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菊回首高雄12年:我很苦命,沒柯文哲「那麼可愛」

陳菊回首高雄12年:我很苦命,沒柯文哲「那麼可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菊說,柯文哲這樣的一個非典型政治人物,好像話講得比較直白,很多發言「如果是我們,不會這樣表達」,當然這樣和柯文哲比起來,「就不是那麼可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高雄市長陳菊在高雄執政近12年,年底將屆滿卸任,她接受中央社專訪時,回首投入市長選舉到執政,感嘆一路走來「都很苦命!」陳菊也直言柯文哲已經讓她不能信任,她說政壇上很少有柯這樣非典型的人,但是「有些基本的東西不能太離譜」。

陳菊細數,從2006年以1114票險勝對手後,就身陷選舉官司;上任第3天她才知道,世運主場館必須在2年內興建完成,不然世運會辦不成;2010年尋求連任時,和新潮流視同兄弟的前縣長楊秋興競選,那是她人生的另一個考驗。談到執政12年的眾多挑戰,陳菊有諸多感慨。

她說,投入高雄市長選舉正是民進黨最低迷的時候,競選過程很辛苦,2006年她以1114票險勝國民黨籍候選人黃俊英,卻身陷選舉官司,這場官司讓她治理城市的正當性,幾乎快一年之後才確定。

緊接著面臨舉辦2009年世界運動會的壓力。陳菊說,記得接任高雄市長的第3天,動土興建世運主場館時,才知道須在2年內完成場館興建,時間相當緊迫,如果沒有完成,就會毀約辦不成世運會。

她感嘆當時舉辦世運得不到中央支持,行政院體委會還對市府「官腔官調」,日籍建築師伊東豊雄設計的主場館興建完成後要試燈,體委會竟然反對,讓市府相當錯愕。

世運會的宣傳費用也不足,陳菊說,當時市府想到利用大街小巷穿梭的垃圾車進行隨車廣播宣傳,讓市民知道要舉辦世運,並由她親自錄製宣傳錄音帶。所幸後來世運辦得很成功,帶給高雄光榮感和信心。

2010年陳菊爭取市長連任,當時同屬新潮流系,原本和她情同兄弟的高雄縣長楊秋興,也爭取黨內提名,爭取失利後脫離民進黨,以無黨身分參選高雄市長;那是她人生的另一個考驗。

與楊秋興競選的傷心往事,陳菊不願多談,她以「往事如煙」帶過;不過她表示,當年和楊秋興、國民黨候選人黃昭順3人參選,最後她的票數,比2名對手票數相加後,還多出8萬多票。

陳菊說,當年來到高雄市政府,是民進黨最落寞、最低迷的時刻;從政快50年,只參選過國大代表和高雄市長2個職務,她這一生幾乎都在為人抬轎,如果外界問她的專長是什麼?答案就是「很會助選」。

高市的統籌分配稅比北市少百億

針對大高雄的財源,以及第10屆立委選舉,高雄將減少一席等議題,陳菊接受中央社專訪時一再強調,希望中央還給高雄公道。另外,行政院將《財政收支劃分法》列為本會期優先法案,希望解決非六都縣市的財政困境,不過,屬於六都之一的高雄市,對於北高統籌分配稅款分配方式,深表不平。

陳菊指出,高雄市人口比台北多8、9萬,土地面積近3000平方公里,比台北大13倍,每年統籌分配稅款卻比台北少了100多億;過去高雄的建設經費多半來自中央補助,很多公共工程可獲得98%的補助款,但是縣市合併後,高雄市因為是直轄市,只獲得50%或75%的補助。讓高雄市覺得縣市合併好像是一種懲罰。

高雄市副市長許立明說,2010年縣市合併以後,高雄整體的補助款不增反減,合併當時的內政部長江宜樺曾保證,不會有一加一小於二的情形,但事實上,縣市合併以後,高雄每年補助款都是一加一小於二,去年就少了818億。

針對外界質疑高雄舉債過高,陳菊更是一肚子苦水,她說,高雄市從前市長蘇南成開始,歷任市長留下1400多億元債務,後來為高雄縣市合併,又多了260幾億元。

陳菊還說,高雄市因為必須分攤勞健保費,而欠了一屁股債;許立明說,其實台北市也積欠中央勞健保費,但是後來馬英九總統任內修改法令幫台北市解套,只要不設籍台北市的勞工,台北市就能免繳勞健保費,這也是導致中央對北、高補助不公平之處。

儘管過程辛苦,許立明說,2010年縣市合併後的3年是高雄市舉債的高峰,市府一年舉債約160億元,現在已經過了舉債高峰期,去年是高雄從23年前市長改為民選以來,首次出現「零舉債」,但如果高雄有台北的補助額度,高雄市的還債能力應該更好。

