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古詩詞中的杏花

「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古詩詞中的杏花
Photo Credit: jasonkao73@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提起杏花詩中那句「一枝紅杏出牆來」,不免想起「紅杏出牆」這個詞,如今該詞專門用來形容女人的婚外情。葉紹翁當時寫這首詩時,未必就有這種意思,但杏花在古詩文中早就有「作風不正派」的名聲。

文:石繼航

一枝紅杏出牆來

杏花的外形其實和桃、梅相似,但杏花盛開在早春,體態也輕盈可喜,宋人趙長卿有〈一叢花〉一詞道:

柳鶯啼曉夢初驚。香霧入簾清。胭脂淡注宮妝雅,似文君、猶帶春酲。
芳心婉娩,媚容綽約,桃李總消聲。相如春思正縈縈。無奈惜花情。
曲欄小檻幽深處,與殷勤、遮護娉婷。姚黃魏紫,十分顏色,終不似輕盈。

「姚黃魏紫,十分顏色,終不似輕盈。」牡丹中的極品如「姚黃魏紫」之類,雖然富貴豔麗,但卻沒有杏花嬌小嫵媚的感覺。依宋人的審美觀,牡丹未免有些過於夯笨了。

提起杏花,相信大多數人都會想起南宋葉紹翁那句「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是啊,想到杏花,總會聯想到那融融的春意,灼灼的春光。正如宋祁詞中所說:「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

有一首傳世名聯:「白草秋風塞北,杏花春雨江南」,「沾衣欲濕杏花雨」,春雨中的杏花是何等的美麗溫柔,譚詠麟有首歌:「捨不得杏花春雨中的你,盈盈的笑語……」歌雖老,但每次聽到還是依然為之心動。

小杜杜牧有詩:「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在讓人心境隨之淒迷紛亂的時候,得以尋到一家酒肆,看到那盈盈含笑的杏花,欣慰之情,不言而喻。這也是這首看似平淡無奇的小詩能夠千古流傳的原因吧。

陸游〈臨安春雨初霽〉這首詩我覺得有點借用了杜牧詩中的意境:

世味年來薄似紗,誰令騎馬客京華?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
矮紙斜行閒作草,晴窗細乳戲分茶。素衣莫起風塵嘆,猶及清明可到家。

「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大概是詩人客居京華,於無聊無奈無措之際唯一的心靈溫暖了。

最含情處出牆頭

提起杏花詩中那句「一枝紅杏出牆來」,不免想起「紅杏出牆」這個詞,如今該詞專門用來形容女人的婚外情。葉紹翁當時寫這首詩時,未必就有這種意思,但杏花在古詩文中早就有「作風不正派」的名聲。比如唐人薛能就有〈杏花〉一詩說:

活色生香第一流,手中移得近青樓。誰知豔性終相負,亂向春風笑不休。

這裡薛能說杏花生性就風流放蕩,怎麼也改不了倚門賣笑的那副德性。晚唐詩人韋莊的〈望帝鄉〉一詞中出現的這個非常大膽前衛的唐代女孩,她身後的背影也是滿天杏花:

春日遊,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休。

更有甚者,李漁在《閒情偶寄》中提到杏花時說:「種杏不實者,以處子常繫之裙繫樹上,便結子累累。余初不信,而試之果然。是樹之喜淫者,莫過於杏,余嘗名為風流樹。」好嘛,杏花竟落下個「喜淫」之最的名聲。

《金瓶梅》裡有一聯:「金勒馬嘶芳草地,玉樓人醉杏花天。」這一聯最早見於明朝第一狀元吳伯宗的〈大駕春巡詩應制〉一詩,其中道:「君王馬上索詩篇,杜甫詩中借一聯。金勒馬嘶芳草地,玉樓人醉杏花天。」然而,今天在《全唐詩》中杜甫集中卻都找不到此聯。是否真為杜甫所寫且不去管,這「玉樓人醉杏花天」的風情和老杜的形象相去甚遠,和《金瓶梅》中的淫靡氣氛倒是挺相稱。另有一部情色小說乾脆就叫作《杏花天》。

《西遊記》中第六十四回「木仙庵三藏談詩」中,寫唐僧和一群樹精木怪們談詩論文,其中有一個「杏仙」,就是杏樹變化的妖精,她生得十分妖媚,用書中的話講就是:「青姿妝翡翠,丹臉賽胭脂。星眼光還彩,蛾眉秀又齊。下襯一條五色梅淺紅裙子,上穿一件煙裡火比甲輕衣。弓鞋彎鳳嘴,綾襪錦繡泥。妖嬈嬌似天臺女,不亞當年俏妲姬。」

這個杏仙對唐僧十分有意,文才也很好,所寫的詩中「雨潤紅姿嬌且嫩」一句,得到唐僧等一致稱讚。電視劇中杏仙獻舞獻歌的一幕讓觀眾印象極為深刻,所唱歌詞如下:

