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朝鮮燕山君墮落之路(中):活人死人都難逃虐刑,徵集天下美女當官妓

李氏朝鮮燕山君墮落之路(中):活人死人都難逃虐刑,徵集天下美女當官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當大臣還在擔憂國王是否過於沈溺女色,耽誤國政,壞了國家大事之際,燕山君用行動告訴這些大臣,只有燕山君才能超越燕山君。

李氏朝鮮燕山君墮落之路(上):權力狂人在宮廷掀起腥風血雨的「士禍」

燕山君在位短短14年間,發生了兩次士禍—「戊午士禍」(무오사화,1498年)、 「甲子士禍」(갑자사화,1504年),內耗極大。

燕山君酷刑生死簿:活人、死人皆難逃受虐

期間,燕山君為了鎮壓朝臣,於酷刑上也多有所創見,依對人體傷害程度輕重,分別創建出底下幾個有名的酷刑—把犯人綁在火紅燒燙的鐵柱上,毒打拷問,除了可以聞到人肉燒焦味,且伴以吱吱作響破皮出油聲,和異於常人可發出來悲鴻慘叫聲,常逗著燕山君哈哈大笑,不出三五分鐘,犯人早已燒死在鐵柱上,以死認罪,史稱此刑為「烙訊」(낙신)與「炮烙」(포락)。

再不認罪者,施以極刑,即把犯人肉身放置在處刑台上,再由施刑者以利刀銳刃,一刀一片細細長長地切斬生人活體,享聞犯人的叫聲與疼痛感,一直切到犯人叫聲停息、斷氣之際,史稱「寸斬」(촌참)。

但是,寸斬也得看燕山君心情,萬一他趕著去後宮嬉玩,處以犯人恐怕就是用利刀直接剖開胸膛,看看心黑亦心紅,判以有罪否,史稱「斮胸」(착흉)。

或是直接命令他人開腸剖肚,看看犯人心腸黑不黑壞不壞、肚子是否懷著什麼詭計,此刑史稱「刳腹」(고복),可想而知的,這一剖胸挖腸,早已就要人命了,至於犯人認不認罪,已非要事了。

若是燕山君興致再高一點的話,下得命令即是「死刑」(사형),死刑的手段除了常見的賜藥(사약)毒死外,斬首(참수)一刑也常見,偶爾燕山君突有奇想,他還會吩咐行刑者,把犯人的殘肢拋到大街上,來場「梟首」(효수)秀,亦或「車裂刑」(거열형),賞犯人一個痛快。

若是罪人已經過世,燕山君也不會輕易放過,輕則以鞭子鞭屍,史稱「戮屍」(육시),重則派出大隊人馬,來到罪人墓前,拆碑挖墳拉棺見天日,施以「剖棺斬屍」(부관참시),加以侮辱死者,最後施以「碎骨飄風」(쇄골표풍),打碎死者骨骸燒成灰燼,任由棺開風散,把死者骨灰吹向高處遠方不知處,死不得其所。

罪大惡極之人死不得其所,連骨灰都要隨風吹

可別小看碎骨飄風這一酷刑,當時它所寓含「道理」極深—罪人骯髒的屍體怎麼能埋在大地內呢?大地為萬物之根基,把罪人屍體葬於此,無疑地會污染大地外,之後從大地上長出來的萬物,當然也是繼承這骯髒的養分,能有多健康呢?依此,對待千古萬世罪人最好的處置方式,莫過於把罪人骨灰盡散於荒野給狐狸吃,或讓狂風吹至大海內,讓此罪惡因子從這世上,消失得無影無蹤才行。

依此,《朝鮮王朝實錄》(조선왕조실록),中宗元年(1506年)九月二日,記載著當年施行「碎骨飄風」史實條錄:

