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憲真相:習近平努力迴避兩大禁忌,借力於「民主退潮」

修憲真相:習近平努力迴避兩大禁忌,借力於「民主退潮」
Photo Credit: Aly Song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三中全會傳出習近平擬修憲廢除任期限制後,全球輿論湧現恐懼情緒,並指習摧毀了鄧小平的遺產。然而,作者認為與其說習近平摧毀了鄧小平數十年來的遺產,倒不如說,習完完全全享受了鄧的遺產和智慧,此後,中國之於世界所佔有的角色和影響,造成國際複雜形勢,加劇亞洲民主退潮,添諸多曖昧不明的因素。

若記起鄧小平80年代的話,且別忘記他90年代的話

RTR6NJ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近日全球泛起新一波恐懼情緒,台灣、香港尤其嚴重,隨著有關第十九屆三中全會流出一項建議:廢除憲法列明國家主席、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條文,這波恐懼浪潮直指一種斷言:

習近平一手摧毀了鄧小平遺產,昔日「毛澤東時代」勢將重臨中國。

人免不了受情緒困惑,尤其漫天恐懼思潮湧至,一時看不清前路。這次亦不例外,如果上述斷言長遠有一定參考意義,當中,充其量只有3分真、7分假。

不錯,鄧小平在80年代說過這番話:「把一個國家、一個黨的穩定建立在一兩個人的威望上,是靠不住的,很容易出問題。所以要搞退休制」,這是不明言地汲取了歷史教訓,深恐毛澤東時代再次降臨,所以即使不將西方那套民主搬來中國,卻堅決維持「黨內輪替」,國家領導人位置不能坐過兩屆。如此說習近平摧毀了鄧小平一些重要遺產,絕對有3分真確。

但是,踏進90年代,當鄧小平到深圳「南巡」的時候,亦曾說過以下這番話:「新加坡的社會秩序算是好的。他們管得嚴。我們應該借鋻他們的經驗,而且比他們管得更好」、「你們要堅持兩手抓,一手抓改革開放,一手抓打擊各種犯罪活動(重點指打貪),兩手都要硬」。

習近平的中國模式,建築在鄧小平和李光耀之智慧上

RTX4YZ1D
Photo Credit: Thomas Pet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才是另一部分的真相,習近平現在的做法,雖然有意打破任期限制,有違多年來的黨內輪替,然而,從鄧小平遺下的政治遺產來說,習近平近年的強勢乃至提出修憲的「膽大舉動」,可謂是徹底收割了「鄧小平成果」而來的勇氣。這等於接收了前人數代的遺產,在這一點而言,遠遠說不上摧毀。繼而,習正循鄧小平建議,仿效李光耀強勢管治,嚴格由上而下落實鄧口中的「兩手抓」(一手經濟改革,一手打貪)。這可不是依循毛澤東時代的脈絡。

習近平上任以後,不惜打破「刑不上常委」的慣例,清算了一代人的舊帳,做法像啟動了一煞不停的列車——「脅經濟發展以號令修憲」。在未摸索出「一黨新輪替」方式之前,出於國家近年取得「實際成果」及「自保需要」,不可能輕易放手,甘願退下來承受「被算帳」的風險。基於每一重現實考慮,均催迫他以持續連任爭取巨大的政績威望(自然包括統一台灣),萬事俱備才決定往後的接班模式,情形一如李光耀「專制模式」。

而且,從歷史而來的兩大禁忌,習近平並非毫無覺知,其一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忌諱,其二是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的忌諱,所以他在十九大的時候,一方面向國外宣示,永不稱霸:

「堅定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尊重各國人民自主選擇發展道路的權利,維護國際公平正義,反對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反對干涉別國內政,反對以強淩弱。」

另一方面向國內承諾,脫貧攻堅:

「堅決完成脫貧攻堅任務,確保兌現我們的承諾。我們要牢記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努力抓好保障和改善民生各項工作,不斷增強人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推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

習平近煞有介事向內外宣告國家方向,正是自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三個崛興的獨裁政權德國、義大利、日本結成軸心國,主動觸發第二次世界大戰向外侵略,終被圍攻走向滅亡。而當下中國成功在70年代末起復興國力,多年來訴諸一黨專制決意不行民主制度,不久前聲言和平外交,恰好向世界派第一顆定心丸,表明中國既不是納粹也不是法西斯那類獨裁政體,宣示不管國力如何壯大,亦不會對外發動侵略 。

全球政體新混戰:所謂中國特色,乃專制資本主義(authoritarian capitalism)

RTX474T1
Photo Credit: Thomas Pet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不久前,美國已回應習近平修憲消息,認為這是中國內政,無意介入相關事宜;又在相近時間,Donald Trump表示中國積極聯繫美國與北韓進行和平談判。美國的反應,顯然未有視中國與北韓站在同一陣線,其新興軸心國坐擁可怕的軍力、武備勢將侵略全球,對習的修憲舉動,反應亦異常平靜。

另外,向國內拋出脫貧及美好生活的民生願景,高舉近年經濟數據和成果,圖以國民的「獲得感」(物質生活)持續換取共產黨政權的合法性。所走的路線,在中國共產黨術語仍然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實際上就是西方學者所言的「專制資本主義」(authoritarian capitalism)或「新社會主義」(neo-socialism),倚靠局部自由市場帶動經濟成長,以成果滋養專制政權的合法性;再不是毛澤東時代「中國社會主義」犯下大躍進的嚴重錯誤,再以盲批思潮發動文化大革命,以政治人為鬥爭掩蓋貧窮人禍。

習近平脅經濟成果、借上述宣示,以安撫世人數十年以來的陰影和恐懼。

此外,早在胡錦濤時期,迎上亞洲「民主退潮」及中國模式的崛興,已為今日習近平籌備修憲鋪平了時代道路。

如喬舒亞.庫爾蘭齊克(Joshua Kurlantzick)在《民主在退潮》(Democracy in Retreat)中剖析,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回顧當時全球形勢,任何小國要一嚐資本主義的經濟效益,擺在面前的只有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制度可以仿效(其次歐洲),純以當時國家取得的經濟成果來說,共產主義政權毫無亮眼之處(除了政治信仰維繫,經濟發展是失敗的),當時根本沒有所謂「非民主」又能發展經濟之「替代模式」,但是:

「如我們所見,(現在)情況已非如此:小國可以仿效中國,或在較小的程度上仿效越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卡達或其他成功的專制資本主義國家的例子,從而將自由市場資本主義與民主化脫鉤。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