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福部確定禁止「性傾向扭轉治療」,違者最重判刑3年

衛福部確定禁止「性傾向扭轉治療」,違者最重判刑3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衛福部昨(22)表示,任何宣稱可以扭轉性傾向的治療都是不被科學或是醫學所認可的治療方式,未來提供「性傾向扭轉治療」,最重會面臨三年以下刑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汪新亞

「性傾向不是疾病!」衛福部在前(2016)底預告將「性傾向扭轉治療」列為不得執行的醫療行為,原本預定完成公告的時程,卻因反對聲浪而延滯。經過近一年多,昨(22)衛福部最終以函釋方式,確定禁止性傾向扭轉治療,未來任何試圖的療程都屬於違法。

立法委員林靜儀在2016年曾經倡議衛福部應在《醫師法》中,對性傾向進行的扭轉治療增列為不得執行的醫療行為項目,保障同志人權。而後台中市政府又針對坊間提供醫療性質、傳統療法進行所謂的「迴轉治療」,向衛福部建議禁止類似醫療行為。

反彈讓公告遲到近一年 護家盟:迴轉治療應納入健保

不過,在衛福部於2016年底預告將「性傾向扭轉治療」納入醫師法中不得執行的醫療行為後,卻因當時反彈聲音過大,讓原訂在去(2017)年完成公告的時程延長定奪時間。

《上報》報導,當時在草案法定60天的意見陳述期內,有超過80件反同人士及團體的抗議公文及書信,大量湧進衛福部塞爆信箱,草案原訂公告的期程因此被迫往後延。

《風傳媒》報導,護家盟當時指出,目前支持禁止迴轉治療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性傾向是天生的,改變會造成負面影響」。但護家盟認為,同志團體一直聲稱性傾向是流動的,既然流動,當然就能改變。並建議衛福部應該增加求助門診,將迴轉治療納入精神或心理諮商的健保及保險給付項目。

學者、國際組織背書:扭轉治療不被認可

衛生福利部醫事司司長石崇良受訪時說,不論是世界精神醫學會、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或是世界衛生組織等都認同性傾向、同性戀並不是疾病,因此任何宣稱可以扭轉性傾向的治療都是不被科學或是醫學所認可的治療方式,不能用醫師法來約束。

世界精神醫學會當時指出,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應平等接受醫療照護,而同性性傾向本身並不會造成心理功能的障礙、或是判斷力、穩定性或職業能力的缺損。

至於衛福部為什麼改先用函釋來禁止?石崇良舉例,過去曾公告不得執行的醫療行為包含不得對未成年施行醫美手術,但醫美手術本身是合法的醫療行為,只是不能對未成年施行,但性傾向扭轉並不是醫療行為,「公告了反而變成認同」,最後才決定用函釋方式禁止。

迴轉極端療程:逼看同性照片、藥物、電擊

事實上,分別在1973年、1990年,美國精神醫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及世界衛生組織(WTO)就已各自都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之列移除。不過仍有社會和宗教保守主義者繼續認為能以「性傾向扭轉治療」改變患者性向。

《自由時報》整理,所謂性傾向扭轉,大多是透過認知行為治療、嫌惡治療等方式進行,讓個案對於原本認知的性傾向感到不適。例如,若治療目的是要由同性戀轉變成異性戀,療程就會設法營造出同性戀與不舒服的感受、不喜歡的字眼連結,讓個案一想到同性戀就會出現排斥反應,進而厭惡同性戀。

美國《今日心理》報導,在1950和1960年代,一些治療男同志性傾向扭轉的療程包括讓患者看赤裸男性照片,並同時提供他們藥物、電擊讓患者覺得噁心、嘔吐,直到他們不能承受後,再給他們看裸女照片,並與年輕女護士「約會」,事實也證明,這些方式完全是無效的。

《聯合報》報導,台灣同志諮詢熱線資深專案經理曹承羲說,許多家屬知道孩子是同志,第一個想法就是找精神科醫師或諮商心理師,有醫師或心理師因宗教觀念,私下試圖「扭轉」同志觀念,或告訴家屬「孩子有心理疾病」。

既然「同性戀」不被視為疾病,石崇良補充,若因性別認同疑慮產生心理障礙,民眾可以求助心理師、精神科醫師,不過醫師或任何人都不得提供「性傾向扭轉治療」,不然輕則罰鍰,最嚴重的可能會面臨三年以下刑期。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