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朝鮮燕山君墮落之路(上):權力狂人在宮廷掀起腥風血雨的「士禍」

李氏朝鮮燕山君墮落之路(上):權力狂人在宮廷掀起腥風血雨的「士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韓國歷史學家評價中,此甲子士禍相較上次戊午士禍,規模更大,且成因較為複雜,甚至有人言燕山君興起此次士禍,乃是為母報仇,真具有「孝子賢君」典範。

「傳曰:人君所畏者,史而已。《春秋》云:爲親者諱。爲史者但當記時政,不宜書君上之事。頃者史官,君上之事,則書之猶恐不及,在下之事,則諱而不書,罪亦大矣。今則已令史官,不得書君上之事,然不若無史之爲愈也。人君行事,不可拘於史也。」—《燕山君日記・63卷》,燕山十二年(1506年)八月十四日,辛酉年第五條。

說到「朝鮮」(조선)一詞,仍經常可在當代韓國人口中聽見,諸如嘲諷他人思想落後,還活在「朝鮮時代」(조선시대)嗎?或者是台灣人熟悉的,韓國人自嘲自己的國家為「地獄朝鮮」(헬조선)等。

就歷史發展來看,李氏朝鮮由1392年李成桂(이성계,1335-1408)創立後,將近延續了500多年時間,不可不謂是朝鮮半島歷史上重要的王朝,而李氏朝鮮王朝何時正式結束的呢?一說於甲午戰爭(1894年)後,高宗於1897年稱帝登基,改國號為「大韓帝國」(대한제국,1897.10.12-1910.08.29),結束與清朝的宗藩關係,才正式宣告李氏王朝告結;而又一說,李氏王朝正式結束之時間,應該再往後推13年,由大日本帝國於1910年間侵吞朝鮮半島,滅亡大韓帝國之際。

「祖宗」之外:兩位李氏朝鮮的國「君」

然而,不知道大家是否有注意到,長達500多年之久的朝鮮王朝,共計有27位國王,而這些眾王死後,入太廟立室奉祀時,特起之名號—廟號(묘호),幾乎都冠以「祖」(조)或「宗」(종)等字,諸如開國元君李成桂,死後廟號為「太祖」(태조)、創立現今韓國人使用的「訓民正音」(훈민정음)的李祹(이도,1397-1450),則在死後廟號稱為「世宗大王」(세종대황),甚至最後一位國王李坧(이척,1874-1926),他在死後廟號也稱為「純宗」(순종)等。

唯獨這些君王中,僅有兩位死後沒有廟號,且僅冠以「君」稱號,分別為第十代王李㦕(이융,1476-1506),稱「燕山君」(연산군,1494-1506年在位),與第十五代王李琿(이혼,1575-1641),稱「光海君」(광해군,1608-1623年在位)。

這兩位君王有著共同的命運,儘管他們兩人生前順利登基,分別統治朝鮮王國為14年和15年,但在世被人推翻,慘遭「廢黜」(폐출),且在後世的評價,他們背負的「君」稱號,異於「祖」、「宗」。可別小看這樣的稱號,背後的歷史定位大不同,簡單地說,「君」意味不被承認為王,指得僅為「王子」身份罷了。

但我們要問的是,歷史上的燕山君與光海君,他們兩人究竟做了什麼事情,引起眾臣世人共憤?又是怎麼樣的歷史條件機緣下,讓兩人落得此下場呢?我們先由燕山君的暴行講起。

絕對權力絕對腐化,燕山君從勤政到放蕩的墮落之路

燕山君,本名李㦕,為第九代王成宗(성종,1457-1495年)的嫡長子,廢妃尹氏(폐비 윤씨,1455-1482)所生。說到他的生母值得一提,尹氏雖在1474年,因恭惠王后(공혜왕후,1456-1474)韓氏去世,順勢被立為正妃,但宮廷妃子間內鬥本為嚴重,尹氏嫉妒心又異常強烈,佔有欲強,不僅看不慣糾纏在成宗身邊的宮女,還曾因吃醋弄傷成宗聖顏,加上大臣們爭權奪利,尹氏惡性謠言不斷,最後成宗忍無可忍,1482年賜死尹氏。

爾後,燕山君便由晉城大君(전성대군,李懌이역,1488-1544,即後來「中宗」)生母貞顯王后(정현왕후,1462-1530)撫養長大。1484年,燕山君八歲之際,正式被封為王世子,1494年成宗駕崩,燕山君19歲登上王位。即位之初,燕山君尚懷勤政愛民、鞏固國防等政治熱忱,但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到最後釀成絕對的崩壞,燕山君登基不久後,就沾染上了奢侈放蕩的生活惡習。

當一國國君無心於國政,宮內群臣內鬥就開始了。眾所皆知,朝鮮王朝政治一大特點,就是「黨爭政治」。什麼是黨爭政治呢?易言之,即官僚、黨派之間,因利益、權力之糾葛,明處在王上進言爭個是非,暗處則是私底下大打出手,若當權者非賢君,不懂衡權治臣之道,底下的眾臣必定為了自身、自派利益,爭得不可開交,也因此經常釀成當某派人士得勢後,迫害他派之事頻傳,形成了歷史學家口中的「士禍」(사회)。