「義禁府郞廳持尹弼商燒骨灰,詣承政院門外以啓,傳曰:「今後燒六奸臣之骨,隨風飄之于海水上。」初,成俊嘗言於王曰: 「方今有陵上之風,漸不可長。」李克均和其言。至是,敎曰:「陵上之人,不可容於天地間。欲埋於地,則地之生木自根生幹,自幹生枝葉,莫不順理,豈可以悖逆之人,汚諸地乎?當棄之草野,使狐狸食之,或沈之於水,毋使存其形體。」於是,始行寸斬之刑,一人陷罪,戮及父子兄弟。又設局曰滌兇廳,掌瀦罪人家宅,立石紀罪。以言事被罪者,號曰奸臣,其深所見忤者,則燒屍糜骨,當風揚之,名曰碎骨飄風,爲刑之慘,至於此極。俊、克均以大臣,造陵上之言,首啓禍端,卒亦不免,何無慮後之智也?」

此外,碎骨飄風之殘酷,人們聞風喪膽,連當時民間還有借用此酷刑來詛咒小人不得好死,民間流傳詩云:「小任崇載大任洪,千古姦兇是最雄,天道好還應有報,從知汝骨亦飄風。」

詩中最後一句內的「汝骨亦飄風」,即詛咒為政小人,終有一日會遭到碎骨飄風報應,足見此酷刑當時之「威力」,不能小覷啊。

而燕山君的這幾招酷刑,看得宮內大臣傻眼,哪怕自己行得正,做得直,遇到這樣一位暴君,就算沒罪,被他綁在火紅熱燙鐵柱上,亦用利刀寸斬,豈有不認罪之理?

時哭時笑的「狂症」,燕山君淫亂徵集天下美女

然而,甲子士禍後,雪上加霜地是燕山君「狂症」,越來越明顯,情緒也越來越極端,時而哭時而笑,有時喜有時悲,舉動也漸不受他人控制,甚至民間百姓也不敢跳起諷刺時政的「處容舞」(처용무)了,怕的就是燕山君一怒之下,又用酷刑來伺候他們這些無辜民眾啊。

燕山君除了輕視作為統治理念的儒學、在酷刑有所創見下,最有名的,還有他的「淫亂史」了。史書記載,燕山君曾下令在全國徵集美女,好入宮培訓為官妓,為此,他下令設立了「採紅使」(채홍사)與「採青使」(채청사)等官吏,下鄉蒐集貌美女子,不管女子成年或未成年,甚者已為人婦者,只要貌美身材好,全數押進宮廷內,挑選人數曾高達2,000多位。

而這些「准」官妓們,被送往的地點是燕山君特地挑選的「神聖」集賢殿(집현전),供他玩樂用—集賢殿就是當年世宗大王召見群臣,創建韓文誕生之地。

眾臣一個個目瞪口呆地看著燕山君的荒謬怪行,且又因燕山君的採紅、採青歷史「壯舉」,這兩官職也成為韓語內「興清亡清」(흥청망청,意指貪圖女色、玩物喪國)一詞來源。

根據統計,燕山君在位14年間,所擁有的女人,包含打雜宮女在內,超過1,000位之多,遠遠超過朝鮮27位君王平均值的600-700位,達四成之多。其中他特別寵愛,也為伎生出身,號稱朝鮮四大妖女之一張綠水(장녹수,?-1506),但這已經是另外一則以後值得書寫的故事了。

RTS1NQM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只有燕山君才能超越燕山君:把國家學校改成狩獵場

正當大臣還在擔憂國王是否過於沈溺女色,耽誤國政,壞了國家大事之際,燕山君用行動告訴這些大臣,只有燕山君才能超越燕山君。

他一不做二不休地,把即官方認定的國立大學國子監成均館,改造成為他打獵的游樂場所。更讓後人哭笑不得的是,燕山君把這群知書達禮的儒生,從成均館驅趕出去,封閉了成均館外,同時也花了大筆金錢改造成狩獵場,使朝鮮國庫日益捉襟見肘、民生艱難,但他在場內置放的獵物,卻並非我們所認知的凶猛老虎、山豬或野狼等野獸,而是如同被採蒐入宮的美女一般,放入的是諸如兔子、野鴨等膽小動物,供燕山君盡情嬉鬧玩耍用。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