桃李芳菲梨花笑,怎比我枝頭春意鬧。
芍藥艷娜,李花俏,怎比我雨潤紅姿嬌。
香茶一盞,迎君到。星兒搖搖,雲兒飄飄。
何必西天萬里遙。歡樂就在今宵,歡樂就在今朝……

「杏仙」被網友們評為《西遊記》中令人難忘的十大美女之一,「杏仙」的魅力的確難以抵擋,也就唐僧這種木頭疙瘩般的人能不動心罷了。

《紅樓夢》中一開卷時,寫賈雨村愛上了甄家的丫環嬌杏,這嬌杏有一日擷花兒,猛抬頭見窗內有陌生人,便回頭看了一兩次。窗內的賈雨村以為她有意於自己,遂狂喜不禁,以為此女子必是個巨眼英雄,風塵中之知己也。賈雨村做了縣太爺後,便討嬌杏來做了二房。一年後,嬌杏便生了個兒子,再半年,雨村嫡妻病故,嬌杏被扶作正室夫人。嬌杏,諧音「僥倖」也。

書中寫的這個「嬌杏」雖然出於無心,但也擺脫不了勾引男人的形象。

柳永有〈少年游〉一詞寫一位風塵女子,也是用「紅臉杏花春」來形容:

世間尤物意中人。輕細好腰身。香幃睡起,發妝酒釅,紅臉杏花春。
嬌多愛把齊紈扇,和笑掩朱唇。心性溫柔,品流詳雅,不稱在風塵。

張先這首詞裡的風塵女子也是這樣挑逗客人的:「黛眉長,檀口小,耳畔向人輕道。柳陰曲,是兒家,門前紅杏花。」這「門前紅杏花」流露出無限的風流情思。

話說回來,葉紹翁的這句「一枝紅杏出牆來」,到底有沒有女人出軌的意思呢?不好說。不過他這句其實也是借鑑了前人的詩句而得來的。先看晚唐溫庭筠這一首〈杏花〉:

紅花初綻雪花繁,重疊高低滿小園。正見盛時猶悵望,豈堪開處已繽翻。
情為世累詩千首,醉是吾鄉酒一樽。杳杳豔歌春日午,出牆何處隔朱門。

如果說這首詩中的「出牆何處隔朱門」相似度還不夠高的話,那晚唐吳融這首〈途中見杏花〉應該更像是葉詩的本源:

一枝紅豔出牆頭,牆外行人正獨愁。長得看來猶有恨,可堪逢處更難留。
林空色暝鶯先到,春淺香寒蝶未遊。更憶帝鄉千萬樹,澹煙籠日暗神州。

這首「一枝紅豔出牆頭」已經是非常接近「一枝紅杏出牆來」了。吳融還有另一首寫杏花的詩,也提到了「出牆」的字樣,比較葉紹翁的〈杏花〉,其中反映「出軌」的意味更為明確:

粉薄紅輕掩斂羞,花中占斷得風流。軟非因醉都無力,凝不成歌亦自愁。
獨照影時臨水畔,最含情處出牆頭。裴回盡日難成別,更待黃昏對酒樓。

「最含情處出牆頭」,千嬌百媚的杏花在牆頭嫣然一笑,誰能不為之心動?

何物動人,二月杏花八月桂

其實杏花的典故和意象是相當多的,上面所說的《西遊記》中的杏仙,曾自詠一首詩道:

上蓋留名漢武王,周時孔子立壇場。董仙愛我成林積,孫楚曾憐寒食香。
雨潤紅姿嬌且嫩,煙蒸翠色顯還藏。自知過熟微酸意,落處年年伴麥場。

這首詩算不上一流,也就「雨潤紅姿嬌且嫩」還算過得去。不過,這首詩前四句卻提到了不少有關杏花的典故,第一句是說漢武帝劉徹欲訪蓬瀛仙山時,有人獻給他山杏,後人稱這種杏為「武帝杏」。第二句當然是說孔子在杏壇講學的故事,第三句則是說三國時一位醫仙名叫董奉,看病不要錢,只要求被治好的重病人為之種杏五株,輕病人種杏一株,因此門前杏樹蔚然成林,現在醫院中還常掛「杏林春滿」的匾額來宣揚醫道高明醫德高深。第四句「孫楚曾憐寒食香」是說晉朝孫楚在寒食這一天祭祀介子推時,曾用過杏酪。

另外,古代讀書人有一傳誦很廣的對聯:

何物動人,二月杏花八月桂;有誰催我,三更燈火五更雞。

「蟾宮折桂」之說是金榜高中的比喻之詞,這與杏花有什麼關係?原來舊時科舉考試初級選拔的鄉試是在八月,正是桂花飄香時節。而更高一級的禮部會試卻在二月,是杏花開時。

唐代自中宗開始,凡登進士第者,先在杏園參加宴會,再到雁塔題名。故賀人及第的詩句往往少不了杏花出場,如趙嘏〈喜張濆及第〉:「春風賀喜無言語,排比花枝滿杏園。」劉滄〈及第後宴曲江〉:「及第新春選勝遊,杏園初宴曲江頭。」中唐時的進士周匡物,在〈杏園宴〉一詩中得意地說道:「元和天子丙申年,三十三人同得仙,袍似爛銀文似錦,相將白日上青天。」樂得都要蹦上天了。

