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不只是「自我欺騙的秘方」,也和你的健康息息相關

宗教不只是「自我欺騙的秘方」,也和你的健康息息相關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宗教似乎不太可能從創立之初到最新宗派的種種都是為了自我欺騙,但即便只是理論上有此可能,都透露出宗教已被自我欺騙的力量感染的程度。多數宗教就算隨便看上一眼,也能看出其中荒誕無稽遠多於天啟真理。底下是西方宗教(以及某些東方宗教)的幾個關鍵特徵。

文:羅伯特・崔弗斯(Robert Trivers)

宗教:自我欺騙的秘方

宗教似乎不太可能從創立之初到最新宗派的種種都是為了自我欺騙,但即便只是理論上有此可能,都透露出宗教已被自我欺騙的力量感染的程度。多數宗教就算隨便看上一眼,也能看出其中荒誕無稽遠多於天啟真理。底下是西方宗教(以及某些東方宗教)的幾個關鍵特徵:

  • 讓你自身所屬群體享有特權的統一宇宙觀

多數宗教都有這種宇宙觀:要嘛你們創立宗教而其他人全是廢材,不然就是你們因種族血統(猶太人)或依附這個、那個先知(耶穌、穆罕默德)而成為「選民」。當然,任何置你們於核心地位的普遍性思想體系,在你們與他人互動時都很好用。若要幫宗教的種種不當之處說句話,我們應該要記住,有好幾千年,除了宗教別無他選。當然沒有組織化的科學、沒有牛頓或達爾文,但光憑這一點,還是不能合理化宗教強烈的自我中心偏見。

  • 會有一系列環環相扣的幻覺物事

舉例來說,會有來生;會有掌控一切卻在最微不足道之處對人類言聽計從的巨靈;會有能夠展現奇蹟的先知,無論是分開海水、起死回生或餵飽群眾;無需人父、只靠上帝就能誕生的先知,而且只死了三天,諸如此類。一旦你接受幾個這類觀念,就再沒有什麼界限可言,而且極為瑣碎的細節最後也會變成教義中的關鍵特徵。

宗教在生物學上比較可疑的特徵之一,是上帝幾乎皆為男性。就生物學而論,這似乎是考慮最為欠周之處,因為與現實恰恰相反。在生命階段中,孩童最先登場,接著是女性,最後,是最不需要也最難為其辯護的──男性。一開始是雌性,而非雄性。沒有純雄性物種這種東西,一個也沒有。只有雌性能夠自我繁殖,她們一直都是生命最主要的投資者。而雄性──或者應該說是雄性功能──要等到演化完成了六分之五,才首度出現在這顆星球上。

男性上帝有許多不幸的特徵,包括無情和攻擊性,這些特徵與男性及其不參與生產過程有關,並導致一連串的恐怖行徑──純男性「獨身主義」團體的戀童癖;對婦女權益懷有敵意,尤其致力於控制婦女的生產過程及性(禁止性行為、墮胎、人工受孕等等);為保護家族名譽而殺人;事實上就是每一種反女性的恐怖行徑,包括在奉上帝之名的戰爭期間大規模性侵。

  • 先知的神格化

耶穌的神格化不同於伊斯蘭教或猶太教對待先知的方式。他以未曾聽聞的方式誕生、把奇蹟歸功於他,當然還有他非常短暫的死亡,因此,現在成了這場秀的三大台柱之一:聖父、聖子及聖靈。基本劇情是在他死後、基督教還是個受迫害的小教團時整合完成。對其神性的信仰成了關鍵考驗,使這個教團萎縮,又使之揚昇。你讓耶穌變大,就讓上帝變小。不光是其他神祇不再真實,上帝本身也失去一大部分他對(已死)人類的權力。

也真諷刺,你越是把先知神格化,對他實際的教誨就越不會去關注,因為區隔的關鍵就成了你是否信仰他的神性,而非是否相信他的教誨。「我相信,耶穌,我相信你是主,我個人的救主。」是沒錯啦,但你相信溫柔的人必承受地土、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你對待所有人當如自己希望受到的對待一般嗎?諸如此類。我懷疑。

