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濫殺槍手,反恐專家教你保命:如何逃跑、躲避,以及找尋掩護?

面對濫殺槍手,反恐專家教你保命:如何逃跑、躲避,以及找尋掩護?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子彈是直線進行的,因此你移動時要離開火線的角度。遠離槍手的「十點鐘到兩點鐘位置」――遠離他明白專注的視線,躲進他的視界的周邊,然後脫離視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約翰・紀狄斯(John Geddes)、艾隆・李斯(Alun Rees)

一、運用你的觀察技能

軍事上有句名言:「花在偵察上的時間很少會浪費。」這是很好的建議。請記住它,要熟悉你經常去的群眾聚集地點。請聽我的忠告,重新觀察你常去的購物中心、上下班或上下學通勤的運輸中心、旅館、電影院和酒吧。我在前一章已經講過這些,但是請相信我,不是要嘮叼,是因為它們非常、非常、非常重要,才要再三強調。

了解一個地點的公共空間和商業基礎設施之間分界,可能是從槍擊事件存活的關鍵。我希望你能記住緊急出口位置,以及它會把你帶到什麼地方。先找到會把你帶到卸貨區的門,記住它可以通到外頭清潔人員的儲物室或廚房。它們可能是你的逃生路線,在你被迫採取行動保護自己和深愛的人之時提供重要資源。

當槍擊事件發生時,立刻找到逃脫路線,迅速離開槍擊現場。有意識的拿起任何可能派上用場當武器或阻擋槍手的東西。我將在第四章詳細說明應該找什麼東西,以及如何運用它們。

還有請記住「十點鐘到兩點鐘位置」原則,離開火線。

如有機會,盡快撥打緊急電話報警,讓他們對事件有初步了解。但是不論你做什麼,繼續行動,盡快離開威脅。

找到脫險之路可能沒有這麼簡單。問題在於你不會是唯一一個想要逃生的人;人人都要衝到出口。明顯的逃生之路很快就會擠滿驚嚇、慌張的人群。槍手會利用他的武器搶居這個區域掠奪鏈的上端,他想要超越我們,他要隨心所欲幹掉許多受害者。

我們人類演進成為掠奪者,不是群居動物,所以我們有了向前看的眼睛,如果在慌亂中聚集在一起,其實就人類而言是非常不妙的情況。我們沒有被教導去踐踏其他人,因此,你要避免成為眾人之一。

你可以嘗試至少影響部分擠成一團的民眾走另一條更積極正面的路線,或許能把一群驚怕的人組成一個小團體,或許能把某些人組成一股反抗力量。

二、領導,跟從或不要擋路

讀完本書後,你可能會覺得有足夠的知識和信心領導眾人,最大化他們的生存機會。如果你認為如此,就向周圍的人清晰、大聲的喊出命令。

如果你是退役軍人或是有作戰經驗的現役軍人,要讓大家知道。雖然或許很明顯,但是並不常發生軍人和民眾一起陷入危險的情境。因此,要大聲說出來,集合起眾人。這也可能使他們稍微安心。

當你決定扛起領導角色時,最好第一步是幫助眾人不再慌張,講出你對情勢的動態風險評估。當然,這得看你周圍的環境是什麼而定。當你說話時,用手向你說話的對象清楚指出危險和逃跑的方向。

情形或許會如此:

「有一個槍手。他在那個方向(指出來)。他朝我們過來。門在這個方向(清楚指出來),可以通往停車場。」

如果你對一條不明顯的路有把握,只要喊出:「跟我來!」

在場可能有嚇壞了的孩童,因此你可能需要清楚命令某人:「帶著小孩朝這個方向走!」

視情況發展而定,這一類指令會有不同。請記住,你是在下達命令,如果你很權威的下達命令,眾人會有正面反應。他們會像鐵奔向磁、跟著你,那些做出回應的人是有意志想扭轉似乎一面倒、大禍臨頭的人。你將勇敢的行動——不問自己的命運如何。

同理,你可能覺得某人——或許是有過作戰經驗的退役軍人——可以追隨,那就跟隨他。千萬記住一個重要原則:領導,跟從,否則就不要擋路。

這時候其他角色也可能會出現。在受困的眾人當中可能會有大嘴巴或自命萬事通的人。我們的社區和工作職場常有這種人。如果你覺得這種人的無知在誤導大家,別浪費時間跟他們爭辯。繼續行動,遵循你的直覺,利用你從本書學到的知識。請記住,事情是以電光石火的速度在進展。槍聲逼近、混亂、尖叫,在你的周邊視界有些動作正在發生,一切會像超現實一樣展開。

只有相當少的人有近乎神奇的方法掌握時間。譬如偉大的男女運動員和一流的戰士。請注意你以為事情緩慢展開,其實是在極其快速變動的時間框架內發生。

攻擊發生後,某段時間你可能需要保持靜默,以避免吸引槍手的注意。請和你心愛的人練習這些手語,以便在緊急事故發生時可以溝通:

