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圖書日:世上5個艱苦的圖書館

世界圖書日:世上5個艱苦的圖書館
伊拉克國家圖書館和檔案館。photo credit: REUTERS/Gleb Garanich/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衛報》介紹了世上5個艱苦的圖書館,在言論不大自由,環境惡劣、甚至是槍林彈雨下,仍然堅持運作,安撫受難民眾的靈魂。

今日(3月1日)是世界圖書日(World Book Day,中文又稱為世界閱讀日)。心水清的你也許會質疑,不是4月23日,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逝世的日子嗎?都是。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1995年,把4月23日,即西班牙著名文學作家塞萬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逝世的日子,同時也是莎士比亞逝世的日子定為世界圖書日。不過,世界各地會因應自己的情況把世界圖書日改日子。例如瑞典在2000年和2011年都把世界圖書日改在4月13日,以避免與復活節「撞日」。英國也是基於同一個原因,索性把世界圖書日定於3月1日。

在這一天,英國《衛報》介紹了世上5個艱苦的圖書館,在言論不大自由,環境惡劣、甚至是槍林彈雨下,仍然堅持運作,安撫受難民眾的靈魂:

埃及開羅Bardo Clubhouse圖書館:

由愛書之人Omar Amin於去年11月創立。他辭掉市場推廣的工作,全職打理他的圖書館,並獲得有心人捐贈初版《哈里波特》,他自己則在舊書店發現1927年版卡夫卡的《美國》(或譯失蹤者, Amerika)。在埃及,開圖書館要點勇氣。2016年12月Al-Karama圖書館被軍警衝擊。去年當地不少出版社都被當局騷擾。

阿富汗喀布爾公共圖書館(Kabul public library):

1966年由兩家小型圖書館合併而成的喀布爾公共圖書館,見證了共產黨當政、內戰、塔利班統治,以及2001年的阿富汗戰爭。可以想像,一直處於動盪不安局勢的圖書館,設施是殘舊的,書籍也不算多,但圖書館的存在非常重要,它能開闊年輕人的視野,讓他們知道,世界有很多可能性。

索馬里摩加迪沙(Mogadishu)的無名圖書館:

作為一個瀕臨飢荒又不時受到激進伊斯蘭組織攻擊的地方,日常生存和工作都受到挑戰,但這家無名字的圖書館創辦人Badra Yusuf和Abdulrahim Aden希望可以為鼓勵閱讀出一分力。

多明尼加羅索公共圖書館(Roseau public library):

這家圖書館在1906年落成,去年9月五級颶風瑪莉亞吹襲,把圖書館的頂部連同2.5萬本書捲走了,後來慈善組織Book Aid捐贈200本書,圖書館在同年12月重開。跟其他加勒比海國家一樣,多明尼加缺乏天然屏障,近年的極端氣候令當地不時受到颶風、暴雨侵襲。圖書館管理員得為未來的風雨飄搖作好準備。

伊拉克國家圖書館和檔案館(Iraq National Library and Archive):

伊拉克的苦難相信不用多說,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位於巴格達的國家圖書館和檔案館被焚燒和搶劫,損失慘重,60%的檔案和95%的珍本書籍被毀(見上圖)。重建圖書館和持續運作都不是易事,經歷多年砲火洗禮,現在的巴格達已遠離最黑暗的日子,然而,絕對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圖書館仍然維持一星期五天運作。

設立世界圖書日的目的,是希望提醒世人,無論貧窮或富裕,患病或健康,年輕或年老,只要你願意,都能享受讀書的樂趣。也提醒廣大的讀者,要感恩許多作者、詩人、小說家對人類文明文化作出的貢獻,要尊重知識產權。

如今在手機年代,有人會說自己時時刻刻在閱讀。的確,現在我們每天看的字可能比以前多,網上即使是短片都有字有字幕。不過,你記得自己上一次好好地讀一本書,浸淫在書中甚至忘卻自己的時候是哪時嗎?你認為瀏覽Facebook,點擊即時新聞、熱話來看,跟讀一本書是相同嗎?對上一次買書(當然包括電子書)或到圖書館借書是什麼時候?有讀過嗎?讀了多少?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