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白狗引發的血案:蝦夷地蠣崎家下毒事件

一隻小白狗引發的血案:蝦夷地蠣崎家下毒事件
CC0 公有領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汪星人跟喵星人雖然在當今社會是陪伴不少人們的親人(或是主子),但是在與汪星人及喵星人相處之時,還是要多加注意與旁人之間的互動,避免像是元廣一樣,因為寵愛汪星人導致遭人怨恨,最後引起自己遭到毒殺的禍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家倫

今年是狗年,因此我們專頁也分享一則關於狗與戰國時代的故事。不過小編這次分享的是在戰國時代時北地的蝦夷地發生的一場血案。

相信不少玩過戰國時代的遊戲,或是看過本專頁的相關文章的同好都知道,在戰國時代,當時被稱為蝦夷地的今日的北海道,最強大的和人家族是蠣崎(武田)家族,而蠣崎家族到了16世紀中葉,也傳到了第四代家督蠣崎季廣,蠣崎季廣有多名妻室及兒女,僅光是季廣之孫松前景廣所寫的家史《新羅之記錄》中,就提及季廣育有12男14女,共計26個兒女。

在季廣的兒女當中,年紀最大的是他的長女。但是長女的母親出身並不高,只是家中的侍妾,加上又是女兒身,因此一開始就被父親季廣排除了繼承權,而嫁給了上國城代的脇本館主南條越中守廣繼。長女對此一直記恨,並感到不平。

而在季廣的12個兒子中,其實我們所熟悉的繼承人蠣崎慶廣其實是三男,在他之上其實還有兩個哥哥,即是大哥蠣崎舜廣(1538~1561)以及二哥蠣崎萬五郎元廣(1539~1562)。也因為上有兩個哥哥,所以最初慶廣是被排除在外,並不是季廣的繼承人。因此在年紀輕輕時,慶廣便被送離蠣崎家,前往位於本州津輕地區的浪岡北畠氏,並成為北畠氏的猶子(養子的一種,類似乾兒子)。

但是如同上面提到的,由於越中守妻室一直對於自己不能繼承蠣崎家業懷恨在心,因此始終對父弟有所不滿,而當時候蝦夷地主要分成上國、下國及松前三個地域,上國最重要的城寨是曾為蠣崎氏居城的和喜館(勝山館),但是隨著和喜館主蠣崎高廣(良廣之弟,季廣叔叔)病歿,高廣之子基廣(季廣堂兄弟)仍年輕,因此當時季廣便讓堂兄弟基廣成為自己的長女婿南條廣繼的養子,並讓廣繼在基廣成年之前,擔任和喜城代。

安藤氏_蝦夷地三守護地分布
Photo Credit: 陳家倫
戰國期和人於蝦夷地所控制的主要三個地區 上國、下國及松前地域分布圖

後來隨著基廣對季廣起反心,而遭季廣肅清,但是南條廣繼跟廣繼妻室並未因此被連坐。除了維持本領脇本館之外,也認可南條廣繼繼續擔任上國(和喜館)城代,因而在蝦夷地的上國地區頗具影響力。但是廣繼的妻室並未就此滿足,加上怨恨使得他窺視蠣崎家當主之位,因此決定對自己的大弟蠣崎舜廣以及二弟蠣崎元廣下毒,並成功的拉攏蠣崎家臣丸山某子負責獻上毒酒(鳩毒)。

而丸山某子為何會甘願對主君的兒子投毒呢?

最主要的原因是在於丸山與季廣的二男萬五郎元廣有過節。

若根據《新羅之記錄》的記載,在元廣12歲(1551年)還叫萬五郎的時候,他曾經養了一隻小白狗。還是小孩子的萬五郎非常喜歡這隻小白狗,因此常常帶者他在身旁嬉戲,有一次萬五郎帶者小白狗在客殿中走動,此舉引起了家臣的丸山的注意,丸山覺得不妥當,因此便向萬五郎說教道:

(萬五郎大人)的行為不是武士應有的舉動,因此把(小白狗)帶到外面去吧。

丸山可能只是想好心規勸少主應該有禮貌懂規矩,因而出口說教,怎知聽到丸山說教後的萬五郎,卻好像惱羞一般,拔出脇差攻擊丸山某子,並傷到丸山的頸部,儘管旁人發現萬五郎「亂心」之舉後隨即制止,使得丸山勉強保住小命。

而事後得知此事的季廣也感到自己的二兒子萬五郎的舉措不當,因此對他下了責罰,將萬五郎軟禁於明石季衡的館裡。

Ainu-Dog
Photo Credit: Jurriaan Schulman @ CC BY-SA 3.0
北海道犬(圖非當事犬)

但是大難不死的丸山某子經過這次事件後,便對萬五郎心懷恨意。而或許也是因為這件事情廣為蠣崎家中所知,因此廣繼妻室便相中丸山某子,要其協助對弟弟們下毒。丸山某子出於對萬五郎元廣的恨意,因此便答應並對兩人下毒,最終使得季廣的長子舜廣於永祿4年(1561年)時以23歲年紀英年早逝;而萬五郎元廣也在隔年後的永祿5年(1562年)時因久病(相信是毒殺引發的後遺症)而以23歲年紀去世。

