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駿不喜歡淫蕩女人、女角純情有原因—話說《天空之城》

宮崎駿不喜歡淫蕩女人、女角純情有原因—話說《天空之城》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年來《天空之城》觸發觀眾許多想像和反思,包括大自然與文明,然而,站在宮崎駿的立場,他怎麼看待故事中的真正重點?

宮崎駿最希望那些人體驗《天空之城》?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2_07_30_P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如果你分別詢問小孩子和成年人對《天空之城》的觀後感,很可能,香港、台灣跟日本的小孩分別不大,會簡簡單單跟你說那冒險歷程「很刺激!很爽!」;而大人或會細說故事裏那座天空之城「拉普達」(Laputa),如何充滿大自然與文明的喻意,值得多加思索:究竟人類的科技文明,是否只會誘發征服世界的野心,必然無法跟大自然世界和平共存?

若站在觀眾欣賞作品的立場上,你聽後可能會說:有甚麼好辯論的?小孩跟大人都對!可是,假如站在宮崎駿看待作品的角度,也許,他會斬釘截鐵跟你說:

還是小孩子說得比較對!

又如果在看《風之谷》感覺遺漏太多意義未有深思,事後想太少的話,那麼,《天空之城》可能令你「想太多」了。說到底,這部作品鎖定的觀眾對象,就是「小學四年級生」;對於《天空之城》,你跟宮崎駿說看後感到「很刺激!很爽!」或者,已是他最希望聽到的讚賞。只是,如果你仍未滿意,真的渴望在「很刺激!很爽!」之餘追問下去,確實,還是有些重要情懷可說。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2_28_02_P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有點意想不到,宮崎駿團隊當初老遠跑到「英國威爾斯煤礦區」取景,純粹為畫面點綴些少氣氛(只因押井守看照片後大讚),而且,對整個故事脈絡來說,那座看起來盛載文明反思的「天空之城」,同樣只稱得上是題材方面的「點綴」,並非箇中重點;實質上,深刻思索大自然與文明的寄意,他在製作《風之谷》後算是「暫」告一段落,而《天空之城》的誕生是特意獻給小孩子的,仍有另一重寄意的話,只能說亦圓滿了宮崎駿初戀般的少年懷春:

「(《天空之城》的主題是什麼呢?)

也談不上什麼主題,反正就是少年邂逅少女之後,想要脫胎換骨(笑)變成男子漢的故事。

⋯⋯⋯⋯兒童時期、青少年時期最關心的事情還是女孩子,根本不可能去喜歡植物。我也不是一個特別喜愛植物的小孩。三十歲以後才開始著迷吧!」

一旦我們把《風之谷》與《天空之城》一脈相承連貫看待,稍後我們便知道,不談《未來少年科南 / 高立的未來世界》(未来少年コナン)的話,將無法了解宮崎駿創作《天空之城》的深意——尤其,涉及三部動畫他要如何塑造女角的性情,蘊含自己心裏傾慕那一種女人。

mthetr-VCJPA10000005976_s1-Full-Image_Ga
Photo Credit: 電視劇《未來少年科南》截圖

飛行石爭奪戰只是它的表面,追女孩的激情才是重點

不錯,就在男女主角終於找到拉普達城「之前」,那主角、大盜、軍方之間追追逐逐的一大段歷程,才是整個故事的主軸所在,沒那麼多深奧的隱喻要展現出來。這樣便不難明白,為何一談及《天空之城》,宮崎駿所說的大量心思,都在那兩位介乎11至12歲的男女角色身上。懷著這份初戀般的心思,最遠的自然可以追溯他迷戀《白蛇傳》的女角,坦言她最早誘發自己對「異性強烈憧憬」;若說更靠近創作《天空之城》的男女愛慕之情,便不得不提《未來少年科南》,當中的心路歷程,完全透露了少女希達、少男巴茲的原型。

我們記得,希達身懷家族傳承一顆隱藏巨大力量的飛行石,努力擺脫軍方的禁錮追捕,而追捕她的人,正是擁有上校軍階、打扮斯文的穆斯卡,表面上要帶軍方尋得天空之城的黃金寶藏,實際上他是「拉普達.普達王族」的後裔,存心要獲得飛行石及咒語,以徹底操蹤天空之城隨飛行石而來的大殺傷力武器,從而支配地上文明。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_52_02_P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正在希達從軍機上逃走時失足墜落之際,飛行石釋放保護力量,承托著她的身軀徐徐飄落在一個煤礦小鎮,這時候鎮上一名煤工少年巴茲巧遇並拯救了她,不久二人隨即展開躲避軍方追捕的歷程,期間,又出現「空中朵拉海盜團」加入追逐戰,看準機會,與軍方爭奪希達身上的飛行石以獨佔黃金寶藏;如是,希達巴茲二人、軍方、海盜團展開三方拉扯的角力。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1_51_26_A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就是這樣,未遇上希達之前,善良、耿直又不諳大人野心的少年巴茲,似乎會在一個煤礦小鎮渡過一生,怎料遇上希達之後,像迷了心竅般不顧一切地陪伴與呵護她,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傷害,總之大家一起互相擁抱已感到快樂。

未知你們認為《天空之城》哪一幕最感浪漫?假如手上有一票的話,這一票很可能投予煤礦底下的情境,希達、巴茲置身「漫洞」閃閃發光的飛行石硝壁,二人仰望的一切,像是宮崎駿為她們特製的星空。這一幕,也是全故事充斥追逐戰之中,最具寧靜和安全感的時刻。

宮崎駿:我不喜歡峰不二子那種淫蕩女人。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_56_58_PM
Photo Credit: 峰不二子という女~[特別篇] Youtube截圖

的確,巴茲那份無懼上刀山落油鑊的情懷,映襯著少女希達的純情,在過於澎湃刺激的追逐過程,折損了讓人投入二人的濃情蜜意;只是,真要深究二人的情意並非絕不可能,正是蛻變自《未來少年科南》,畢竟,到了《天空之城》描繪希達的時候,宮崎駿自言感覺開始老了,相比之下,對女人的用心遠不如舊作,但兩部作品均牽動了他的感情:

「在現實生活中,除非是天生無法愛人的人,不然,只要是男人大概都會對女人心存憧憬。我不喜歡像『魯邦』裏的峰不二子那種淫蕩女人。」

這樣說的原因,除了宮崎駿對純情少女的憧憬,也在於一佪女人的性情。假如是充滿利益計算化成信仰的女人,實在很難改變自我,再美艷的外在條件擺在面前,一點不動人。如《未來少年科南》有一女配角名叫蒙思麗(蒙絲麗),她外貌帶有幾分艷麗,只是她並不像淫蕩的峰不二子,皆因蒙思麗心中對愛還有所渴求,宮崎駿曾想過她未必不能跟少年科南一起,遺憾科南已有了女主角拉娜,才讓蒙思麗跟戴斯船長結婚共偕連理。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_54_02_PM
Photo Credit: 電視劇《未來少年科南》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