朝鲜中宗
燕山君之後的朝鮮君主中宗。|Photo Credit:李氏朝鮮畫師@ Wiki Public Domain

功臣與改革派知識份子,終成黨爭來源

根據史書紀載,當時朝鮮中央掌權派分為勳舊派(훈구파)和士林派(사림파)兩大派,長久以來兩派權力鬥爭不斷。兩派組成的成員也大不同,簡單地說,勳舊派多屬建國功臣、老臣,且此派多利用與王族之間的聯姻,確保自身家族可在中央佔有一席之位,好掌握一定權力;相反地,士林派則是多出身地方地主、仕紳人士,且在鄉村鄰里從事研究、宣揚當時流行的性理學,通過自我修養來把握「理」,建立起禮儀制度,維持社會秩序。

然而士林派之所以會對勳舊派造成威脅,乃是士林派對社會改革抱有一定程度的熱忱,且也把此文治改革思想,體現在新進中央政界的官僚身上,其中助長士林派成長的時機,為燕山君父親成宗。成宗篤信儒教思想,在位時期擴建了弘文館(홍문관),完善朝鮮司憲府(사헌부)、司諫院(사간부)和弘文館等三司制度,選拔錄用人才時,他也特重儒教學者,因此也讓士林派在此時,得到茁壯成長之機會。

然而,繼位的燕山君對性理學不感興趣,且常與尊崇儒學的百官發生衝突,甚至到最後,還把成均館(성균관)改建成狩獵場(사냥터),可見燕山君有多麼反感儒家思想。不僅僅是儒學而已,佛學也難逃燕山君之手,其中最著名的事件,莫過於1504年,燕山君廢掉朝鮮禪宗首刹興王寺(흥왕사),把寺內的佛像移到檜岩寺,改圓覺寺為妓院,且自高麗時代以來,所舉行的僧科制(승과제)也被燕山君廢止,興天、興德寺相繼被焚,禪宗、教宗本寺俱毀等—佛教思想也在燕山君在位期間,受到鉅大迫害。

被朝臣煽動,燕山君「清洗」士林派

儒家、佛家皆受燕山君迫害,黨派之爭也風起雲湧,早在燕山君即位後,勳舊派指責士林派史官金馹孫(김일손,1464-1498)在著手編簒,記載上一代君王歷史的《成宗實錄》之際,竟然將金宗直(김종직,1431-1492)抨擊世祖篡奪王位的《弔義帝文》(조의제문)一文,納入實錄草稿,實心懷不軌。一則,進讒言說士林派不敬先祖外,二則,若是國君不加以整頓,難保下一個被士林派定位為歷史罪人,恐怕就是燕山君。燕山君一聽,也言之有理,加上勳舊派煽風點火地煽動,燕山君決意「清洗」士林派。

1498年,燕山君將大量的士林派人士處以死刑或流刑,諸如金馹孫就是此時刀下亡魂之一,史稱「戊午士禍」(무오사화)。究其此場士禍主因,在於勳舊派的極力鼓動,最終造成政敵士林派慘遭鎮壓,完成他們「清君側」大事,重得王寵與政權。

享受權力美好,燕山君連勳舊派也不放過

然而,除了戊午士禍後,發生在燕山君在位期間的士禍,還有「甲子士禍」(갑자사화,1504年),而此次士禍,則是讓勳舊派人士想也想不到,燕山君的刀已經向他們逼近了。

甲子士禍的起因,在於戊午士禍使得士林派受到排斥,失去政敵監督與制衡的勳舊派,在朝廷內行事也更加跋扈,而燕山君也獨攬大權,放蕩生活更加無忌,但國家內許多有良心的大臣,因看不過燕山君種種作為與荒唐生活,進而批評,君臣之間對立達到極點。

當然,身為一國之君的燕山君也非省油的燈,享受到權力美好滋味的他,一直在心中盤算,尋找一次真正壓制眾臣的時機,終於在1504年,等到了一次「重新洗牌」的機會。那就是外戚官員任士洪(임사홍,1445-1506)向燕山君進讒言,讓燕山君獲知過去生母被廢死之事實,並以此為理由,燕山君大肆追捕與生母尹氏案件相關人士,並加以殺害,其規模更甚於之前的戊午士禍,其中無論是勳舊派或士林派大臣,只要牽扯上燕山君生母之死有關之人,一律殺無赦,其中包含了勳舊派大臣,與好不容易八年前逃過戊午士禍的士林派大臣,共數十人被處以死刑,史稱「甲子士禍」。

在韓國歷史學家評價中,此甲子士禍相較上次戊午士禍,規模更大,且成因較為複雜,甚至有人言燕山君興起此次士禍,乃是為母報仇,真具有「孝子賢君」典範。然而,平心而論,從當時燕山君言行舉動、史書紀載、追殺大臣等史實,恐怕「孝子賢君」只是一場誤會,大多史學家認為燕山君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攬大權於一身,一位權力狂在宮內所掀起的腥風血雨士禍罷了。

甲子士禍之後,燕山君讓母親復位,並追尊為齊獻王后(제헌왕후)外,也把她的墓所「懷墓」(회묘)升格為「懷陵」(회능),不過1506年中宗反正後,再取消她的復位。經過這兩場士禍,燕山君才真正地獨攬大權於一身。

更為重要的是,不論是勳舊派或士林派人士,朝廷大臣看到燕山君的心狠手辣的一面,深深體會到,他們所面對的是一位,有史以來從來沒有遇過的暴君。而這又得從燕山君的酷刑與「採紅使」(채홍사)、「採青使」(채청사)講起。

李氏朝鮮燕山君墮落之路(中):活人死人都難逃虐刑,徵集天下美女當官妓
李氏朝鮮燕山君墮落之路(下):政變推翻一代暴君,成當代韓劇最愛題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