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仍感謝311恩情 邀台灣旅客點亮「花蓮加油」雪燈

日本仍感謝311恩情 邀台灣旅客點亮「花蓮加油」雪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和賀的居民只覺得自己住在窮鄉僻壤,每天冬天還有令人頭痛的大雪,完全沒有魅力。但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家鄉在外人的眼中,是雄偉的奇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二月日本的三連休,西和賀的友人邀我去當地擔任翻譯。因為有台灣的旅行團在這段期間到西和賀賞雪、看雪燈。

我在去年和前年的二月都有造訪西和賀,也有見識到當地的雪景。不過在當地人的感覺中,前兩個冬天的雪量其實並不多,算是例外狀態,不過還是讓我大開眼界。

在鮮為人知的日本東北溫泉山村裡,台灣竟是替當地保存文化的重要恩人

這個冬天,日本很多地方都下了大雪,西和賀的友人告訴我,這次西和賀的雪量比前兩年多,要我到當地時務必一看「正常狀態」的雪景。我自己當然也很期待這個岩手之行能見識到真正的雪國風貌。

我在台灣團抵達的前一天搭新幹線到岩手。西和賀觀光協會的一位新朋友到北上車站接我。這位朋友是岩手縣縣北出身,在西和賀任職不到一年。我們在路上聊得非常投機,我和他都一致認為西和賀的風景壯麗、觀光潛力十足。

西和賀位在岩手縣邊緣地帶的山區,這裡大部分的居民只覺得自己住在窮鄉僻壤,每天冬天還有令人頭痛的大雪,完全沒有魅力。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家鄉在外部人的眼中是雄偉的奇景。由於我和這位新朋友都不是當地人,所以能發現當地人看不到的驚奇。新朋友還讓我看他上班時在路上用手機拍下的西和賀美景。

到了西和賀之後,我的任務是確認翌日的工作內容、簡單參觀町內的設施,然後和幕後工作人員交換意見。

今年冬天,日本很多地方都發生雪災。有些豪雪地帶的城市要處理超過一公尺的積雪就已經手忙腳亂。相較之下,西和賀町非常強韌,因為他們每年理所當然要面對可能超過兩公尺的積雪。

2018022102
上了雪鏈的大型除雪車。路旁的積雪已經達一層樓高,而且這裡不是荒郊野外,是有人居住的小鎮。|Photo Credit: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

第二天,一名澤內地區出身的朋友帶我參觀町內的設施和風景,並預習第三天的景點。

我第一次造訪西和賀時,就覺得這裡的河川景色美不勝收,但是每次到這裡的工作行程都相當緊湊,所以經過橋梁時都只能從車窗中一瞥,無法盡情欣賞。由於這次時間比較充裕,所以我特別拜託友人在有橋的地方停留一下,讓我下車用相機記錄和賀川附近的美景。

台灣的旅行團在這一天傍晚抵達西和賀。西和賀町特別在台灣團投宿的溫泉旅館辦了一場歡迎會。我的工作是口譯,把西和賀町的謝意傳達給台灣的客人。這個歡迎會還有安排當地的傳統表演「鬼劍舞」以及當地特產的點心實做表演。

最近兩年間,都有幾百名台灣觀光客造訪西和賀。這次西和賀町特別為台灣團舉行歡迎會,是因為這個旅行團指名要到西和賀看雪燈,而且接洽的旅行社主管正好也是西和賀出身,所以當地就傾全力招待台灣來的客人。

歡迎會結束後,台灣旅行團的成員繼續在旅館享用豐盛的晚餐,當地的友人則邀我到町內的飲食店吃飯。在飯局中,我學到了很多寶貴的知識。

2018022107
辯天橋下和賀川雪景。|Photo Credit: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

第三天,我的工作是台灣團的隨行翻譯。

台灣團上午到滑雪場旁的雪國文化研究所聽研究員講解多雪地帶的自然及人文故事。然後讓大家穿上傳統的雪上步行裝置「樏」,體驗雪地健行。大部分的團員從來沒看過這麼多雪,所以大家都玩得很高興。有人吃雪,也有人把積雪當成天然的柔軟床墊,整個人就躺在積雪中,享受完全放鬆的感覺。另外也有人堆雪人、滾雪球。雪球真的是越滾越大,大到要好幾個人合力才推得動。

