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高慶的「嚕啦啦」人生:迎接啞巴團的晚會,反而讓我學會手語

許高慶的「嚕啦啦」人生:迎接啞巴團的晚會,反而讓我學會手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少有年輕人願意走入台灣偏鄉、服務本土,畢竟現在出國參加NGO服務,幾乎已成年輕人的流行趨勢之一,願意留在台灣本土奉獻的,更值得我們嘉許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日,因為救國團著名營隊「曲冰拓荒隊」領隊誤信山區民眾報路,導致包括學員共13名年輕人受困峭壁,直到凌晨才由消防隊與救國團搜救隊聯合完成救援、脫困的事件,不僅再次引發大家對登山安全問題的注意,甚至引發救國團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的抨擊。

筆者在高中時代也曾經參加「曲冰拓荒隊」,不但因而愛上山林,甚至,受山上那群服務員們的熱血精神感召,上了大學後,也特地報名參加救國團服務員的甄選,順利完成一年的受訓、穿上象徵榮譽的橘色制服後,正式成為「嚕啦啦」(該服務團隊暱稱),開始加入服務的行列;從高中的學員身分,到成為正式嚕啦啦服務員,期間所學,可說終身受用不盡。

也因此,看到新聞只針對領隊與主辦單位單方面批評與指責的報導,卻不從正面角度分析背景,感到相當遺憾;恰巧,最近專訪過一位也是嚕啦啦出身的名人,因此,希望能以藉此文,為這個以熱血服務聞名的團隊發聲,希望大家不要一竿子打翻一條船,從此否定這個救國團服務團隊的價值。

本文原標題是:「你帶過最特殊的團是什麼團?」而說出「啞巴團」這段特殊故事的主角,是現任「台灣國際觀光救援服務協會」的許高慶先生。

被學長推薦,展開許高慶的嚕啦啦人生

話題是從一場新春聚會開始的。

「啊你看起來就是一副很好借錢的樣子啊!」

嚕啦啦的聚會上,Lu3(嚕啦啦第三期服務員)許高慶悠悠說著一段求學時代的好友,偶爾會到台北來投靠他、向他借錢的往事。

圓桌席上的嚕啦啦好友,對於許高慶面對老友不好意思拒絕的窘境,不但不感到意外,反而還調侃起他:「你看起來就是一副很好借錢的樣子。」這當然不是暗指許高慶是個家財萬貫來的,而是許高慶良善的形象,深植人心,的確就是個不懂怎麼拒絕別人的慈眉善目。 

的確,身骨清瘦的Lu3許高慶,溫文儒雅,頗具儒士之風;都說相由心生,許高慶性格底蘊裡的溫良恭儉讓,明明白白地就寫在他那雙如海綿般願收天下之水的眼裡,因此擔任「中華民國旅行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秘書長十多年期間,不僅在旅遊本業擁有極高人氣,協調產官學的專業能力,更是普獲各界肯定與讚譽,即使後來因為健康因素請辭秘書長一職,卻至今仍是業界許多部門裡德高望重的顧問,如此口碑,完全不令人意外。

天性散發的謙卑與潛藏的領導魅力,讓他在1970年被同是淡水工商觀光系的學長、Lu2林定三挖掘出來,直接推薦到當時還沒有「甄選制度」的嚕啦啦服務。

被芒草割傷、蠕蟲鑽肉的深山探秘

說起那些在山上的林林總總,即使已經是40幾年前的往事了,許高慶至今歷歷在目、彷如昨日。

身為嚕啦啦創始早期的服務員之一,開山、闢路、找水源、拉水管,這些如今聽起來像是蠻荒時代、原始人求生的畫面,對許高慶而言,卻是一樁樁親身經歷的難忘回憶、一篇篇精采的人生扉頁。