耶穌的神格化也導致更有可能出現明顯無稽的信念,像是代禱,因為耶穌現在與上帝合一,你可以求他施恩(天主教還多了另一層關係:耶穌的母親童貞瑪莉亞),無論這個程序必須違背多少條自然律。在眾先知當中,耶穌是個極端的例子──被釘在十字架上,直到他放棄自己的生命──但不要以為同一信仰傳統中的早期先知也如此受人愛戴(不論是以賽亞、耶利米、以西結,隨便哪一位都一樣)。在他們的時代,他們往往受人迫害、遭人斥罵,一直到日後受人懷念時才被追封先知地位。

  • 有時會有一本書被視為上帝直傳的智慧

這就有了很大的詮釋空間。有時候,每一句話都按字面解釋,即便這導致書的內容本身有許許多多的矛盾,更別提外在的大世界了。其他時候則容許、實為鼓勵隱喻,使得這份神造文件的詮釋有了很大的迴旋空間。如果上帝真如字面所言,在大約六千年前以七天時間創造世界,那麼,所有的天文學、地理學和生物演化論勢必淪為無稽。上帝真的把「以色列地」永久賜予一個在幾千年前寫了本書、說祂做了這件事的民族嗎?

  • 信仰重於理性

有時反邏輯被直接拿出來宣揚,就像「如果你們有一粒芥菜種大的信心,就算對這座山說『從這裡移到那裏去』,它也會移過去,對你們來講,沒有什麼不可能。」(《馬太福音》17:20)──事實上,堅持理性可能就是褻瀆的明證。我們對某事物的信仰程度,如今成了該事物有多少為真的決定因素。這讓那些源遠流長的特徵又添一員,這些特徵往往會移除宗教思想的所有理性界限、容許各種的欺騙手段和自我欺騙概念。

  • 我們是對的

來看看這關鍵且無所不包的自我欺騙:我們是對錯的標準,我們代表著至善,我們擁有真正的宗教,我們這些信教者比身邊那些人優越(我們已經獲得「拯救」,他們還沒有)。我們的宗教是愛世界、關懷世界的宗教,我們的上帝是公正的上帝,所以,我們以上帝之名採取的行動不可能是邪惡的。

既然宗教向自我欺騙傾斜如此輕易,那麼,什麼樣的巨大力量可能會將宗教推向某種程度的自我欺騙?宗教與社會上有權有勢者的關係緊密程度,是一個重要因素。另一個重要因素與宗教分裂有關。因為各宗教幾乎都鼓吹教內聯姻,宗教分裂預期將導致各群體間因微小的宗教區別而起衝突。

我會認為,寄生蟲負載值──共演化寄生蟲對每一世代的社會所造成的壓力平均值──可能是分裂宗教、從而促使教會自我欺騙的一個重要力量。寄生蟲負載值關聯性的證據強而有力,但自我欺騙相關性的證據一點也不強。我們先回頭談談宗教與健康之間的正向相關性。

宗教與健康

宗教行為與實務做法顯示宗教與健康正向相關,這是得到數十項兼及病患與健康人士的審慎研究支持、眾所公認的事實。長期性研究顯示,宗教儀式參與度之類的變項與未來的壽命正向相關。

這項結果有部分導因於宗教常會訂定健康相關的戒條:不抽菸、不喝酒,不吃豬肉及鯊魚、獅子這類食物鍊頂層掠食者(沿著食物鍊往上的有毒物質往往積聚在其體內),以及一般而言的冒險或不智行為,像是賭博。一項針對美國基督教徒的長期研究顯示,一九六五年那一年的宗教活動參與度,預告了他們在三十年後會轉變為更正向的健康行為。

依伊斯蘭教規,有些行為禁止、有些鼓勵,有些則有所要求。禁止項目(Haram)往往與健康直接相關:

  • 賭博
  • 飲酒
  • 吃豬或狗
  • 吃死肉
  • 吃未依伊斯蘭方式屠宰(切斷動物喉嚨大動脈並放血)的動物肉
  • 吃掠食性魚類
  • 吃甲殼類
  • 高利貸
  • 對父母說oiff(表示不耐或惱怒的用語),或是對他們吼叫
  • 自殺

所有關於吃食的禁令可能是要減少寄生蟲感染。掠食性魚類就如同其他宗教說的鯊魚和獅子──可能因大量累積有毒物質而被禁的食物鏈頂層掠食者。放血大概是減少接觸血中寄生蟲。

只有禁止高利貸和說oiff可能與個人健康沒有直接關聯。

有趣之處或許在於所提到的伊斯蘭教要求事項(wajeb)中,有三項與健康正向相關:

