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法國要保育「大壞蛋」 ——狼

為什麼法國要保育「大壞蛋」 ——狼
Photo Credit: Pavel Nemecek (CTK via AP Images)/達土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要保育一般人心中的「大壞蛋」——狼,惹起農民不滿。不過,在很多其他地方,狼已變得非常稀有,甚至來到滅絕邊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法國政府提出保育狼的新計劃,目標是未來5年內,讓境內狼的數目增至500。農場主人因為擔心牲口安危,對新計劃表示不滿。

法國政府早前發表長達100頁的保育狼計劃書,期望到2023年,把境內狼的數目增加40%,由目前估計只有360頭,增至500頭。

當狼成為「大壞蛋」

受到童話和部分宗教神話故事的定型以及農業發展影響,狼在全球多個地方都成為「公敵」,原本已是貴族的獵殺對象,後來更成為大規模屠殺的目標。17世紀以後的美洲,民眾把西部拓荒與殺野狼看成「上帝的使命」。南北戰爭後,野狼大屠殺達到顛峰,出動直升機、雪車、霰彈槍大規模圍捕,情況有如開派對。(註1)

至於歐洲中部,1900年後,野狼幾乎絕跡,法國在1930年代找不到一隻狼,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情況稍為好一點,未至於滅絕,但數目大幅減少。然而,也就是靠著這丁點「死剩種」(目前大約有2000隻在意大利),到大家終於「醒覺」狼在維持森林生態平衡的角色原來非常重要,興起保育運動時,牠們開始非常緩慢地開枝散葉。由意大利走到瑞士、重返德國。

狼與農民 勢不兩立

不過,狼族並未脫離「危險期」,一來「大壞蛋」的形象根深柢固,二來農場主人保護牲口也是合情合理。去年10月,總統馬克龍政府表示將會推出保育狼新計劃,引發當地農牧業人士帶同數百隻羊走到街上遊行抗議。他們表示,近年狼的數目回升,襲擊農場牲口的次數增加,令農場蒙受損失。

RTS1FQTX
去年10月,傳出法國政府要推行保護狼的新計劃,惹起農民不滿,帶同數百隻羊出來遊行示威。photo credit: REUTERS/Robert Pratta/達志影像

法國農夫為此寫了一封公開信,並獲得450人聯署,當中包括24名國會議員,反對這項新措施,形容是「不負責任、脫離現實」,,因為狼與牲口不可能共存。

為了安撫他們,政府提出容許獵人每年殺10%境內的狼,如果襲擊牲口情況惡化,可以提升至12%。新計劃又讓農場主人向政府基金申請資助,興建及加固圍欄。

科學家說,容許農夫每年殺死境內10-12%狼不會影響狼群繁殖。不過,保育界就批評馬克龍政府「缺乏政治勇氣」抗衡農民的施壓。

每隻狼一天的平均食量大約是2-4公斤肉,但大自然可不是天天有飯開的,所以有時會一次過吃下十幾公斤,往後的兩三星期可能要勒緊肚皮。

根據阿爾卑詩山山區的地方政府數字,2016年被狼殺死的羊多達1萬隻。政府支付農場的補償金增至320萬歐元(3083萬港元/1.15億台幣),比2013年增加60%。

「狼來吧」-失去了才知道重要

狼除了偷襲羊群,牠們也吃鹿、野豬和家禽。牠們是大自然的大型捕食者,如果狼完全消失,可能導致生態系統失控。美國黃石公園的狼曾遭滅絕,2001年的一項研究指出,沒有狼之後,當地麋鹿的數目暴升約五倍,鳥類築巢的植被遭大規模破壞,結果幾種鳥類就這樣消失於黃石公園。

另一個例子是日本,狼曾被視為神聖,然而,歐美殺狼「文化」影響下,狼在日本已銷聲匿跡,多個地區的森林生態受嚴重影響。列入世界自然遺產的屋久島,部分地區成了獼猴與鹿的「遊樂場」。在缺乏掠食者下,牠們完全不怕人,獼猴有時還會同鹿「合作」,獼猴搖晃樹枝,鹿就可以吃掉下來的葉子。而實情是,大家已幾乎吃光了可以吃的枝葉,兩者是一起走向末路。(註2)

現在在很多地方,「稀有的」狼已受到重視,有媒體報導,荷蘭昨日(21日)海爾德蘭省(Gelderland)出現狼蹤,並指在今年1月和2月,分別在兩個地區都有狼出現。說的不是成群,而是三次都是只有一隻狼。網站Nature Today的報道指:「一般來說,狼是小心謹慎的。所以,這可能代表牠們會較常來到荷蘭。然而,仍未有跡象顯示狼會落戶荷蘭。」

自1869年後,荷蘭再次出現狼蹤是2015年,2013年,弗萊福蘭(Flevoland)發現一隻狼的屍體,經調查後相信是被人掉到那兒。2014年3月,荷蘭政府宣布,如果狼回到當地棲息,會是受保護動物,換言之農場的牲口若受狼的攻擊,農場主人可以獲得政府補助金。

美國也密切關注狼族的數目,除了生態平衡因素外,更重要是有些品種已來到滅絕邊緣。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日前宣布,於2017年,在美國新墨西哥州和亞利桑那州極度瀕危的墨西哥灰狼群數目,只是增加了一隻——從113增加到114頭。

(註1)《狼與森林的教科書》,朝倉裕著,佐佐木三枝子繪。楊雨樵譯。城邦出版集團。2016年9月。頁52-57。

(註2)《狼與森林的教科書》,朝倉裕著,佐佐木三枝子繪。楊雨樵譯。城邦出版集團。2016年9月。頁243。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動物』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