子孫的角度來看,這也是一項規模驚人的偉業。


越「不服老的人」,喪失感越強烈

任何人只要上了年紀,肌膚都會失去彈性,皺紋都會越來越多。不僅如此,各種「老化的症狀」還會逐漸增多,譬如說,無法大聲或高聲叫喊、無法熟睡、食量減少⋯⋯

當然,各人之間存在差異,但「變老」這件事卻沒有分別,只是速度不同而已。換句話說,老化是很自然的事情。

但有些人卻認為老化是「絕對的缺陷」,堅決不肯接受變老的事實。又因為他們不願承認自己變老,所以拚命想要抗拒。

譬如跟年輕人的意見相左時,這種人總是堅持己見,不肯退讓;爭論到最後說不過對方的話,就很容易因為無關緊要的一句話激動起來,並且還嚷著說:「不要以為我年紀大,就看不起人喔。你應該多念點書!」有時周圍的人客氣地勸道:「別太逞強囉。」他們卻強裝能幹地嚷著:「我還沒那麼老,不要緊的。」

其實那些人是想以這種反應誇耀自己「沒被年輕人比下去」,但在旁觀者眼裡看來,卻覺得他們這樣過分強調年輕,反而更令人注意到他們的怪異、老朽。

另一方面,一個人越不服老,越容易凸顯自己的老化,反而會為別人根本不會在意的小事而充滿「喪失感」。

所以我想建議各位讀者,不要把老化看成「衰弱」、「走下坡」之類的負面狀況,大家何不把老化視為伴隨年齡出現的一種「成長」現象呢?

譬如就拿睡眠來說吧。

年輕的時候,大家一鑽進棉被,立刻就能睡著,但上了年紀之後就不容易入睡,而且怎麼睡都睡不熟。這種現象反映的事實是,我們已經不需要像年輕人那樣長時間熟睡了。因為我們的身體已經有所「成長」,即使睡得很少,也不會生病。

再拿吃飯來說,大家現在吃點油膩的食物,就覺得胃裡無法消化,這也是一種成長,因為身體對健康變得比較敏感,所以向你發出信號說:「以後應該吃容易消化的東西,而且應該適可而止。」

遇到這些狀況時,我們不必拿年輕時代的自己來相比,更不必憂慮自己「這也做不了,那也辦不到」。

芥川賞作家赤瀨川原平創造過一個名詞「老人力」,這個字眼幫助許多高齡者恢復了信心,並讓大家能以正面態度去面對人類因加齡而出現的各種變化,譬如健忘、嘮叨、怨嘆等。

所以當你發現自己已有老年特有的症狀,並因此感到有點沮喪時,最好還是率直地接受事實,安慰自己說:「我終於擁有老人力了。」只要想到自己也能採取這種態度,心情也就出乎意料地輕鬆愉快吧。

相關書摘 ▶西鄉隆盛說過「不給兒孫留良田」,所以資產該留給子女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老後快適生活術:精神科醫師教你75個壓力全消的熟齡生活練習》,健行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保坂隆
譯者:章蓓蕾

根據統計數字顯示,與心理壓力關係密切的憂鬱症患者當中,大約四成患者的年齡都超過六十歲。其實任何人應該都希望每天心情愉快,笑口常開。但是當我們上了年紀之後,生活中總不免遇到許多有關健康、金錢、長期照護、孤獨,或家人相處等問題,因而生出不安與壓力,心情也無法保持開朗與平靜。

如此一來,在這「平均壽命八十歲」的時代,得來不易的長壽人生卻過得非常痛苦,長壽帶來的喜悅也只得減半。因此,面對老化帶來的不安與煩躁,我們必須學會避開,更需懂得妥善對應,這種生活術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老化是無法阻止的。然而,究竟要「快樂地變老」?或是「痛苦地變老」?卻是我們可以自己抉擇的。

日本精神科名醫保坂隆對如何取悅自己,安度餘生,有許多積極的提議。本書分「心境的」、「腦力的」、「人際關係的」、「經濟的」及「身體的」,分別用實例和醫學常識,鼓勵老人積極活出自己。例如:無需過分客套、不累積怨恨、每天都把感動記下來、自己掌握收支,甚至是悠閒品嚐早餐。

此外,最重要的就是發掘「自己想做的事」。這種實踐「自己想做的事」而採取的行動,比其他任何方法都更能有效地避免老化。行動的真實意義,更是要一直保持自己內在的光輝,擺脫煩躁與壓力,開心地度過每一天。

老後生活快適術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