舉起手指,顯示有幾個槍手。譬如,可能是一、兩人或三人。

要指出槍手活動的方向,先以大拇指向下,然後手掌打開、五指併攏,指出方向。

如果你為某人安全著想,要他過來你的藏身之處,以一隻手放到你頭頂上。這代表「請到我這裡來。」

如果你要他們趕快過來,握拳、上下搗動,這代表「快點過來∕跑呀!」

手指擺在唇上,表示「安靜!」

手掌打開,擺在耳旁,表示「注意聽!」

以你的手放在臉上,手指打開,看著某個方向,表示在那個方向隨時即將發生伏襲或攻擊。掩護好,準備攻擊。

這些手語在緊急事故發生時會是無價之寶,請多加練習。衷心希望你心愛的人不需要用到它們,但是要確保他們了解這些訊號,屆時才不會不知所措。

千萬別以為你到了一棟建築物的緊急出口就沒事了。槍手可能不只一人,他們在攻擊前,可能已經勘查過目標。

這種情形在巴黎巴塔克蘭攻擊事件中發生過。一名槍手守在夜總會緊急出口外的巷子,大夥人衝往「安全地帶」、跨出出口時,槍手開始大開殺戒。

治安單位也可能無法預料現場的情況。澳洲曾有警察把犯罪現場團團包圍後,槍手自戕,可是現場的警察在混亂中開槍殺了兩名人質。在巴黎也曾發生同樣的事。別和其他人聚集在開放空間,避開被治安當局指定為疏散點的地方,以防開火——除非治安單位指示你這麼做。

這些地區可能成為殺戮現場,請尋找替代出口、緊急逃生門或窗。當你逃跑時,千萬記得擋住往殺戮現場方向跑的人,他們可能不清楚狀況往絕境衝上去。

如果我是你,在還未被圍住時,我不會自動加入大夥兒。我反而會反直覺而行,離開驚慌的群眾以及槍手。我會找比較不明顯、比較不擁擠的路線脫離火線。如果我找不到,我會找地方躲。躲起來是備案,如果你評估狀況後認為逃離現場不可行的話。

三、掩護的種類

基本上, 掩護可分為兩種, 一種是軟性掩護,另一種是硬性掩護。有些人把它們分別稱為隱匿(concealment)和掩護(cover) 。

軟性掩護是找到一種物體,擋住你不被別人看到,但是它沒有足夠力量保護你不被子彈打傷或打死。窗戶的落地窗簾可以隱藏你,但是它絕對不能保護你。它的確不理想,但是請記住:不在視線裡,就不在腦子裡。硬性掩護則可以把你隱藏在視線外,它的材料夠強,可以保護你不被子彈打傷。

現在,我要解釋「死角」的概念,幫助你更了解什麼叫做掩護。作戰中的士兵很熟悉死角的概念,他們在敵人砲火下利用死角決定生死,死角其實是角度的問題。我姑且舉個例子:在一次激戰中,我遭到重機槍火攻擊好幾個小時,卻相當安全。我甚至可以在視線內躲開直接火線的路徑上移動。

致命的零點五○口徑子彈在我頭頂上幾英尺位置飛過,我卻吃著戰地口糧。事實上,我的數十位同志也是如此,他們還能活得好好的說故事。我們能在如此敵意深重的環境生存,是因為我們找到死角掩護。敵軍的機關槍手根本沒辦法抬高或壓低槍管的角度來殺我們。如果他們要從他們仔細布防的陣地移動,藉此調整機槍角度,反而可能被我方幹掉。

當你處於被槍手攻擊的情勢,也可以利用死角產生很好的防禦效果。利用附近的建築結構占地理優勢,磚牆、樓梯或鐵樑可以掩護你,讓你居於死角的優勢,脫離火線之外。你可以利用他若不花時間移動就無法克服的角度打敗槍手。如果他有好幾個容易命中的目標,沒有任何掩護就站在他眼前,他幹嘛要離開他的位置開槍打你呢?聰明的運用掩護可以使你成為難對付的目標。對於有意造成最大殺戮成績的槍手而言,既然已經有容易瞄準的目標在附近,就不值得費工夫來殺你。

來自官方的許多忠告建議民眾,遇到狀況時找個房間,從內反鎖,躲在房裡找掩護。它們說,遠離房門,保持靜默,關掉手機聲響;留在房裡,直到救援人員告訴你可以自由行動,或是因為槍手的威脅靠近了,你被迫必須移動。

然而,我不盡然同意這種策略。我不會建議你留在只有一個入口或出口的房間,除非這是你的最後一條路或你已經被困住了。一但進入房間,你沒有選擇,只能等,等到你被救、或是殺手找到你。然而,如果你陷入這個情勢,還是有辦法保護自己——我將在第四章討論它們。

要不斷尋找新的掩護:牆壁、樓梯、廊柱。磚質和鐵質是最好的硬性掩護。如果只是薄木板,它只能勉強遲緩子彈。不過,多層的木頭、木樑和強化的木結構還是可以彈開子彈。

從一個掩護移動到另一個掩護,利用死角原理。身形要低,動作要快。

四、身形要低!動作要快!
離開槍手的十點鐘至兩點鐘位置!

