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媽媽做過最痛苦的決定

一個媽媽做過最痛苦的決定
Photo Credit: Fernando Garcia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epSos .deCC BY 2.0

Photo Credit: epSos .de CC BY 2.0

(畢畢畢畢畢畢~~~~~)

醫院call機響起。

小百合:「哈囉我是小百合。」
醫師:「我們等等會有個case要送來解剖。」
小百合:「沒問題啊,幾點?」
醫師:「嗯,還要再幾個小時吧。」
小百合:「人還沒走?」
醫師:「這個,其實,病人已經往生了。家屬在做最後告別。」
小百合:「Okay。那,他們準備好再call我?」
醫師:「好。」

這其實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一般來說,病人往生時主治醫生會跟家屬要求醫學解剖,得到家屬同意後會把遺體送到太平間。這樣一來,可以延遲大體腐化。

一切準備妥當後,才會聯絡病理系,這麼早聯絡感覺有點莫名其妙。

小百合:「哈囉是我,我想請問一下,大概要多久?」
醫師:「其實,我也不知道。 」
小百合:「好吧。不過如過拖太久的話大體會開始腐化,到時候結果可能不會那麼準確喔。」

醫師:「我明白。」

就這樣,五小時過去了……

小百合:「不好意思,還是我。請問case會過來嗎?」
醫師:「會啊,不過家屬還在跟病人訣別。」
小百合:「好吧,沒問題。不過,下午六點以後解剖室就不接受case了喔,這樣要等到隔天。可是這麼一來,解剖的準確度會下降。」
醫師:「我明白。」

在等待的同時,我查了ㄧ下病例。

「38歲女性,第一次懷孕,上個月產檢時發現胎兒異常,懷疑為基因或染色體突變,無家族史。

建議:醫學墮胎。」

喔,原來是往生者是小baby啊。家屬則是媽媽。

嗯,聽起來像是某種少見的基因異常疾病。如果能找出突變基因的話會是一大突破,也能給家人一個合理的醫學解釋。

「懷孕21週,孕婦不願意接受墮胎。孕婦希望盡一切可能生下孩子。主治醫生明確表示孩子生存率極低,就算生存,也會有極低的生活質量。」

「懷孕26週,超音波顯示多重異常。胎兒沒有眼睛,顎裂 (就是指口腔和鼻腔之間上顎的部分欠缺),耳朵異常短小,心肺功能異常,手指分裂異常,腎臟囊腫異常」

「懷孕28週,孕婦明確得知胎兒畸形異狀,不過孕婦依然堅持盡一切可能生下孩子。」

「懷孕32週,主治醫生表示胎兒如果順利出生,則非常可能需要插管和急救。孕婦希望盡一切可能生下孩子,也表明希望盡一切可能急救。」

「懷孕36週,主治醫生連同基因學專家與孕婦及家人開會,會中表明胎兒出生後存活率接近零。急救效果不佳。孕婦堅持希望盡一切可能急救,並且表示希望給胎兒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懷孕37週,自然產,經陰道分娩。嬰兒有多重異常- 無眼睛,耳朵,顎裂,蹼指。嬰兒呼吸困難,心肺衰竭,吐出大量分泌物。緊急插管時母親臨時決定要醫療人員停止急救。嬰兒於早上6點7分逝世於母親懷中。」

我想,這媽媽一定抱著無比的愛,懷著這個孩子吧。

她希望看到孩子出生,也願意接那孩子的一切。

她一定覺得,不管孩子有多麼的畸形,多麼的異常,她都會全心全意的愛著他。

可是,當孩子一出生那一霎那,她明白了。她忍著痛,做出困難的決定。

小百合:「是我。家屬還抱著死者嗎?」
醫師:「你看了病例了啊?是啊….」
小百合:「沒關係,讓她慢慢來。不管多晚,今天我都會留下來做這個case的。」

Baby啊,你一路走好。其實你很幸福,能在媽媽懷中離開。

你知道嗎,你有個如此愛你的媽媽喔。

孩子啊,媽媽愛你,你知道嗎?

Photo Credit: Fernando Garcia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Fernando Garcia CC BY SA 2.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