然而毒殺的事情很快就曝光了,消息傳到了季廣的耳中,震怒的季廣隨即下令處決自己的長女(廣繼妻室),而下毒的丸山也被季廣下令斬首。也因為季廣的長男舜廣及二男元廣兩人年紀輕輕便相繼死於非命,因此最終季廣在晚年,將家督之位傳給了三子慶廣,慶廣便在津輕為信攻滅浪岡北畠氏後回到蝦夷地並繼承家業,成為第五代蠣崎(武田)氏家督。

其實從這則故事中,我們會發現在當時戰國時代的幾個現象:

  • 首先是女性並非我們想像中的柔弱或是任人擺布

雖然在戰國時代,繼承家業仍是以男性為主,女性繼承家業屬於少數,且多半具有代理、中繼的臨時性質,但是當時的女性仍然是十分活躍並也有自己的見識的,而在先前站長的的文章〈誰說亂世女性真悲哀?戰國女性有話兒!〉中可以看出,當時的女性比起同時期的歐洲或是中國,或是之後的江戶時代,是相對有主見自主,且在婚姻上也相對自由奔放的。

在政治上,女性還是會以各種型態及方式影響左右者戰國時代的政治。

  • 戰國時代即使上下關係明確,但是主君仍不能隨意打家臣

在戰國時代,儘管主君與家臣間上下關係明確,但是身為上位的主君仍是不能隨意打家臣的,因為這隨時都是掉命的禍根。一但被責打的家臣認為遭到羞辱,嚴重可能隨即當場反擊或謀叛以保衛名譽,就算沒當場反映,仍可能會成為未來的禍根。比如丸山即是因為多年前被二少主萬五郎元廣攻擊,而心懷恨意,最後種下了他協助廣繼妻室毒殺舜廣、元廣兄弟的禍根。

即使是我們常常說會打家臣的織田信長,實際上他也並沒有過多明確的證據證明信長打過家臣(如打光秀)。多數信長責打家臣的故事,多是江戶時代以後傳承,以解釋魔王信長為何會被部下光秀反叛,或是加添信長的魔王形象,以作為反面教材來教育江戶時代的人們應如何「君君臣臣」的君臣之道。

Nobunaga_strikes_Mitsuhide
Photo Credit: 歌川豐宣 @ public domain
描寫織田信長痛打明智光秀的錦繪
  • 血氣方剛的戰國人

當時的人們還是相對血氣方剛血性的,也是想什麼就做什麼,也因為這樣不滿於對方的時候,人們常常直接動怒於形甚至大打出手,因而引起更大的紛爭。戰國時代的起源及持續化雖然可以有多種解釋,但從社會及文化的角度來看,我們也不能否認當時日本人的血性剛強以及以武力解決「問題」的態度,也容易造成更大的紛爭,因而導致戰亂的持續及擴大。

故汪星人跟喵星人雖然在當今社會是陪伴不少人們的親人(或是主子),但是在與汪星人及喵星人相處之時,還是要多加注意與旁人之間的互動,避免像是元廣一樣,因為寵愛汪星人導致遭人怨恨,最後引起自己遭到毒殺的禍根。正所謂魔鬼藏在細節裡,一些我們沒注意的小細節,有時卻往往是致命的。

南條廣繼
《信長之野望・大志》台灣光榮特庫摩發行

最後我們再來談談毒殺首謀廣繼妻室的丈夫南條廣繼。南條越中守廣繼雖然在世時,相繼面臨養子蠣崎基廣及妻室對主家謀反,最終也因為妻室的謀反而遭牽累,被迫自殺。不過季廣並沒有因為其他罪責再怪罪南條家,因此南條家名最終得以保存。

不過相繼面臨養子、妻子對主家謀反,最終也因此遭到牽連而死,或許就某種意義上來說,廣繼也是一位悲情人物吧。而這位悲情人物南條廣繼,因為被主家怪罪而被迫自裁,但是自認自己是無辜蒙冤,卻被迫枉死。因此在其死前據傳身穿禮服進入棺材後自殺,而在其自殺之時,於棺木上逆放了一株水松木,並遺言道:

如果水松會紮根於棺材上即是我自身並無惡心的證據,而如果經過三年(我的)遺骸仍未腐朽,即代表我乃是潔白蒙冤。

在交代完遺言之後,南條便於棺中敲鉦讀經,而據傳敲鉦聲及讀經聲持續了三週,而經過了三年,本來的小水松也成長為逆水松(紅豆杉),而這則故事也成為北海道上國町當地流傳的「逆水松」的傳說。

本文由戰國史專欄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作者YouTube頻道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呱吉參上!邱威傑的網紅參政實境秀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戰國史專欄@胡煒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