許高慶記憶猶新,說起1972年、專二那年暑假,當時他與駐站夥伴們,在當地原住民與農民的帶領下,一夥人穿山越嶺、尋找水源,一路是怎麼披荊斬棘、「開天闢地」走過那些深山叢林,後來又是怎麼回到駐站的,身心俱疲的當下是一個渾然不覺,直到晚上洗澡時,當水流滑過身軀時,竟是陣陣刺痛,這才發現,雙手雙臂,處處都是芒草割過的傷痕,其中甚至還有一隻不知名蠕蟲,在手肉裡鑽著,許高慶大驚,趕緊喊來夥伴,大家急中生智,用香菸將蟲灼死,這才回神。

聽著許高慶慢條斯理的描述,大家不免心驚膽跳,在衛生環境還非常落後、醫療設備也還不十分新穎的那些年月,若非一股赤誠的服務熱心與一顆人不輕狂枉少年的「憨膽」,應該早就打退堂鼓、視「嚕啦啦」為洪水猛獸、避之遠走了。

在如今資訊發達的時代,手機已經成為大眾休閒,只要待在家裡,不用出門就可以擁有自己的交友社群乃至發聲平台,幾乎進入一個人人活在天天低頭滑手機的宅時代,還有多少弱冠少年,願意像這群快樂的傻瓜一樣走入山林接受大自然的呼喚、願意進入偏鄉服務自己的土地呢?

許高慶接著說到自己擔任嚕啦啦服務員期間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

20180223_160846
許高慶當年與同期夥伴在山上的合照|Photo Credit:作者(亞瑟蘭)提供
散播歡樂散播愛,「啞巴團」的嚕啦啦活動

當時,身為中橫健行隊「洛韶」駐站服務員的他,每天主要的工作,除了接隊、送隊外,就是準備晚會了,這天的晚會,通常是健行隊的高潮,不僅讓學員在白天艱辛與單調的健走後,可以享受歡樂派對作為當天的犒賞,也能為隔天展在眼前的後半段行程累積能量。

嚕啦啦服務員的看家本領,就是帶活動,除了散播歡樂散播愛給參團的學員外,也藉此訓練學員的團隊精神與凝聚團隊的向心力,因此每到暑假,洛韶山莊每天晚上總是很吵、很熱鬧,歡樂笑聲連住在附近工務段宿舍的榮民與榮眷都能聽到。

然而,有那麼一天晚上,卻聽不到什麼歡笑從洛韶山莊傳出來,整個晚會靜悄悄的,幾乎沒有任何聲響,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連早已習慣夜間熱鬧的鄰居們,都十分納悶。

其實,早在許高慶與駐站夥伴前往半個小時路程外的山路準備接隊時,遠遠就看到這整個隊伍都靜悄悄地,就連隨團領隊也是用手勢指揮學員哪裡應該靠邊走、那裡可以停下來休息,原來那竟是一個「啞巴團」,所有學員都有或輕或重的聽障問題,全團都以手語溝通!

這下,許高慶和駐站夥伴都傻了,這晚會要怎麼玩啊?別說團康不知怎麼帶,就連最基本的山中嚕歌也沒得唱了。

危機就是轉機,透過兩位有專業手語能力的隨團領隊居中溝通,許高慶隨機應變,當晚,他將整個健行大隊分成幾個小隊,讓他們自己討論表演內容、自由發揮。

所謂「做中學」,所謂「教學相長」,許高慶那晚不僅因此跟著這些啞巴學員學了一些基本手語,後來甚至又自己到手語學校上到中段班,為自己增添新的語言專長。

嚕啦啦精神:「文武青年」許高慶

就是用這樣一雙海綿般的眼睛看世界,所以,許高慶總是抱著謙卑精神學習新事物,在將他所知的世界盡收眼底後,又抱著嚕啦啦的服務精神,熱情地貢獻出來。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淡水工商觀光系畢業後,許高慶從國賓飯店的櫃台服務員做起,將自己在嚕啦啦所學,結合觀光科班的專業與能量,發揮得淋漓盡致,在還未開放觀光的那個時代,許高慶從國民旅遊做起,帶團出遊時,把旅友團員當作上山健行的學員,每次出團,總是有聲有色,總能獲得滿堂彩;許高慶也因此曾獲當時的救國團主任蔣經國親自頒發全國大專優秀青年代表,被稱為「文武青年」,也就是文武雙全的意思,這頭銜可說當之無愧。

