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專挑好過、給分甜的課?台大決議選課需導師簽署同意

學生專挑好過、給分甜的課?台大決議選課需導師簽署同意
台灣大學|Photo Credit: Ken Marshall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生專挑好過、給分高的課就不代表真心想學習?就算真的是那樣的狀況,難道這些給分過甜的老師不需要被檢討?

文:須正宇(國立台灣大學農業化學研究所)

新聞〈台大決議:選課需導師簽署〉:

台大教務長莊榮輝表示,過去常發生學生選課「太甜」,專挑好過、給分高的課,而不是真心想學習才選;或A系學生統統選B系的課來修,還有研究生選的課和未來研究主題無關,浪費時間。

莊榮輝表示,大學生雖已自主,卻常做出不成熟的決定,選課只挑輕鬆、易拿高分的課,家長最後也是怪老師;這項決議希望製造學生和導師見面的機會,提供學生學習及未來規畫。

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周芷萱表示,研究生因論文掌握在指導老師手中,可能因此被嚴格控管選課自由,她擔心,未來很多和研究主題無關的課,可能都不能修了。

台灣大學在最近一次的教務會議做了一個重大決議:從下學期開始,學生選課結果必須讓導師簽署備查。

教務處會議記錄如下:「開放系所學位學程自行決定學生選課結果須經導師簽證,請擬採行者先與導師及學生溝通,取得共識,並由系所學位學程自行列印學生選課結果紙本,送請導師簽證後由系所學位學程存查,導師簽證為備查性質,不影響學生選課效力。」詳細執行方法和各系最後的決議尚未明朗,但此項決議已在學生之間引起廣泛討論。

目前會議記錄上寫的是「備查」,也就是並不會影響學生選課效力。然而或許是部分媒體故意大做文章,又或者是會議記錄內容和教務會議中實際所討論的結果略有出入,目前選課結果是否會受導師簽名影響,還有待進一步的說明,但此一決議背後所蘊含的諸多動機是非常值得思考的。

根據報導,有支持簽名制的老師提出國外普遍有導師簽名制的設計,甚至選課規定更嚴格,從選課到未來職涯都需導師從旁監督並提供意見。這方面或許立意良善,然而將國外的做法直接帶入台灣是否真的適用?在西方國家,對於大學生的看法和定位和台灣可差多了,西方人的眼中孩子在成年之後就不再是孩子了,必須照顧自己的生活、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在選課上老師所擔任的通常僅是個諮詢者的角色。

然而在台灣,一個尚未完全脫離東方傳統威權的地方,這樣的做法是否只會更加強老師對學生的管控?看看許多自然科研究所實驗室指導老師禁止碩二學生修課這種不成文的規定,我們不得不懷疑這種單純的「西體中用」想法是否顯得過度天真?

上述的說法尚有站得住腳的論點,只是由於文化差異可能導致執行上產生許多問題。但關於媒體所報導台大教務長的說法,著實令人心寒。莊教務長表示,過去常發生學生選課「太甜」的狀況,專挑好拿分的課,而不是真心想學習才選;或A系學生統統選B系的課來修,還有研究生選的課和未來研究主題無關,浪費時間。

我衷心希望是記者誤會教務長的意思,否則以一個台大教務長的高度說出這樣子的話,一時間真的難以接受。學生專挑好過、給分高的課就不代表真心想學習?就算真的是那樣的狀況,難道這些給分過甜的老師不需要被檢討?確實,台大會要求平均給分偏高的老師提供說明來解釋為何如此評分。但如果有門課真的很棒,學生的回饋很好導致老師願意給大部分的人高分,難道這樣也錯了?

再換個角度想,台灣的大學畢業學分太多所導致的淺碟式學習一直是為人詬病的事,在學分數和成績雙重的壓力下,學生也許是半被迫地去選擇比較容易拿高分的課來維持成績,那難道這不是整個大學教育體制該檢討的地方嗎?

最扯的在最後,A系選B系的課來修到底錯在哪裡?研究生選的課和未來研究主題無關又怎麼樣?一間綜合大學最珍貴的就是多元的學習環境,不同領域的人之間能夠有更多的機會互相交流、砥礪。

常說隔行如隔山,各領域之間的鴻溝往往就是透過互相學習才能達到跨領域的溝通,結果選擇和自己主修無關、研究主題無關的行為竟然被稱作「浪費時間」?難道我們的大學真的就只是為了在四年、兩年間,產出一個個除了自身專業領域,其他什麼都不了解的免洗技術人員?

常常我們會見到國外的教育案例多麼成功而急於效仿,但教育是緊扣文化和集體價值觀而必須因地制宜的,在未經審慎考量的情況下便輕易將國外的體制移入,很多時候造成的傷害只會遠遠超過其原本的良善動機。

Photo Credit: Ken Marshall @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