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點成為校園槍擊案的兇手,只因無法有槍沒成兇手

我差點成為校園槍擊案的兇手,只因無法有槍沒成兇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差點成為校園槍擊案的兇手。我沒成為校園殺手是因為沒辦法取得槍枝。槍不會殺人,人才會殺人,但有槍的人會殺死更多人。

文:SARAH GRAY
譯:王國仲

「我差點成為校園槍擊案的兇手。」亞倫.史塔克( Aaron Stark)在給丹佛當地九號電視台的信中寫道:「我沒有成為校園殺手是因為沒辦法取得槍械。」

這封信在該電視台的《Next with Kyle Clark》節目中完整呈現,節目中討論了史塔克充滿暴力的童年、對抗精神疾病的過程、槍械的取得、愛,還有他最終在1996年沒有犯下校園槍擊案的原因。

上週三(2/14),一名19歲男子在佛羅里達州帕克蘭的瑪喬麗.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槍殺了17人。史塔克表示,寫這封信是因為他的妻子和女兒無法理解為什麼兇嫌會這樣暴起傷人。史塔克寫道:「很不幸的,我能理解。這樣的談話很痛苦,但我們不得不談。」

星期二,史塔克把他的訊息寄給國家電視台,並和MSNBC電視台的凱蒂.圖爾(Katy Tur)進行了感性的訪談。訪談中提到他寫這封信的理由,和他認為要採取什麼樣的行動,來阻止校園槍擊事件。

「我們該認真看看槍械帶來的影響。我們真的需要攻擊性武器嗎?我們真的要讓人們能購買AR-15自動步槍嗎?而且這些人甚至沒辦法通過背景調查,連手槍都不能買(卻能購買自動步槍)。」史塔克表示。

「但我文章的內容不只和槍械有關。這是一個多面向的問題,如果只專注於槍械,那你將會忽略其他部分——但如果只關注精神健康的情況,那槍械的議題也會被遺漏。」史塔克繼續說。

史塔克認為,社會應該更專注於關愛,並向那些覺得自己一無所有的孩子(就像他自己在1996年感覺到的一樣)伸出援手。史塔克說,當他是個少年的時候,他不斷交互想著要殺人或自殺。除了攻擊性武器禁令(於1994-2004年實施),其他友善的行為讓他免於訴諸暴力行動。

其中一個例子是,當時史塔克正準備要自殺,一個朋友替他烤了一個派並邀請他參加聚會。這救了他的命。

「如果這沒有發生,我就沒辦法活過那個晚上。」史塔克告訴圖爾,「人們伸出雙手,有時候他們自己也不知道這些行為會帶來什麼影響。一句善意的話、一個擁抱、說聲『嘿、你好嗎?要不要來我這吃點東西、一起看部電影?』真的能拯救一個人的生命。」

以下是史塔克的完整信件內容:

我差點成為校園槍擊案的兇手。

我沒有做出任何事情,我沒有傷害任何人,但在1996年,我差點就做出最糟糕的事情。

高中的時候,我就是所謂的邊緣人。我的童年一團混亂、充滿暴力、到處搬家。和我最親近的也是傷害我最多的人。我害羞、敏感,而且聞起來很糟,因為身上穿的髒衣服可能好幾個禮拜沒洗,或是因為自己也好幾周沒洗澡而全身骯髒。我被找碴、被霸凌,理由是我很胖、聰明或是不玩運動。所以我很生氣,開始在常閒晃的地方藏一些武器。我周圍藏著刀、樹枝、刀柄、手指虎,隨便什麼都好。我身邊總是帶著一把。

講這些不是為了讓人們吃驚或嚇他們,或是說我認同這樣的惡。我這樣講,是為了點出問題的嚴重性。

人們說精神狀況是個問題,確實如此。我的心理狀況非常糟,極度沮喪又想自殺,感覺在生活中沒什麼好期待,也沒什麼好失去。當人一無所有、沒什麼好失去,他們就什麼都做得出來,這種想法應該是很嚇人的。所以,是的,精神狀況是個問題。

更大的問題是愛。我嚴重缺乏愛,相信這個孩子也一樣。

有人把這些歸因於媒體上呈現的暴力、電玩和音樂;我們把這些人稱為白癡。

但有一件事情會讓這一切變得不同。如果把這件事情放到方程式中,結果會是恐怖的。

我當時無法取得突擊步槍。

我差點成為校園槍擊案的兇手。

我沒有成為校園殺手是因為沒辦法取得槍械。

槍不會殺人。人才會殺人。

但有槍的人會殺死更多人。

對我來說,一路走來,這25年十分漫長。我成長成一個男人、一個父親,有自己的家庭。我絕對有生存的目標和不願失去的東西。這幾年來我還是在對抗憂鬱,但現在要打贏這場仗已經容易多了。

如果你看到感覺需要愛的人們,就給他們愛吧。就算只是小小的擁抱、隻字片語或一個微笑真的都能拯救生命。惻隱之心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就算有些人不值得被愛,還是要愛他們。

約翰.藍儂(John Lennon)說,愛才是我們的唯一(Love is all we need)。

我寫這封信是因為太太和女兒一直說她們無法理解,什麼事情會讓兇嫌這樣暴起傷人。很不幸的,我能理解。這樣的談話很痛苦,但我們不得不談。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