從事旅遊業40餘年,許高慶在業界有拼命三郎之稱,也因此為自己拚出產官學界溝通無礙的口碑,專業能力備受肯定,擔任「中華民國旅行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秘書長十多年,表現優異、德高望重,直到2014年,由於肝臟腫瘤問題,才以健康因素,提出請辭。

當然,如此人才,即使卸職,仍為業界倚重,期間前來請益者,依舊絡繹不絕,時值陸客來台旅遊的高峰,因此,許高慶也義不容辭參與陸客來台的緊急救援事務,許多與陸客有關的緊急旅遊事務,幾乎都可以看到許高慶的身影,就連2016年陸客火燒車造成24人死亡的事件,也是由許高慶協助處理善後。

在這許多緊急事件服務的過程中,許高慶再次發揮嚕啦啦「做中學」的精神,了解國際觀光旅遊緊急救援的重要性之後,在健康允許的情況下,繼續站上旅遊業界峰頂,為大家服務,於2017年成立的「台灣國際觀光救援服務協會」裡,擔任首屆理事長。

如今,大家依舊經常可以在新聞上看到許高慶的名字,許多與旅遊相關的議題,產官學各界,至今倚賴許高慶的意見與評論,就在本文撰稿的2018年二月初,恰巧發生花蓮地震事件,就連老字號統帥大飯店也給震塌了,當時,趕在第一時間前往現場指揮陸客緊急救援事件的,也正是許高慶!

當初激發許高慶旅遊專業本領的嚕啦啦前輩與團隊,或許也都沒想過,嚕啦啦當時的訓練,可以綻放出如此燦爛的火花;很多人都說,嚕啦啦影響了自己的一生,Lu3許高慶正是其中之一。

FB_IMG_1518189739927
許高慶(右一)與林定三(右二)於2018年初, 聯合接待日本山形縣知事吉村美榮子(左三),作者(左一)與他們合影。|Photo Credit:作者(亞瑟蘭)提供
願意留在台灣本土服務奉獻的年輕人,更值得我們嘉許

不可思議的一日嚕啦啦、一世嚕啦啦情緣是,40多年過去,許高慶與當初的貴人學長Lu2林定三,至今維持密切聯繫,兩人都學以致用,各自在不同的旅遊觀光領域裡發光發熱、互相拉拔;就在2018年元月底,當林定三接待親自到台灣推廣日本山形縣特產的山形縣知事吉村美榮子一行時,許高慶也隨侍在旁,協當顧問;如此歷久彌新的友誼,看在身為晚輩的筆者眼裡,實在感動,男女愛情間的所謂天長地久、海枯石爛,也不過如此吧。

其實,不只許高慶在事隔多年後,依舊肯定嚕啦啦的訓練影響了他的一生,就連前考選部長董保城、前台北市立動物園長葉傑生、知名作家張大春、乃至知名藝人張善為,都曾經在年輕時代經過嚕啦啦訓練,他們也都至今肯定,從人格養成、口才訓練、角色扮演、危機處理、乃至進入社會後的職場應變能力……嚕啦啦在自己的一生中,佔有不可抹滅的地位。

因此,在這次嚕啦啦領隊因為誤信居民報路而使學員受困峭壁險境的事件中,在指責整個團隊的專業與溝通協調能力不足外,也請肯定這些服務員秉持當個「快樂傻瓜」的服務初衷,不要給予過多責難。

如前所述,在如今少有年輕人願意走入台灣偏鄉、服務本土的時代,這些還願意留在台灣奉獻的年輕朋友,實屬難得,畢竟,現在出國參加NGO服務的機會很多,幾乎已成年輕人的流行趨勢之一,還願意留在台灣本土奉獻的,更值得我們嘉許呀!

文末,透露一個不為外人所知的小祕聞,留著嚕啦啦血液的許高慶,至今熱愛山林,2017年,還以67歲高齡之姿,登上日本富士山追尋人生的第二春,熱血啊!嚕啦啦。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亞瑟蘭』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