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不知是否烤得出來的大餅:評納吉的國大公開演講

一塊不知是否烤得出來的大餅:評納吉的國大公開演講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建議大家看看這場直播,全長不到一個小時。當然不必過度美化納吉,但凡事盡量靠自己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做批判性和建設性的獨立思考,而避免人云亦云,總是好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韋地

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在2月22日,在馬來西亞國大(UKM)公開演講,全程在臉書直播。

這場演講有指標意義,因為這可算是他在大選前,對過去數年施政的報告,而且台下聽眾都是受教育程度很高的社會菁英和專業人士,所以也不能亂講。

全程以英語混搭馬來語進行,除開場前的兩句「新年快樂」和「恭喜發財」,納吉說了相當多的英語,而且英語說得相當不錯。

(納吉於馬來西亞國大的演講直播)

以「和諧」作為主題開場,敍述了馬來西亞的多元文化社會,但很快就進入重點的經濟部份。2017年馬來西亞的經濟成長率為5.9%,相當高,被評比為全世界第二十三位有競爭力的國家,失業率低,通膨率成長了3.5%,但國民所得成長6%左右,國家信用評級在A級,所以沒有國家破產問題,(東南亞只有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在A,歐洲國家如西班牙和意大利都在B),國債佔GDP總值百分之五十,(略降,前幾年佔百分之五十五,前首相馬哈迪時代佔百分之八十),外滙儲備104000bn美金左右,(比前幾年略升,老馬時代最低只有20234bn美金,阿都拉時代最強,從40000bn美金升到超過140000bn美金)。

納吉也替自己的財政政策辯護,解釋消費稅之必要,降所得税2%,刪減燃油補助,(因為對開大車的有錢人補助較多),加強教育和醫藥福利,鼓勵生育,為何和如何拯救大到不能倒的,失敗的私營化政策,如Proton(普騰)和馬航,並表達他對大道收費之不認同。也解釋了他任內遇到馬航空難時,所做的相關的危機處理。

必須說納吉這場講得很不錯,也看得出他的進化,從apa lagi cina mahu (華人到底還要什麼),和PSY同台被PSY打臉,到現在比較從容,理性,中庸,甚至謙卑的形象,(他自己用了humble這個詞),經過這些年執政,(或是因為終於擺脫老馬?),變得有自信許多。上次大選只拿到47%對他應打擊不小,而勵精圖治。

作為一個馬來民族主義右翼,致力於馬來民族的現代化,納吉可說做得還不錯。而這樣的路線,是會得到馬來精英階層,專業人士,和中產階級的支持的。雖然馬來西亞的經濟成長率其實是有點灌水的,有點依賴高生育率和人口紅利,(人均GDP其實只成長2%多,與更之前相比並不高),但只要可以維持高成長,很多社會問題和矛盾都會延緩,國債也可以依賴通膨減輕。

而在高成長的經濟情況下,馬來西亞內部的種族問題和衝突其實也不大,只有在經濟很糟的時候,這些問題才會浮現。在政府鼓勵馬來人生育的情況下,華人人口比例的減少是必然,但經濟處境不會太糟,不過華社內部的貧富差距依舊會是一個大問題。

納吉很聰明在演講裡找來很多國際組織如WTO、IMF、Moody's的數字,來替自己的背書。納吉在經濟方面的表現強勁,幾乎肯定這次大選國陣會大勝,非常有可能奪回三分之二優勢,而這不只是我個人的預測,國外重要媒體如《經濟學人》都這麼說。

至於藜麥的部份,其實只是在Q&A時,納吉一個比較輕鬆的,關於個人健康的分享,(前面講太多國政大事了)。前面一堆經濟問題在野黨領袖不提,只拿這種小事大作文章,散佈仇恨,搞階級鬥爭,可見敗象己露了,至少城巿選民,中產階級,和知識水平比較高的馬來人,都不會支持極右的土團或行動黨。

比較令人感嘆的是,和老馬的時代相比,現在的巫統確實比較開明進步了。反而無論行動黨馬華公會,都越來越難看到,值得尊敬的政治人物。當馬來社會在巫統和國家體制保護下開始現代化往前走時,華人是不是反而只龜縮在自己的小圈圈裡,自憐自艾,抱團取暖,為政客所操弄,為仇恨所矇蔽呢?

建議大家看看這場直播,全長不到一個小時。當然不必過度美化納吉,但凡事盡量靠自己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做批判性和建設性的獨立思考,而避免人云亦云,總是好的。

當然,在這個美好的願景下,順著他演講的脈絡,其實也是可以看到很多隱憂。

如我在文中所提,馬來西亞的經濟成長率是有點灌水的,依賴高生育率和人口紅利,人均GDP其實只成長2%多,低於帳面上的5.9%。依賴高生育率和人口紅利帶來的內需巿場,引顏擇雅的話,就是在摘最低的水果,馬來西亞很大,人口可以增長空間很多,但如果人均GDP拉不上來,其實也不過只是將經濟體橫向虛胖式的變大而已,可以分配在每個國民上的資本還是沒有增加,那也還是會面臨一般國家經濟成長率低時,所需要面對的問題,如社會階級不流動,貧富差距擴大等。

所以產業升級是很重要的,馬來西亞到底有什麼產業,是有出口的競爭力,可以在世界經濟的分工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這也關係到,之前失敗的私營化政策,如Proton和馬航,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反敗為勝,轉虧為盈,還是要繼續成為國家的負擔。

而如果以Proton的例子來看,現在產業相關很多時候已經不是一個國家的事了。這可能也牽涉到和其他國家,如中國的關係。

高生育率和人口持續增長也會對自然環境帶來很大的破壞,而隨著人均資源減少,馬來西亞尤其馬來人相對樂天或散漫的民族性也會受到衝擊。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及傳統文化生活方式之間,如何取得平衡,這其中都有很多細節值得深究。在高生育率和人口高成長的情況下,教育體制如何健全,人才如何培養,這些軟體,都不是國陣政府用錢砸得出來的。

納吉也沒有提到一馬公司,和廉政相關的問題。如果決定大步往右走,卻沒有受到適當的監督,則一定會有更多的貪腐,濫權,和裙帶或朋黨主義。

如果大家有留心那場演講的Q&A的話,其中第一題,我個人覺得是非常有意思的。主持人說有觀眾提問,用三個單詞,形容2050的馬來西亞。這場Q&A看起來是臨場提問事先沒有準備的,所以納吉花了點時間想了一下,(第二個詞一開始還給了一句),而這是相對重要和誠實的答案。

第一個詞是prosperous,繁榮,這很普通,重點是第二個詞和第三個詞。第二個詞是ultra-modern,超現代化,展現他帶領馬來民族實現現代化的決心,(基本上就是要做老馬想要做但是沒有做到的事情)。因為前二個詞都很右翼,所以納吉第三個詞就給了一個左翼的詞,equitable,公正,平衡,合理。

所以連隨意回答一個問題,他都給了一個中間偏右的答案。

可見納吉也不是什麼只會喊喊口號的極端馬來民族主義右派,馬來民族主義和巫統在他手上,(或要說威權統治也好),也是會「進化」的,而意識形態的進化比一切其他都更值得注意,因為這會決定和影響很多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納吉餅是畫得很美,能不能烤得出來是另一個問題。這其實不完全依賴納吉的意志,更多取決於馬來(西亞)社會能不能往前走,完成現代化的進程。

這其中有許多細節,其實依賴社會各專業相關領域有進一步討論,依賴在野黨理性問政與監督,並做好執政準備,提供良性的競爭供選民選擇。

這樣才能抵抗濫權,而此為民主之必要。

相關評論報導: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