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股銀行弊案累累,金融改革能否在新年度見到曙光?

公股銀行弊案累累,金融改革能否在新年度見到曙光?
Photo Credit: 第一金控網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幾年台灣的金融改革一直窒礙難行,佔據最大市佔的公股銀行不停爆出弊案,2017 年更是以慶富聯貸弊案收尾,2018 年 1 月隨即發生彰銀回扣弊案。種種負面新聞細看下來,政府金融監理部門的消極,甚至與公股銀行管理層的互相勾結正是問題的核心。

文:林宇廷

過去幾年台灣的金融改革一直窒礙難行,佔據最大市佔的公股銀行不停爆出弊案,2017年更是以慶富聯貸弊案收尾,2018年1月隨即發生彰銀回扣弊案。種種負面新聞細看下來,政府金融監理部門的消極,甚至與公股銀行管理層的互相勾結正是問題的核心。

適逢春節連假剛結束、立法院新會期也開始了,媒體報導新會期中民進黨將繼續主打「改革牌」。民進黨政府的施政方向向來著重於內政整理上,但在去年爆發慶富聯貸弊案,央行總裁彭淮南也卸任交接之後,政府下一階段的金融改革也是市場關注的焦點,關係到政府能不能扭轉產業的失落感。

從金融產業角度來看中央行政、立法部門的施政,就會感覺到難關重重。立法院民進黨團推出的優先法案表明財政改革幅度加大的心跡,畢竟年金改革、司法改革與組織再造都有助改善財務與提升效率,但是在監督行政部門的力道上顯然貧弱,尤其金融監理部門怠惰的問題罕有立委大力介入。行政部門更是難以期待它們有何建樹,畢竟公股銀行的主要股東正是財政部,就算金管會已經由改革派寄與厚望的顧立雄主掌,財政部內部「財金幫」小圈子私相授受的情況,在兩次政黨輪替至今都幾無改變。

「財金幫」的危害從本文開頭提到的慶富聯貸弊案、彰銀回扣弊案中可見一斑。第一銀行在慶富聯貸弊案中首當其衝,不僅罰金最多獲利也重創,然而情節較輕的銀行卻只受到政府輕罰。例如彰銀在慶富案中只被「糾正」,事後再透過提列較少呆帳保持百億元高獲利,年終獎金也令人稱羨。但彰銀高層真的值得這些獎金嗎?在慶富案懲處後不久,彰銀東莞分行就爆出回扣弊案,彰銀董事長張明道居然知情不報事後也未受懲處。往慶富案之前回溯,更可發現張明道任內弊案連連,並且在2014-2017年連續四年都爆出虧損十億元以上的負面事件。

這還僅是彰銀一例,公股銀行中規模較大的第一銀行、華南銀行、兆豐銀行甚至在過去兩年中都發生過五十億以上的巨額虧損。然而因為財金幫在政府與業界彼此照應,這些管理高層幾無懲處,即便調職也形同玩「大風吹」,彼此調換位置而已。

光以筆者羅列的這些公股銀行弊案,就能看出公股銀行主事者如何推諉卸責又坐擁高薪。配合放水的政府官員,財金幫無論發生天大的虧損也能吃著火鍋唱著歌,爽爽過日子。公股銀行管理層在詐貸、盜領、逾放賠錢的時候,永遠不敢提這些錯誤最後都是「全民買單」,但是在爭奪經營權的時候,卻能毫不害臊地聲稱自己在「守護全民資產」。這些荒腔走板的行徑,不僅時常博得新聞版面受到大眾恥笑,從產業界管理專業眼光看來,更是一齣掏空台灣競爭力的悲劇。

若想改善公股銀行的弊病,就必須遏止財政部在金融改革打假球。因為公股銀行弊病的解方就是民營化,想要實踐民營化必須阻止財金幫的共謀。從去年宣判的台新彰銀案為例,即使法院判決台新金取得彰銀經營權,彰銀仍在財政部(公股主要股東)的撐腰下對判決不予理會。由此可知,政府金融監理部門的態度始終是金融改革的關鍵。

倘若行政院、立法院無法有效改善,讓財政部持續由財金幫把持的話,台灣金融改革就會持續空轉打假球。持續放縱市占最高的公股銀行發生金融弊案而且不被重懲,不僅是納稅錢的浪費,台灣的金融人才也會越發不願意加入本土銀行,年輕人對本土銀行求職意願會降低,高階的管理人才也會流失,這對於台灣金融業將會是大災難。新的一年,內閣將會有所調整、立法院也展開新會期,然而公股銀行弊案累累,金融改革能否在新年度看到曙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