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哭訴集體詐騙,但輕忽著作權的風氣才是世紀大災難

藝術家哭訴集體詐騙,但輕忽著作權的風氣才是世紀大災難
Photo Credit: Ko Si-Chi CC BY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華人藝術網藉文化部補助案名義令藝術家簽訂不平等合約的事件沸沸揚揚,但除了長期忽略規範的文化部失職外,久不「了解司法」的藝術家也應該正視問題,否則著作權的概念,可能永遠難以普及。

文:蔡昀芝

多數人在任職工作或租賃房屋時,都會簽約,成為契約立約人,但「誤簽」了合約該怎麼算?

近期臺北市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於網路發起「我在2015、16年誤簽了一份合約,怎麼辦?」連署活動,起於民間藝術經紀公司「全球華人藝術網」申請文化部補助出版「台灣新銳藝術家特輯」與藝術家的作品授權糾紛,根據連署說明,多位藝術家誤與全球華人藝術網公司簽訂著作權讓渡「霸王條款」,意義等同於無償授與全球華人藝術網所有作品財產權的「賣身契」。

不僅如此,該公司曾向文建會申請「讓世界看見台灣藝術風華與內蘊—台灣百年藝術家傳記電子書建置計畫」之100萬補助款[註一],現代水墨大師劉國松也因該補助案誤簽著作財產權讓渡合約。畫廊協會、臺北市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臺灣文化法學會及藝術學院代表同立委陳學聖於2月22日舉辦記者會訴請主管機關文化部追查到底,大聲疾呼這是一場「藝術界世紀大災難」

引述連署書所載授權書內容:

同意授權予全球華人藝術網有限公司及林○○,代理銷售受本人已完成及未來所創作之作品…本人將作品之著作權及相關檔案資料讓與全球華人藝術網有限公司及林○○…上述製作權、衍生著作權歸屬全球華人藝術網有限公司及林○○所有…本同意書為專屬授權、本人同意將著作權全部以專屬授權的方式不限時間、地域、方法,為各種之利用可永久使用等

文化部態度消極,無善盡監督責任

乍看藝術家所提供之簽署授權內容,應該不只三億個人驚呆了,甚至開始懷疑藝術家是在何種心理狀態下,同意此霸王條款的。同意補助計劃執行方與藝術家簽署這種吃人夠夠合約的文化部,勘比勞動部之於資動部一樣,和魯迅說的人吃人一樣,一點都不文化了。

細看監察院糾正文化部的調查報告才發現,當時全球華人藝術網所繳交的補助案成果被告書內,其實未含藝術家作品授權書,這項作為了違反補助契約書規定之侵權責任及驗收規定;又,全球華人藝術網於執行補助案期間,還以新竹市文化局名義與藝術家商談藝術作品買賣並談及利潤抽成,當時文化部已接獲藝術家反應傷及權益,卻未積極介入與全球華人藝術網之補助契約問題。

根據監察院報告,該公司始終拿不出與藝術家簽署之授權書,文化部明顯失責。

著作權概念鬆散,政府作為文化土匪已非個案

現任文化部長鄭麗君向來善於傾聽文化界訴求,甚至多次親上火線回應,關於本案,鄭部長表示「辦到底」,文化部也成立「文化部藝術授權受害人追蹤通報窗口」協助處理授權糾紛,但政府放任廠商執行「血汗標案」,讓受補助方與文化藝術工作者簽訂不平等條約的陋習已久,例如在採購契約中規範創作者「不行使著作人格權」,這個問題長期受眾人討論,但尚無解。

由此可見,政府吃藝術家豆腐早就不是新聞,莫非是本案受牽連藝術家超大咖又人數眾多,還驚動立委大動作舉辦記者會,才引起文化部長如此重視?政府機關著作權觀念鬆散,動不動就在大型採購案中侵權國外知名動漫角色或涉嫌抄襲,總等到民代砲轟才道歉,不曉得文化藝術界重視的是創作能量,還是媒體話語權。

鄭麗君
Photo Credit:沃草國會無雙 @ Wikipedia CC BY SA 4.0
文化部長鄭麗君

文化藝術界輕忽著作權才是災難

受牽連的新銳藝術家學生亦說明當時與全球華人藝術網面談簽約時,口頭上再三確認僅授權作品於網站刊登,強調該公司以「與文化部合作」名義欺騙學生。立委陳學聖指出,全球華人藝術網利用藝術家對政府的信任,誤導藝術家簽下無償授權合約。

這個事情已經涉及到聯合詐騙,如果你讓藝術家單獨去面對,藝術家根本對於司法不了解,那如果被他各個擊破的話,那台灣的藝術界不僅永無寧日且永無翻身之日。

~立法委員陳學聖藝術界世紀大災難記者會發言

綜看全球華人藝術網的「建國百年電子書建置計畫補助」和「台灣新銳藝術家特輯出版物」兩起授權糾紛,即使相隔四年卻案情雷同,受牽連的創作者從藝術學院學生到知名藝術家皆有,可見國內文化藝術界,普遍對著作權的認知不足。

智財局在記者會現場,也表達十分願意加強向藝術團體宣導智慧財產權法律知識,但對於此案是否構成法律上的「詐欺」要件,仍須到法院釐清。法律未有定論,真正的藝術界災難更不限於此,而是文化產、官、學界對著作權的結構性輕忽。

藝術總能默默影響人的性靈,這種長期累積的美感,不應該斷送在一張合約上,別再漠視這場浩劫,請一起為藝術發聲!

~「我在2015、16年誤簽了一份合約,怎麼辦?」連署書

藝術團體、立委以及文化部一再聲明「與藝術家同一陣線」,就怕有心人士惡意奪取藝術家的辛苦創作,然而在法律尚未有定論之下,藝術團體尋求法律救濟的同時,以崇高藝術之名向社會大眾聲援,未免模糊焦點。

不費吹灰之力奪取他人的勞動成果,殘酷又不公,藝術家如此,一般民眾亦如此,如果藝文界持續的如陳學聖委員所說「對司法不了解」,總以藝術為名尋求協助,類似的事件必定還會繼續發生,著作權的概念,可能永遠難以普及。


註一:2010年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化部改制前單位)為慶祝中華民國建國100年生日,呈現臺灣在地特色文化活動,鼓勵民間團體或個人以中華民國百年生日為主題,擴大舉行臺灣民間宗教慶典、祈福等活動,展現民間多樣色彩與充沛活力,特訂定「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慶祝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臺灣民間慶典藝術節補助作業要點」,補助對象為中華民國民俗、宗教、文化與藝術等相關領域已登記或立案之民間團體或個人,全球華人藝術網公司根據此要點向文建會申請「讓世界看見台灣藝術風華與內蘊—台灣百年藝術家傳記電子書建置計畫」之100萬元補助款。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