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和現代生活扣連的古蹟,在我看來就是「蚊子館」

不能和現代生活扣連的古蹟,在我看來就是「蚊子館」
Photo Credit:泰瑞@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有兩種古蹟,一種活化後創造經濟價值並能自我維護,另一種只能淪為蚊子館讓全民繳的稅供養,不能和現代人生活連結的建築,不管年份再「古」,也不該被當作是「古蹟」。

看見新竹古蹟被地主火速強拆的事件,我個人覺得,古蹟保存最重要的目的,是讓我們可以遙想過去的人們的生活方式,在相同的土地上,對照古今不同的生活方式,而產生感觸與連結。

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往往會不免去思考人生的目的和意義,所以我們難免會想要鑒古知來,也想透過對於公共議題的關心,提升心靈的價值感,這些都是我們作為一個現代人,比較相對古代人不同的地方與提升。

可是古蹟本身,建築物本身終究是死物,之所以有價值,並不僅僅是因為被保存了幾百年,而是它與人之間的連結,而這個連結,並不只是過往時跟上代人的歷史連結,也包含了跟現代人的生活連結。

要比古這個概念,博物館內的東西最古,可是古物連結的卻是現在的人,換言之,沒有靈魂的死物,應該是為人而存在的。

從博物館的古物,到日本的熊本城、京都的二条城,到中國的襄陽古城、河南商丘古城、閻中古城、鳳凰古城等,到台灣的九份老街、安平樹屋、三峽老街、赤崁樓、紅毛城等,這些古蹟的存在與保存,幾乎都是為了現在的人而存在。

因此我認為一味著重在保存這個「古」或建築本身的材料,只是徒然為了這個「古的純粹性」,而忽略了以人為本的精神。因為保存古蹟,說穿了應該是讓我們有一個地方可以抒發思古幽情,讓我們的心靈能夠穿越時空,憑著所見與想像,暫時能夠洗滌心靈,卸下塵世的紛擾。

我想,這才是我們保存古蹟的真意。如果只是重視這個建築是否能被保存的「夠古」、「夠完整」,那麼列寧像、金正恩像被保存了三百年,他是否就能夠因為他的年份,而應當作為古蹟存在?由此可見,古蹟的存在,最重要的並不是如何保存完整他的古,而是他能如何為現在的人,發揮他最大最正面的效益。

如果為了強調古蹟必須保存他的古,而不顧持有人的感受,強塞給地主那點錢,然後把私產變成公產,這樣的過程,跟大埔強拆張藥房又有何分別?只不過是出發點的目的,站了較高的道德制高點罷了,我們不過是憑著群眾的多數暴力,以保存古蹟之名,喝令地主廉價交出財物,且這個過程,還因為我們有較高的道德制高點,可以心安理得認為大家叫你廉價交出土地,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可真是如此嗎?

再者,我認為我們台灣在古蹟旅遊上缺乏良好的動線規劃。就算政府成功了擺平了地主,可是原址的古蹟卻不一定有良好的動線,或是良好的後天條件來讓古蹟本身能跟商業活化互做結合。這樣的結果,就是我們擺平了地主、砸下了經費,最終卻成為乏人問津的蚊子館。這當然不是我們所要的結果,但這樣的東西在全台灣各地,又浪費了多少錢?

許多保存下來的古蹟,都需要逐年的規劃經費、人力來做維護,有一些古蹟活化後創造經濟價值並能自我維護,例如有人潮的老街、有參觀人潮的收費紀念館等。但更多參觀點既無基礎或條件可收費,也無法創造主觀條件吸引人潮來參觀,創造經濟產值上乏善可陳,最後只能靠每一年的被動編列預算來做維護而無收入,在經費排擠之時,就很容易再被邊緣化而成為蚊子館。

更慘的,這種無法與人連結的古蹟,不管有沒有經費、維護的好不好,都無法擺脫他就是蚊子館的命運,只有到選舉年的時候,候選人為了爭取文資人或文青選票,才再把這些蚊子館的問題點出來,然而這些問題,選舉一次輪迴一次,卻少能見到根本性的改善。

怪手_違建_拆除
Photo Credit: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 Flickr CC BY 2.0

與其花錢治標,我個人深深認為不如深度思考如何將古蹟商業化,跟現代人的生活做結合來吸引人潮,那才是以人為本的精神,才是解決問題的正解。因此,和保存古蹟的「古」或保存完整相比,我認為不如借著遷移重建的選擇,讓許多古蹟有更多良好的動線選擇,增加許多人前往的意願,能發揮他最大的正面意義。

古蹟的存在,如果只是要讓他成為保存狀況良好的蚊子館,還要為了每年編列預算去做保養,那就是一個非常失敗的古蹟保存,浪費且毫無意義——沒人去看的地方,保存再好又有甚麼意義呢?這有如滿足「文青」內心的價值觀,卻犧牲了與現代人該有的連結嗎,好像是為了滿足少數,而浪費了多數人的納稅金。

我們台灣的財政如何,眾所周知,這個需要錢,那個也需要錢,難道我們不應該讓古蹟能夠做好好的商業規劃,創造雙贏甚至多贏的局面嗎?看看九份老街、三峽老街,故宮博物院與各種博物館,我想,能夠被商業化的古蹟,才是真正有效與有用的古蹟保存。

各位想想,有些人的爺爺奶奶家以前家中都有生火煮飯的爐灶,還有木頭瓦片的屋頂,可能也過著砍柴劈柴燒洗澡水的生活,為何今天你自己的家選擇了自然淘汰,改換更現代化的設備,或搬去更好的房子,而不保存你爺爺奶奶家的古蹟呢?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