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佛基礎教育指南:「酬賞制度」的顯著成效與潛在風險

史丹佛基礎教育指南:「酬賞制度」的顯著成效與潛在風險
Photo Credit: Alexas_Fotos@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酬賞的成效十分令人振奮。酬賞能使人投入新的活動,並持續參與其中。這就足以證明行為主義學習的價值,因為參與新活動這個行為就已經改變了舊有的行為模式。

文:丹尼爾.施瓦茨、潔西卡.曾、克莉絲汀.布萊爾

酬賞制度的效果

酬賞的成效十分令人振奮。酬賞能使人投入新的活動,並持續參與其中。這就足以證明行為主義學習的價值,因為參與新活動這個行為就已經改變了舊有的行為模式。使用變動增強的話,則可以在沒有定期增強的情況下,使理想行為重複出現。

酬賞非常具針對性,因為它把特定行為和特定酬賞聯繫起來。由於這些聯繫是特定的,所以獲得酬賞的行為很難在相似的情境中自動出現,以圖R.1的小雞為例,那隻小雞如果看到另一道欄杆時應該不會自動背向它,把它放到一個消防栓旁邊更是如此。

關鍵評論網_p_313_R_1
Photo Credit: 大寫出版

為了讓讀者理解行為與酬賞情境之間的特定關聯,我們以戒除陋習的過程為例。人們戒煙時需要針對每個習慣吸煙的環境進行,消除他從每個情境中習慣獲得的愉悅感。例如,某個人可能習慣早上喝完咖啡後抽煙,他就要針對這個情境戒煙,然後再戒工作期間抽煙的習慣,之後再戒掉午飯時一邊抽煙的習慣,如此類推。夠努力的話,他或許可以成功消除每一個情境與抽煙的愉悅感之間的關聯,這時他可能會以為自己已經戒掉煙癮,但當他到親友家探訪時,一想到以往習慣和大家在陽台抽煙,煙癮又會馬上回來。這說明了煙癮不是一下子全部戒掉、而是針對每個特定情境戒除的。這個例子說明的是,當我們用酬賞塑造行為時,要針對每個特定情境給予酬賞。

酬賞制度可以自學嗎?

人們可以創造環境,以形塑他們的行為。例如,本書的作者之一以前沒有動力寫作,但寫作卻是他工作中的義務。他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決定每個禮拜五晚上撥出3個小時寫作。3個小時過後,不論他有沒有寫出好文章,他都會獎勵自己一杯蘇格蘭威士忌和一塊牛排,20年過去了,他現在竟然在寫書!

很多人都知道自我對話(self talk)可以提高意志力,他們可能會跟自己說:「我可以控制飲食的!」但是,當你說這種話的時候,很可能正是誘惑勝過理智的時候,這時使用酬賞系統會有更理想的效果。在一項研究中,研究者教導高中學生自我酬賞和堅守目標的策略,如設立可達到的目標、用外物提醒自己、設計自我酬賞的活動,或由家人在達到目標時給予酬賞,接著,這些學生定下了多食蔬果的目標,3週後,這些學生平均多吃了1到2份蔬果。相反,另一群學生使用自我對話的方式(如為自己打氣,叫自己別找藉口),3週後食用蔬果的份量則沒有改變(Oppezzo &Schwartz,2013)。

酬賞制度的風險

每個人都喜歡酬賞,如果你像麥達斯國王一樣有財有勢,你可能會覺得你可以使喚別人做任何事,但凡事都有兩面,酬賞制度也有負面作用。

當人們已經在活動中獲得內在動機,給予外在酬賞會產生反效果。外在酬賞可能會降低人們享受活動的程度。一個經典研究精彩地指出這個問題:研究員讓幼稚園的小孩用彩筆畫畫,這對他們來說是個新奇的活動。研究員為了進行比較,設計了3種不同情境。在保證酬賞組中,孩子知道他們畫完後會獲得證書和金絲帶,而研究員在他們畫了6分鐘後就給予證書和絲帶;在意外酬賞組中,學生事先不知道會得到證書和金絲帶,但畫了6分鐘後也獲得這些酬賞;而在沒有酬賞組中,學生畫畫後沒有得到酬賞,而且不知道其他組別的學生得到酬賞。一個禮拜後,研究員在學生面前擺出各種物品,其中一個是彩筆和畫紙,並觀察他們會花多少時間畫畫。

關鍵評論網_p_323_R_3
Photo Credit: 大寫出版

圖R.3顯示保證酬賞組的學生畫畫的時間比沒有酬賞組少了一半。對保證酬賞組的學生來說,當畫畫行為不再帶來酬賞時,這個行為就失去了吸引力。有趣的是,獲得意外酬賞的學生對畫畫的興趣並沒有減退。而且,一開始對畫畫缺乏興趣的學生獲得意外酬賞後,對畫畫產生了興趣。就算人們本身對某種活動的興趣不大,如果他們因為表現良好而獲得酬賞,內在動機也會提高。相反,如果人們本身已具備內在動機,卻因為參與活動而獲得外在酬賞,內在動機則會減弱。

這個風險對於新手的影響最大,經驗越豐富的人能夠獲得的內在動機越多,專業的藝術家靠創作維生,但仍能享受創作的過程。

酬賞制席的另一個潛在問題是,人們可能因為只注意酬賞,而看不見其他事物,失去了創意和探索精神。知道活動或行為會帶來酬賞的人,可能會以酬賞為目的而參加活動,這時人們只想完成活動,卻不會深入了解或探索其他可能性,而探索正是創意的關鍵,在剛剛提到的幼兒園研究中,保證酬賞組的學生在6分鐘內畫畫的素質就比其他兩組差。保證給予酬賞對創意的負面影響在不同年齡的研究中都有出現(Amabile,Hennessy & Grossman,1986)。試圖用金錢酬賞鼓勵員工發揮創意是個糟糕的做法(如果想更深入了解這個觀點,可以看Daniel Pink在2009年的TEDtalk演講)。不過,某些行為(如散步)本身可以提高創意,這時針對這些行為給予增強就很有效,人們會更多參與這個活動,而活動自然會使人變得有創意。

一個比較常見的風險是,人們可能成為酬賞的奴隸,如過度進食、沉迷賭博或電動遊戲。如果你覺得你的小孩太常打電動,你可以用其他酬賞方式轉移他的注意力。不過,如果你認為身邊人尋求酬賞的衝動已經對日常生活造成影響,就應該尋求專業協助。

實際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