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菸草業如何藉廣告搭上女性解放的便車?

美國菸草業如何藉廣告搭上女性解放的便車?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性長久以來便受到男性如醫生、丈夫、男朋友的鼓勵,以藥物來面對自己惡劣的心情,好好冷靜一下。當你壓抑了可能對自己危害很大的憤怒時,香菸讓人產生聊勝於無的慰藉。

憂鬱症使我成為癮君子,這一點並不意外。菸癮很大的人罹患憂鬱症的比例比正常人高出四倍。一九九七年一項研究發現,吸菸的青少年罹患憂鬱症的比例比不吸菸的人多出兩倍;另項研究發現,嘗試自殺的比例比不吸菸的人多出兩倍。研究亦指出,容易得到憂鬱症的基因組合,同樣染上菸癮的機率也比較高。具有憂鬱傾向的吸菸者發現他們比一般人更不容易戒菸。

這些年來,正如同戒菸的人愈來愈多,在開始嘗試抽菸與沒辦法戒菸的人當中,愈來愈多的人同時也是憂鬱症患者。某位參加紐約健康局舉辦的圓桌討論會的高中女生說:「當你內心空虛,煙霧填補了這份空虛。」另一個婚姻不幸福的女人則說:「吸菸有助於沉澱事情。當我走到忍無可忍的地步時,我覺得點燃一根菸,會讓我在往後的五分鐘就鎮定下來。它讓我有足夠的呼吸空間,停止無止境的哭泣,並且繼續手邊必須完成的事情。」

全球跨文化的研究則透露,女性普遍罹患憂鬱與焦慮的人數是男性的二至三倍。這項研究似乎對年輕女性更加靈驗。一九九七年全國大學新生調查發現,每八位女性新生就有一位說,自己經常心情憂鬱,十年前每十人中會有一人這麼說。

女性比男性更容易以香菸、食物、酒精與其他藥物來應付壓力、憂鬱,以及如焦慮、緊張與憤怒這類的負面情緒。憂鬱女性比憂鬱的男性更容易大吃、吸菸與責備自己,然而男人較可能具有攻擊性、變得疏離與從事性行為。

有些研究指出,當她們試圖戒菸時,會比男性更容易產生焦慮,而且復發的機率似乎更大。儘管這可能是因為體重增加或經前壓力使然,但包括我自己在內的一些研究者皆相信,女人喜歡抽菸以便解決負面情緒,特別是在生氣時,女人便容易開始抽菸與故態復萌。女性容易在碰到憤怒與壓力的負面情緒下而繼續抽菸,至於男人通常是在社交場合的正面情境下開始抽菸,故這項事實更能支持這個理論。

根據密西根州立大學柏納德茲博士所言:「憤怒與試圖消除憤怒,應該是目前女性表現出來的徵兆與失調行為:從憂鬱到壓抑行動與創意,從同理心到性行為的紛擾。」

她與許多理論學者皆同意,社會與心理互相結合之下所產生的強大力量,使女性無法表達內心的憤怒,甚至無法承認她們的憤怒。

憤怒的女人依然被認為沒有女人味、不討人喜歡。她可能會被貼上「尖銳」或「犯賤」這種標籤,但這類形容詞絕不會拿來形容憤怒的男人。既然憤怒是女人最大的禁忌之一,我們便學會壓抑憤怒,將氣憤發洩到自己身上。這種過程所有被壓抑的人類都經歷過,歷史對此也有記載。任何在童年遭過虐待的人,無論是性虐待、身體或精神上的虐待,常常顯得憤恨難消,雖然可能是不自覺的憤怒。

我們要如何處理內心的憤怒(或者經過壓抑後已轉換成憂鬱)?為什麼不抽根菸,或再吃塊蛋糕?或許女人戒菸不成功的原因之一是,吸菸與被壓抑的憤怒已經難分難解地糾葛在一起。「撫平你的情緒。」每當邦克(Archie Bunker)的妻子生氣或不高興時,他經常對她說這句話。有什麼方法比抽菸或吃東西更容易平息情緒呢?這是女人在處理憤怒與挫折時,最被社會所接受的少數方法之一。

受到雙重或多重壓抑的女性(因為膚色、社經地位、教育水準和性向),比中產或上層社會階級白種女性更容易得到憂鬱症,她們也更可能以抽菸的方式來面對這些負面情緒。當我們被貧窮、暴力、犯罪逼得喘不過氣時,以致無法認真考慮抽菸對健康的長期危害,這一點是可以理解的。

在《飲烈酒,不摻混》(In Straight, No Chaser: How I Became a Grown-up Black Women)一書當中,尼爾森(Jill Nelson)寫到她身處一個對黑人女性諸多歧視的文化時的內心憤怒:「我們將憤怒轉向自己,讓它破壞我們自己;我們飲酒過度、大吃大喝、吸食毒品,只為了反擊這份痛苦與憤怒。」

正如尼爾森所言,受到壓抑的憤怒也在酗酒和飲食失序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十四歲的貪食症病人珍妮佛說:「其實我的貪食症讓我的情緒有發洩的管道⋯⋯尤其是憤怒的情緒。」愛莉森(Dorothy Allison)小說《卡洛萊納的惡徒》(Bastard Out of Carolina)中受虐的女孩邦妮說:「我當時感覺到一陣飢餓,是如此原始、恐怖,深深撼動我的心坎,彷彿憤怒已把我所吃下的東西完全消耗殆盡。」

英國學者傑考布森(Bobbie Jacobson)一九八二年膾炙人口的《淑女殺手》(The Ladykiller:Why Smoking Is a Feminist Issue)一書中,她引用的報告研究發現,女性大多覺得自己在「對某些事情不自在或生氣」,或當她們「生氣、羞愧或尷尬」、「不想再煩憂與擔心」時,會開始抽菸。加拿大研究學家格里佛絲(Lorraine Greaves)發現,許多女人吸菸是為了讓情緒反應變得遲緩,平息與壓抑所有情緒和想法。有些女人形容這種做法是將「憤怒硬生生地吞回去」。

一九九八年一月號的《青少年》雜誌刊載一篇文章〈為何吸菸是真正的牽絆〉,一開始便敘述名叫羅蘭的女孩子剛和朋友在周末晚上大吵一架的情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