我在日本住了十幾年,但是我住的東京看不到壯觀的雪景,當然也沒機會玩到這麼多的雪。我在冬天曾經去過北海道的札幌,也去過岩手的安比高原滑過雪。札幌這種大都市玩雪的空間不多。安比高原雖然空間大,但是人多,而且有很多事情要顧慮,所以比較無法做滑雪以外的事情。西和賀的雪量多、滑雪場的人少、地方大,而且有山林也有平地,所以可以盡情享受玩雪的樂趣。結果我自己也玩得很高興。

下午,台灣團回到旅館,在宴會廳體驗日本的摺紙。摺紙看似簡單,很多人小時候都玩過。但是很多大人太久沒玩,忘記了。現在的小朋友因為娛樂多樣化,而且要學的東西也比以前多,所以玩摺紙的機會變少了。所以體驗摺紙其實意外地有趣。

這個摺紙體驗是從紙鶴入門。紙鶴對太久沒玩摺紙的人而言並不簡單,所以這個活動對台灣團而言算是動腦遊戲。由於時間有限,而且後續教的內容越來越高階,所以大家沒有學完預定的內容。摺紙老師最後向大家展示本來預定教大家的壓軸作品時,台灣團的成員驚豔到直呼可惜。

這一天傍晚,台灣團到溫心湯田(ほっとゆだ)車站旁的會場體驗製作雪燈,然後預定一起看雪燈大會的點燈儀式。原先的預定就只是讓大家玩一下雪,然後看一下點燈的樣子而已。不過雪燈大會的營運委員會臨時突發奇想,想讓台灣團的團員當點燈儀式的主角。結果我就意外地成為營運委員會和台灣團之間的協調人。

由於台灣團的配合能力相當高,所以這個意外的即興節目在大雪中順利完成。我非常欽佩這個台灣團的帶團老師的管理能力,也很羨慕這些團員彼此之間深厚的信賴關係。

西和賀這個遠在日本岩手縣山中的小鎮也非常擔心台灣花蓮的地震。這次雪燈大會的主會場特別製作了為台灣和花蓮加油的雪燈。這些雪燈就是由台灣團的團員們點燈。點燈時,還有居民表達了對台灣的謝意。因為台灣在311震災時有支援日本、支援岩手。

這一天最後的節目是讓台灣團在晚餐後搭遊覽車觀賞雪燈夜景。由於有不少觀光客湧進西和賀,所以這個平常不塞車的小鎮在這一天晚上發生了塞車。這天晚上有一輛當地巴士因為沒有裝雪鏈,在結冰的山路上動彈不得,造成左草地區堵車。台灣團的遊覽車也受到牽連,在車陣中卡了半個小時左右。雖然這個行程最後還是照原訂路線完成,不過時間已經相當晚,成員也相當疲累,多少影響到賞雪燈的興致。

2018022109
台灣團的成員在大雪中製作雪燈的樣子。|Photo Credit: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

台灣團在翌日的一早就向岩手縣海岸地帶出發。我的西和賀任務結束。

這次台灣團在西和賀的活動相當濃密。大家有看到雪,而且是看到大部分的日本人也很難看得到的豪雪地帶風景。大家不但看到雪,而且還在遊覽車上見識到了刮風加上大雪的情景,而且白天和夜晚兩種動態雪景全都見識到了。左草地區的大塞車也是雪國生活最真實的體驗。

我在回東京之前,有和幾名當地人聊了一下,我發現所有的人都聽說了前一晚左草大塞車的事情。這就是日本鄉下的資訊傳播效率。闖禍的巴士業者恐怕非常難堪。

這次接待台灣團的活動對西和賀町來說算是觀光實驗。我的工作除了翻譯以外,也要以台灣人的角度告訴西和賀町台灣遊客的感受。

西和賀是日本的祕境,只有行家級的個人遊客才會到這裡「探險」。由於以前這裡的民眾不知道當地有觀光的潛力,所以小鎮的硬體設施並沒有考量到觀光客。硬體設施不足並不影響行家級的個人遊客,因為行家級的遊客可以用經驗和知識解決問題。

但是團體遊客造訪小鎮,就會出狀況。這次台灣團遇到的一大問題就是廁所不足。遊客在投宿的旅館不會有如廁的煩惱,但是一出門觀光,就要面對廁所太少的問題,因為西和賀很多地方真的就只有「自然」而已。而且這不是幾個人的問題,而是一團人的問題。

我有向當地的友人反映廁所不足的問題。友人允諾向相關單位反映。我也相信他們會設法改善這個問題,因為他們真的非常重視台灣人的觀感和意見。對這個小鎮而言,台灣人是他們的恩人,也是最特別的客人。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