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分析告訴你,為什麼槍枝管制是女性議題?

數據分析告訴你,為什麼槍枝管制是女性議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相信槍枝管制是保護女性、兒童、多元性別與少數族裔,以及減緩男性暴力造成毀滅性傷害的好方法,雖然這終究可能只是治標不治本,但就像倖存者所講得「如果他持有的是刀,根本傷害不了這麼多人!」可見「治標」目前依舊相當重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幾天震撼全球的美國佛羅里達州瑪喬利史東曼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情人節槍擊案,兇手總共屠殺了17名師生,並造成多人受傷。為此,再度引發美國社會對槍枝管制的關注,身為女性主義者必須指出:槍枝管制是女性議題,本篇文章將會論者兩者之間的關聯。

即使不分性別都可能擁槍,但擁槍的理由、脈絡、用途、形式可能會有性別差異。然而性別差異跟槍枝暴力是否有直接關聯,這是女性主義者相當關心的問題,我們可以先從分析擁槍者的性別差異開始。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針對1269名擁槍者的調查結果

在美國,擁槍者中62%是男性,女性則僅有22%擁有槍枝;女性平均擁槍年齡為27歲,男性平均擁槍年齡卻只有相當年輕的19歲;當中大部分的女性是為了人身安全而購槍,男性則更多是為了炫富或虛榮感。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另一份研究報告更凸顯出:

74%的男性擁槍者不只擁有一把槍,這比例遠高於女性;69%的男性擁槍者更持有步槍,霰彈槍與獵槍等高殺傷力槍枝持有者更幾乎都是男性,女性擁槍者多半只是持有手槍。

既然擁槍有明顯的性別差異,那促成男性如此癡迷於擁槍,這是否基於社會及家庭教育的影響?我們也可以探討,槍枝文化中的性別社會化因素。

根據美國心理學協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研究報告

在美國,約略90%的殺人兇手是男性,受害者也約略78%是男性;使用槍枝自殺的比例男性是女性的四到六倍;槍殺受害者當中,男性多半是在公共場合被熟人槍殺,女性則多半是在家中被(前)親密伴侶槍殺,且女性遭受(前)親密伴侶槍殺的比例是男性四到五倍。

該文作者Eric Mankowski博士認為,槍枝暴力與男子氣概密切相關,包含侵略性、冒險與壓抑情緒(尤其是脆弱與悲傷,除了憤怒)。美國槍枝文化建構在男子氣概的焦慮、競爭與侵略之上,白人父親更鼓勵男孩玩槍枝玩具,青春期之後的男性越來越偏好以展示槍枝來展現男性魅力。

RTX4YMDP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調查報告顯示

在408起自殺式殺人案中,91%的兇手是男性,88%的案例涉及槍支;12個城市的調查,其中70%兇手曾為親密暴力的施暴者,卻只有25%有家庭暴力逮捕的記錄;最常見的殺手類型是屬於嫉妒類型,嫉妒類型、物質濫用、持槍是最容易產生凶殺案的男性,占了兇手中的40%。

既然槍枝暴力與男性的暴力傾向密切相關,我們也應該探討槍枝暴力與對女性施暴的關聯,探討女性遭受槍枝暴力威脅究竟有多嚴重。

在美國,四分之一的女性遭受過家庭暴力,每天都有三名女性死於她們的(前)男性伴侶。

根據康乃狄克反對家庭暴力聯盟(CT Coalition Against Domestic Violence)表示

在美國,2010年遭受槍殺的女性中,三分之二都是被親密伴侶所殺;在2012年康乃狄克州的受家暴死者中,80%是遭受槍殺而死的。

根據美國反對非法槍支市長協會(Everytown for Gun Safety)所做出的報告

在美國,過去25年之間,親密關係謀殺最常出現的就是槍殺;美國2011年遭受槍殺的女性中,至少有53%是由親密伴侶或家人殺害的;2009年1月至2014年6月期間,57%的大規模槍擊事件中,兇手殺害了親密伴侶或家人;與其他高收入國家的女性相比,女性被槍殺的可能性高出11倍;當親密或家庭暴力中,如果施暴者使用槍枝,受害者死亡率則直接增加五倍。

根據美國反對非法槍支市長協會(Everytown for Gun Safety)的另一份報告

美國2009年到2016年之間,所發生的大規模槍擊案中,有54%與家庭暴力有關;當中25%的槍殺死者是兒童,涉及家庭暴力時,則有高達40%的槍殺死者是兒童;大約有450萬美國女性通報,遭到親密伴侶使用槍枝威脅;在限制遭通報家暴者持有槍枝的城市,遭親密伴侶槍殺死亡人數減少25%;對購槍者進行背景調查的州,女性遭受親密伴侶槍殺的比例降低了47%;不過值得注意的是,34%的大規模槍擊事件中,兇手犯案時早已被禁止擁有槍支。

RTX4YA4Z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哀悼情人節槍擊案的群眾

也許會有人質疑,那為什麼不讓女性擁有槍枝來反擊?因為這並不是現實,控制槍枝的權力依舊在男性身上,槍枝暴力是男性暴力的一環,槍枝文化與「有害的男子氣概」(toxic masculinity)建構密不可分。

即使是像成立於2000年的LGBT擁槍權利組織:「粉紅手槍」(Pink Pistols),其成員仍舊高達60%為男性,且多數為白人。

依照民意的部分進行分析,我們可以發現女性多半傾向於支持槍枝管制。

根據蓋洛普(GALLUP)於2006年做的一份民意調查顯示

在美國,有56%的男性認為家中有槍枝更安全,卻有49%的女性認為家中有槍枝使她們更危險,並且66%的女性支持更嚴格的槍枝管制。

再回到本文中皮尤中心的第一份報告:

即使是傾向於支持共和黨的女性,當中也有高達60%支持禁止攻擊式武器;僅有46%共和黨傾向女性支持縮短合法槍支銷售的等待期,低於共和黨傾向男性的68%;更只有24%的共和黨傾向女性,認同政府開放人們在沒有許可證的情況下攜帶隱蔽槍支,遠遠低於共和黨傾向男性的52%。

我相信槍枝管制是保護女性、兒童、多元性別與少數族裔,以及減緩男性暴力造成毀滅性傷害的好方法,雖然這終究可能只是治標不治本,但就像佛州校園槍殺害倖存者所講得「如果他持有的是刀,根本傷害不了這麼多人!」可見「治標」目前依舊相當重要。

不過,最終我們要處理的,還是這背後最大的問題來源——父權。那個如此世俗的,把男性非人化成施暴兵器,將男性的價值建構在優越感、過度地競爭與暴力行為之上,同時將男性脆弱情感閹割,讓他們認為其他性別、族群與兒童是可以生殺予奪的物品、財產與商品,過度崇拜力量與武器的殘酷男性文化。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吳馨恩(壞情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