  • 日常禮拜(每天五次)之前要有清洗儀式,只能用流水或砂
  • 齋戒月期間要禁食
  • 施捨窮人
  • 去麥加朝聖(如果可能的話)
  • 宣誓信仰(「真主是唯一真神,穆罕默德是真主的先知」)

後三項顯然是社會性:兩項用來表態,一項是幫助群體中的成員,全都具有未知的免疫效果可能性。

但宗教與健康之間的關係比健康相關行為更深刻。有些效應可能源自於積極信仰本身──例如在免疫功能方面──以及因身為相互支持的群體成員而受益,包括藉由音樂來提升群體意識的活動,這是很常見的宗教特色。我們前面提過,音樂有正向的免疫效果,噪音則有負面效果。許多宗教都有激發人心的正向音樂,大大提高了正向的免疫效果(比方說,相較於爵士樂或饒舌樂)。

就連向上帝悔罪或吐露心理創傷,都可能有益於免疫效果。天主教會的私下告解提供了這種功能,就像許多美洲印第安宗教的公開懺悔儀式一樣。禱告時私下口頭告解,似乎也會有類似的免疫好處,這是私下宗教行為帶給個人好處的一個例子,因其模擬了社交互動。

無論精確原因為何,宗教與健康之間的連結似乎強固到光憑這些連結,直接就能讓宗教行為和信仰通過擇汰考驗而流傳。身為生物學家,我們無須心懷畏懼地把宗教看成是負面、無生命、如病毒般掌控我們的不明力量。如果我們不健忘的話,在現代科學興起之前,幾乎所有醫療都是在宗教規範之下進行,往往是由特殊團體、巫醫或巫女、信仰治療師等等來操作。

某些醫療益處當然是真的,例如食用植物以取得其真實的化學效果,這種行為可以遠溯至我們過去還是猿猴的時代(儘管行為者通常不知此一因果關聯);有些則可能只是幸運的安慰劑效果,而這種效果本身,大概就是西方醫療「科學」整整兩千年間最主要的益處。信仰致命,信仰也治病。

宗教的好處之一,就是提供一個理解我們這個世界並在其中行動的架構,我們或許還期待這個架構提供某些心理學及心靈方面的好處。神經生理學的近期研究成果透露出這樣的一種好處。科學家把焦點放在前扣帶迴皮質區(anterior cingulated cortex, ACC),這個區域涉及許多身心過程,包括自律及焦慮經驗。

人們在接受史楚普測試(Stroop test,說出字體的書寫用色,儘管字義指涉不同的顏色)時,腦波圖記錄到前扣帶迴皮質區的腦神經活動。人們的宗教熱誠越強烈(依量表測量),或者他們越是表明對上帝的信仰,他們的前扣帶迴皮質區就越少因應犯錯而激發放電,犯的錯也就越少。這就好比宗教提供他們一個錯誤緩衝器。這類的可能效果一定有很多。

相關書摘 ►美洲的假歷史敘事:「種族大屠殺」如何變成「地理大發現」?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愚昧者:為什麼我們會自我欺騙?從演化邏輯和心理學透視人類欺騙的科學》,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伯特・崔弗斯(Robert Trivers)
譯者:王年愷, 林志懋

著名演化理論學者崔弗斯在本書中認為,我們常常會先欺騙自己,好讓自己更能欺騙別人。若要騙過別人,我們要隱藏欺騙的意圖和細節,也會選擇性回憶,並採取偏頗的立場。崔弗斯旁徵博引,舉凡免疫學、神經科學、團體動力、父母與子女的關係等,描述欺騙者與被欺騙者之間的競賽,遍及各個層次的低等和高等生物。然而,騙人又騙己的動力也帶有風險,崔弗斯在本書中清楚論證,說明了這個動力自古至今一直有負面影響,不論學術研究、飛航安全、經濟市場或國際關係皆受其害。

書中從演化的邏輯和自然界的欺騙行為開始論述,繼而討論加諸於自己的自我欺騙、家庭、兩性、免疫學和社會心理學,接下來是日常生活中的自我欺騙(包括墜機、假歷史敘事、戰爭、宗教,以及社會科學、經濟學、文化人類學、心理學、精神分析學),最後是讓自己抵抗自我欺騙的一些建議。

人人都能一起建構出自我欺騙的科學。本書是四十年來的研究成果,見證了演化分析用來理解人生謎題的力量。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