所以唐人鄭谷有詩〈曲江紅杏〉:

遮莫江頭柳色遮,日濃鶯睡一枝斜。女郎折得殷勤看,道是春風及第花。

有幸高中者,自然是「春風得意馬蹄疾」,而不幸落第的那些書生們的筆下,也會出現杏花,但這時的杏花卻充滿失落之意,休提什麼「春風及第花」了。張籍〈哭孟寂〉一詩這樣寫:「曲江院裡題名處,十九人中最少年。今日春光君不見,杏花零落寺門前。」明代才子唐伯虎,因被人牽連入科場舞弊案而被革去功名,痛失金榜題名的資格,若干年後,他依然在詩中惆悵地寫道:「桃葉參差誰問渡,杏花零落憶題名。」

《閱微草堂筆記》中紀曉嵐記載說,他父親姚安公(名紀容舒,曾官至雲南姚安一地的知府,故家人稱他為姚安公)曾經折了一枝紅杏養在瓶中,花落了竟然還結了兩個小杏,當時他就心中大悅。後來果然鄉試就中了舉人,紀老爹欣喜之餘,命名其書齋為瑞杏軒。

正是因為杏花有著這樣的喻意,所以古時很多文士都喜歡在用具上刻畫「杏林春燕」這樣的吉祥圖案,「燕」與「宴」同音,因為及第登科者,天子會親切接見賜宴。所以書生學子特別喜歡這圖案,圖個吉利唄。就像現在炒股票的只吃牛肉、茶不敢喝「綠茶」,只喝「紅茶」。呵呵,所以嘛,大家高考前不妨喝點杏仁露,既圖個吉利,也算繼承了「杏林春燕」的文化傳統。

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

杏花開時,正是盛行春風、常得春雨之時。唐代戴叔倫有詩:「蘇溪亭上草漫漫,誰倚東風十二欄?燕子不歸春事晚,一汀煙雨杏花寒。」杏花和桃花一樣,都是匆匆開落。不免令人心頭湧上一絲莫名的惆悵。小杜曾道:「暖風遲日柳初含,顧影看身又自慚。何事明朝獨惆悵,杏花時節在江南。」

南宋詩人陳與義有一句「客子光陰詩卷裡,杏花消息雨聲中」,得到宋高宗趙構的讚賞,竟因此被封為內相。而現代人恐怕對陳與義的那句「杏花疏影裡,吹笛到天明」更熟悉。然而,不管是哪一聯,讀來都讓人傷感和落寞。

風流天子宋徽宗被金人擄去途中,見到風雨中零落的杏花,更是感慨萬千,肝腸欲斷。他寫下著名的〈燕山亭.北行見杏花〉一詞:

裁減冰綃,輕疊數重,淡著胭脂勻注。新樣靚妝,豔溢香融,羞殺蕊珠宮女。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愁苦。問院落淒涼,幾番春暮。
憑寄離恨重重,這雙燕,何曾會人言語。天遙地遠,萬水千山,知他故宮何處。怎不思量,除夢裡有時曾去。無據。和夢也新來不做。

這「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道出了春暮風雨中杏花的悽楚。正如中唐詩人姚合所說:「今日無言春雨後,似含冷涕謝東風。」

東風無力百花殘,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好在「春去春回來,花謝花會再開」,我們還是選一首相對溫馨點的詞為此文作結罷:

畫堂春.秦觀
東風吹柳日初長,雨餘芳草斜陽。杏花零落燕泥香,睡損紅妝。
寶篆煙消鸞鳳,畫屏雲鎖瀟湘。暮寒微透薄羅裳,無限思量。

相關書摘 ▶「心花怒放,卻開到荼蘼」——古詩詞中的荼蘼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四時花令:那些奼紫嫣紅的古典詩詞》,啟動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石繼航

對花能解語,對月可寄情。
梨花淚、丁香愁,桂花飄香、海棠春睡……
來尋萬首佳句,博百花春風一笑。

四時流轉,看見奼紫嫣紅的花朵綻放,若能了解花的典故趣聞、更能吟詩誦詞,不亦快哉?

作者以十二月的花令為花園,旁徵博引三百餘首古典詩詞,與讀者一同走進古典文學的二十四種花草世界。

「夢裡落花知多少?我俯首拾起古人留下的舊紙,依然尋得到那殘留的幽遠馨香。」

看見桃花,除了耳熟能詳的「人面桃花相映紅」,我們還可以說出「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唐伯虎,自詡為「桃花塢裡桃花庵,桃花庵裡桃花仙」。而黛玉葬花,葬的乃是桃花,「若將人淚比桃花,淚自長流花自媚」。若是看見杏花與桂花,則可以勉勵學子金榜題名:「何物動人,二月杏花八月桂;有誰催我,三更燈火五更雞。」因為舊時科舉考試初級選拔的鄉試是在八月,正是桂花飄香時節。而更高一級的禮部會試卻在二月,則是杏花開時。

四時花令
Photo Credit: 啟動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