如果你找到一個房間要躲進去,先從門外檢查一下。看看它是否還有別的出口,是門或窗都好。但是如果你位於高樓層,通往外頭的窗子就沒什麼效用。檢查看看門是否可以從裡面鎖上,看看它是否夠厚、夠堅牢?看看裡頭是否有家具可以用來當阻擋的工具。在辦公室或教室裡,檔案櫃若裝滿文件檔案,會有很好的掩護效果;如果是空的檔案櫃,子彈會打穿它。

如果你覺得房間合乎以上要求,或許可以評斷它是安全的。如果不然,趕快繼續移動,迅速做決定,內心一直掙扎房間合不合適並沒有幫助。如果你稍一檢查,沒有把握,就趕緊移動。

記住:身形要低、動作要快。

如果事件發生在室外,停放的車輛可以用作掩護。不過,別拿電影上看到的那一套當真,別以為標準汽車薄薄的金屬板可以保護你安全。高速子彈可以打穿民用汽車的薄金屬車身,就像打穿牛油一樣——這一頭進,那一頭出。

汽車的引擎部位會是不錯的掩護,可以擋住子彈。蹲伏在汽車輪弧後,最好是汽車前半部的輪弧,因為比起其他部位,子彈必須穿過比較多層的材料才能打到你。

要有準備,一旦你發覺槍手突破角度,你不再有死角保護,就要立刻移動。

子彈是直線進行的,因此你移動時要離開火線的角度。

你可以運用「十點鐘到兩點鐘位置」的原則達成這一點。遠離槍手的「十點鐘到兩點鐘位置」――遠離他明白專注的視線,躲進他的視界的周邊,然後脫離視線。

街上有石牆或磚牆,街角則提供死角,垃圾箱是最理想的掩護。事實上,街上有數不盡各式各樣的建築物和城市設施。利用它們,在必要時由某掩護移動到另一個掩護。但是,請記住:身形要低、動作要快。

若是事件發生在假日的海灘,請試圖逃離槍火,但是移動時需要一個角度,它可以把你帶到有保護作用的掩護處。所謂的掩護處包括沙丘、岩塊,或是有類似廊柱等東西可以掩藏你身形的步道。軍隊為什麼用沙袋做掩護是有它的道理的,一英尺的沙可以卸掉子彈的推進力,所以注意海灘上是否有凹槽或洞穴可以藏身。

如果是我,我會避免游泳逃生。我至少知道有兩件發生在海灘的恐怖事件,槍手以自動步槍掃射企圖游泳逃生的人。然而,要看你的情況,可能因此會有不同的決定。你可能評估槍手已經離開水邊,或許就該選擇游泳逃生。如果你沒被槍手看到,又能接近水邊,游泳逃生就不見得不好。

許多人藉裝死,讓槍手不再需要注意他,而保住性命。通常裝死的人可能已經受傷,因此跌倒在地是真的。其他人可能沒受傷,但是在火網下,他們必須跌倒、裝死。一旦你倒地裝死,只有堅持裝到底。我要建議你,「死」要死得像真的,別太戲劇化的仆倒。

如果有可能,跌要跌出槍手視線之外,跌進掩護。如果你要倒在某人附近,別跌在雖受了傷但還有意識、不斷哀號的人旁邊。槍手可能回頭一槍把他斃了——連你也一起補顆子彈。

如果你旁邊有鮮血,小心把一些血沾到你衣服或臉上。這聽起來有點過分,對死者也不敬,但這事攸關你的性命。我相信受害者不會介意捐些血,讓別人可能存活下去。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活下來就是英雄:面對濫殺槍手反恐專家教你保命》,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約翰・紀狄斯(John Geddes)、艾隆・李斯(Alun Rees)
譯者:林添貴

捷運隨機殺人、遊樂場意外爆炸、槍手突闖銀行濫射
——讀本書,讓反恐專家幫你轉危為安!

九一一事件以後,「恐怖攻擊」仍然層出不窮。光是在美國,每個月平均發生近兩次濫殺攻擊事件,全美五十州有超過四十州發生過這類事件。全球包括在戰爭區發生的攻擊件數,竟超過一萬件以上。

這不是在打電玩遊戲,你面對的是拿著真槍實彈的殺手。如果你不夠冷靜,缺乏危機處理的能力,就只能當被宰殺的羔羊。在沒有超人的世界裡,只有靠自己當英雄。

你可以在別人驚慌失措之際,保持冷靜而成為英雄。你可以在現場提供醫療急救而成為英雄。你不必和激進槍手對幹就可以成為英雄。你若能撂倒凶手,當然更是英雄。臨危不亂、能做出決定,就是勇敢之舉。能果斷,就是英雄。

本書分為四大主軸,讓你面對殺手,可以化被動為主動——

  • 克服恐懼
  • 逃走迴避
  • 阻擾反擊
  • 醫療協助

書裡的提議和應變措施都專為一般人設計,讓我們置身在緊急危險情況時也能保護自己,甚至是身邊的人。希望大家一生平安,逃離災難,在混亂世道中存活。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