《財劃法》修正在即,陳菊表示,這個問題長期都有討論,但因各縣市需求不同,都會提出各自的意見,最後吵了半天也沒有結論,她強調會和行政院長賴清德溝通此事,希望中央對北高的補助能夠一致,賴清德來自南台灣,比過去的閣揆都還能理解地方財政的問題。

除了《財劃法》之外,2020年、也就是下一屆的立委選舉席次,高雄市可能減少一席,陳菊也重申「 很難接受」。

外界批評高雄市立委席次減少是因為人口流失,許立明反駁表示,高雄市人口並未減少,大概都是277、278萬上下,只是高雄人口增加的幅度不如桃園、台中那麼多;席次減少是計算方式的問題。

他說,中選會通過的版本是採立法院第7屆的計算標準,過去高雄縣、市計算席次,各有小數點或進位,其實是縣、市兩邊計算各多半席,但合計起來算,小數點不見了,變成少一席,這是在懲罰高雄縣市合併。

他表示,如果採第7屆計算方式,會更擴大票票不等值的差距;如果要讓立委選區符合票票等值,應依第4屆立委的方式來計算,已和中央溝通此事。另外,選區調整,應該要從根本性的問題解決,也就是先進行行政區重劃,再配合做選區規劃。由於選區重劃還需經過立法院同意,陳菊表示會再努力爭取。

陳菊:柯文哲講話直白,但我不會這樣表達

高雄市長陳菊坦言,民進黨基層對台北市長柯文哲確有反彈,有人在她的臉書留言,說什麼她要去當總統蔡英文的「桶箍」、要輔選柯文哲,把她罵得要死,她會請選舉對策委員會成員、副市長史哲到選對會反映基層聲音。

陳菊並說,政壇上很少有柯文哲這樣非典型的政治人物,講話比較直白,但是「有些基本的東西不能太離譜」,相形之下,像她這樣的政治人物,從政久了,講話都比較慎重,「就失去了天真浪漫,不是那麼可愛」;如果黨中央最後決定北市要禮讓柯文哲,她會尊重,但是基層的聲音還是要傳達。

陳菊接受政論節目專訪,直言柯文哲已經讓她不能信任,她接受中央社專訪時,再度談及柯文哲。她說,柯文哲當年在北市參選,代表白色、清新的力量,雖然跟民進黨是不同政黨,但是她認為,只要這股力量對台灣社會是正向就好,大家對柯也有很多期待,「我們都是給予高度祝福」,從來也沒批評半句。

陳菊說,北高兩市就有很多不同之處,後來她看到柯文哲對高雄很多批評,「如果你對高雄的發展有深入了解,這樣的批評才能切中要害。」

外界對高雄的監督批評,她都虛心接受,但是柯文哲對高雄很多的批評,「南台灣很多市民朋友都覺得很奇怪」、「至少我們會認為他不是我們的敵對面」,對於高雄南台灣發展,柯文哲應該有相對的同理心。

陳菊認為,「當國民黨若干議員罵我們,他就順著也踹我們一下,我都覺得好奇怪。」柯文哲對高雄的財務結構了解多少?台北市占盡首都的資源,但高雄市面積比台北市大13倍,人口比台北市多8、9萬,城鄉的差距是有很多問題,根本是「飽漢不知餓漢饑」,高雄市真的是很辛苦。

陳菊說,高雄捷運是從謝長廷市長時代拚了半天,紅橘兩線用BOT的方式,一站一站地核准,中間辛苦不在話下,柯文哲認為高雄捷運沒人坐,卻沒想到台北市捷運是網狀,高雄只有兩條,而且興建過程非常艱難。

陳菊強調,公共運輸當然不是賺錢的工具,全世界很多公共運輸都不賺錢,但為提供人民更便捷交通,這是政府的責任,高雄市政府是為了地方長遠發展而努力。

外界認為兩人因此種下心結。陳菊說,她從來不覺得柯文哲是得罪了她,今天台灣社會有另外一股正面清新的力量,希望台灣社會更美好,這些當年充滿熱情支持柯文哲的人,才是重點。

她表示,她在台北市選戰中是旁觀者,因為她不是台北市民、也沒有投票給柯文哲,她的觀點不是那麼重要,重要是當年那麼熱血支持柯的人,他們的觀點才重要。

記者詢問陳菊,她與柯文哲的執政風格的差異,陳菊說,拿她來和柯文哲比較,這是不適切的,「因為我們生命歷程訓練完全不一樣。」

陳菊解釋,她從年輕到現在、從一開始的黨外,在白色恐怖的年代能夠投身或願意投入黨外圈子參與運動的,包括現在她的副市長許立明這些人,都是性格比較叛逆的、不是這麼乖的,當年黨外的新生代也都已經步入初老、中老的階段,她深刻地感受到這幾個世代都經過很嚴格的考驗,沒有什麼人才比這些更可貴。

她說,柯文哲這樣的一個非典型政治人物,好像話講得比較直白,很多發言「如果是我們,不會這樣表達」,當然這樣和柯文哲比起來,「就不是那麼可愛」。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