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4張圖瞭解「街賣者」困難處境

【圖輯】4張圖瞭解「街賣者」困難處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你在路邊看見正在叫賣的街賣者時,會不會覺得東西很貴而買不下去,感覺是在消費愛心?或認為他們只是手腳不便而已,為什麼要做這種工作?但街賣者其實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無奈辛酸。這篇將用四張圖,帶你快速了解街賣者的狀況。

圖:陳佳恩;文:陳佳恩、游家權

「先生、小姐,要不要買一包?」走在台灣街上,偶爾會看到坐著輪椅的街賣者在兜售日用品,也許有些人會覺得東西很貴而買不下去,或感覺他們是在消費愛心,因此避而遠之或裝作視而不見;有些人則會認為街賣者只是手腳不方便而已,其實還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但究竟他們為何會從事街賣,「高價」商品背後的組成是什麼?而街賣者現在面對著哪些挑戰,生活狀況又是如何呢?以下用四張圖文,帶你一同了解街賣者的處境。

街賣-第一張

有些人也許認為街賣者可以改做舉牌人、臨時工,或是客服、文書處理,甚至程式設計師等等「坐著就可以完成」的工作,但其實他們的選擇不多。

不少街賣者是年事已高的身心障礙者,他們通常身上還帶著過往的工作傷害,有的則是智能、溝通、精神障礙者,或有肌肉萎縮、「三高」(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等狀況,需坐輪椅或無法久站,且租屋不易(要在一樓或有電梯)、沒有家庭支持、學歷不高。因此,他們的求職之路往往十分艱辛。

即便如此,他們仍選擇勇敢地走到街上,從事起街賣工作,為的就是一頓溫飽。接著,就讓我們來看一位街賣者的真實故事。

街賣-許大哥-01

許大哥有兩兒兩女和一位貌美的老婆,在生意風光時還開了五間手套專賣店。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感染肺炎,住院了五個多月,更曾在短短的幾十分鐘內,一隻腳從大拇指到膝蓋突然發黑壞死。

雖然許大哥在急救多次後保住了性命,但也因此截肢,並欠下龐大的醫療費,最後只得抵押房子借貸。不久,許大哥面臨妻離子散,也跟朋友失去聯繫。

康復後,他曾經去求助就業服務站,但因為身體和居住的狀況而沒有下文。在因緣際會下,許大哥開啟了街賣人生,渴望靠著努力叫賣,照顧好自己和身邊唯一的小女兒。此外,街賣的時間安排很自由,方便許大哥回診和適時休息。而每賣出一份街賣商品,更能讓他重獲信心與成就感。

但是,時不時會有一些流言蜚語,質疑著街賣者們⋯⋯

街賣_貴

當你在捷運站附近看到街賣者時,是否會覺得東西好貴而買不下去,感覺是在消費愛心或被賺走暴利?

但以許大哥為例,一包百元的商品,一半是街賣者的生存費,另一半則是給他所屬的新巨輪協會,扣除商品和包裝成本,還要用來支付街賣夥伴們的房租水電、輪椅耗材維修等龐雜費用。因此,看似高價的商品,其實隱含著許多不為人知的開銷。

而有些人則會認為街賣品不夠吸引人或不夠多元,但開發新產品需要各種資源的投入,對於長期飽受汙名、連生存都有困難的街賣者來說,要他們立即研發文創商品與接觸相關廠商,談何容易?但即使如此,他們也一直有在積極尋求轉型和接洽合作夥伴。

街賣-酒

街賣者每天都需要很大的勇氣才敢走上街頭,面對往來人群輕視的眼光,他們早已習慣,卻又難以忘懷。而回家小酌能讓身體放鬆、不再去想。偶爾買瓶廉價的酒,和朋友們對飲澆愁,便是他們在街賣的寒冬中一絲溫暖的慰藉。

也因為街賣這份工作時常被人「看低」,久而久之,街賣者們對於未來不太抱持希望,有時也只能選擇及時行樂、過一天算一天。因此,即使多數的街賣者已逐漸老去、面臨退休,養老、儲蓄等規劃,對於長期貧窮、備受汙名的他們來說,仍是個很奢侈的想法。

也許我們有時能放慢腳步,向街賣者點頭微笑、說聲謝謝或對話。相信當彼此更靠近、更理解時,才有可能讓街賣者們重拾信心,並建立起友善街賣的景象。而你願意走近他們,且協助他們再站起來嗎?

歡迎去街頭上,尋找街賣者:

  • 府中站
  • 西門站
  • 忠孝復興站
  • 忠孝敦化站
  • 市政府站(新光三越至市政府徒步區)
  • 石牌站
  • 中山站
  • 圓山站
  • 小巨蛋站
  • 南京復興站
  • 松江南京站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