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駿不喜歡淫蕩女人、女角純情有原因──話說《天空之城》

宮崎駿不喜歡淫蕩女人、女角純情有原因──話說《天空之城》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年來《天空之城》觸發觀眾許多想像和反思,包括大自然與文明,然而,站在宮崎駿的立場,他怎麼看待故事中的真正重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宮崎駿最希望那些人體驗《天空之城》?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2_07_30_P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如果你分別詢問小孩子和成年人對《天空之城》的觀後感,很可能,香港、台灣跟日本的小孩分別不大,會簡簡單單跟你說那冒險歷程「很刺激!很爽!」;而大人或會細說故事裏那座天空之城「拉普達」(Laputa),如何充滿大自然與文明的喻意,值得多加思索:究竟人類的科技文明,是否只會誘發征服世界的野心,必然無法跟大自然世界和平共存?

若站在觀眾欣賞作品的立場上,你聽後可能會說:有甚麼好辯論的?小孩跟大人都對!可是,假如站在宮崎駿看待作品的角度,也許,他會斬釘截鐵跟你說:

還是小孩子說得比較對!

又如果在看《風之谷》感覺遺漏太多意義未有深思,事後想太少的話,那麼,《天空之城》可能令你「想太多」了。說到底,這部作品鎖定的觀眾對象,就是「小學四年級生」;對於《天空之城》,你跟宮崎駿說看後感到「很刺激!很爽!」或者,已是他最希望聽到的讚賞。只是,如果你仍未滿意,真的渴望在「很刺激!很爽!」之餘追問下去,確實,還是有些重要情懷可說。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2_28_02_P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有點意想不到,宮崎駿團隊當初老遠跑到「英國威爾斯煤礦區」取景,純粹為畫面點綴些許氣氛(只因押井守看照片後大讚),而且,對整個故事脈絡來說,那座看起來盛載文明反思的「天空之城」,同樣只稱得上是題材方面的「點綴」,並非箇中重點;實質上,深刻思索大自然與文明的寄意,他在製作《風之谷》後算是「暫」告一段落,而《天空之城》的誕生是特意獻給小孩子的,仍有另一重寄意的話,只能說亦圓滿了宮崎駿初戀般的少年懷春:

「(《天空之城》的主題是什麼呢?)

也談不上什麼主題,反正就是少年邂逅少女之後,想要脫胎換骨(笑)變成男子漢的故事。

⋯⋯兒童時期、青少年時期最關心的事情還是女孩子,根本不可能去喜歡植物。我也不是一個特別喜愛植物的小孩。三十歲以後才開始著迷吧!」

一旦我們把《風之谷》與《天空之城》一脈相承連貫看待,稍後我們便知道,不談《未來少年科南 / 高立的未來世界》(未来少年コナン)的話,將無法了解宮崎駿創作《天空之城》的深意——尤其,涉及三部動畫他要如何塑造女角的性情,蘊含自己心裏傾慕那一種女人。

mthetr-VCJPA10000005976_s1-Full-Image_Ga
Photo Credit: 電視劇《未來少年科南》截圖
飛行石爭奪戰只是它的表面,追女孩的激情才是重點

不錯,就在男女主角終於找到拉普達城「之前」,那主角、大盜、軍方之間追追逐逐的一大段歷程,才是整個故事的主軸所在,沒那麼多深奧的隱喻要展現出來。這樣便不難明白,為何一談及《天空之城》,宮崎駿所說的大量心思,都在那兩位介乎11至12歲的男女角色身上。懷著這份初戀般的心思,最遠的自然可以追溯他迷戀《白蛇傳》的女角,坦言她最早誘發自己對「異性強烈憧憬」;若說更靠近創作《天空之城》的男女愛慕之情,便不得不提《未來少年科南》,當中的心路歷程,完全透露了少女希達、少男巴茲的原型。

我們記得,希達身懷家族傳承一顆隱藏巨大力量的飛行石,努力擺脫軍方的禁錮追捕,而追捕她的人,正是擁有上校軍階、打扮斯文的穆斯卡,表面上要帶軍方尋得天空之城的黃金寶藏,實際上他是「拉普達.普達王族」的後裔,存心要獲得飛行石及咒語,以徹底操蹤天空之城隨飛行石而來的大殺傷力武器,從而支配地上文明。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_52_02_P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正在希達從軍機上逃走時失足墜落之際,飛行石釋放保護力量,承托著她的身軀徐徐飄落在一個煤礦小鎮,這時候鎮上一名煤工少年巴茲巧遇並拯救了她,不久二人隨即展開躲避軍方追捕的歷程,期間,又出現「空中朵拉海盜團」加入追逐戰,看準機會,與軍方爭奪希達身上的飛行石以獨佔黃金寶藏;如是,希達巴茲二人、軍方、海盜團展開三方拉扯的角力。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1_51_26_A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就是這樣,未遇上希達之前,善良、耿直又不諳大人野心的少年巴茲,似乎會在一個煤礦小鎮渡過一生,怎料遇上希達之後,像迷了心竅般不顧一切地陪伴與呵護她,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傷害,總之大家一起互相擁抱已感到快樂。

未知你們認為《天空之城》那一幕最感浪漫?假如手上有一票的話,這一票很可能投予煤礦底下的情境,希達、巴茲置身「漫洞」閃閃發光的飛行石硝壁,二人仰望的一切,像是宮崎駿為她們特製的星空。這一幕,也是全故事充斥追逐戰之中,最具寧靜和安全感的時刻。

宮崎駿:我不喜歡峰不二子那種淫蕩女人。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_56_58_PM
Photo Credit: 峰不二子という女~[特別篇] Youtube截圖

的確,巴茲那份無懼上刀山下油鍋的情懷,映襯著少女希達的純情,在過於澎湃刺激的追逐過程,折損了讓人投入二人的濃情蜜意;只是,真要深究二人的情意並非絕不可能,正是蛻變自《未來少年科南》,畢竟,到了《天空之城》描繪希達的時候,宮崎駿自言感覺開始老了,相比之下,對女人的用心遠不如舊作,但兩部作品均牽動了他的感情:

「在現實生活中,除非是天生無法愛人的人,不然,只要是男人大概都會對女人心存憧憬。我不喜歡像『魯邦』裏的峰不二子那種淫蕩女人。」

這樣說的原因,除了宮崎駿對純情少女的憧憬,也在於一佪女人的性情。假如是充滿利益計算化成信仰的女人,實在很難改變自我,再美艷的外在條件擺在面前,一點不動人。如《未來少年科南》有一女配角名叫蒙思麗(蒙絲麗),她外貌帶有幾分艷麗,只是她並不像淫蕩的峰不二子,皆因蒙思麗心中對愛還有所渴求,宮崎駿曾想過她未必不能跟少年科南一起,遺憾科南已有了女主角拉娜,才讓蒙思麗跟戴斯船長結婚共偕連理。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_54_02_PM
Photo Credit: 電視劇《未來少年科南》截圖

說到底,蒙思麗不過是未有遇上能改變她的「那個人」,才會維持表面固執好勝,實際她期望著愛和改變:

「我一旦見到這樣的女人(蒙思麗),就忍不住想對她輕聲說句溫柔的話。所謂一個人的改變,並不是指在個性依舊好強的原則下稍做調整,而是指打從心底明白自己已經不必再好強了⋯⋯能夠明白她好強外表下的內心世界,這樣的人一旦出現,她就會有所改變。」

所以,到最後,即使真有跟峰不二子相似的女人,如果能令人驚訝地有所改變,還是叫宮崎駿豁然開朗:「面對一個讓人覺得討厭的女人,一旦發覺她可愛的一面,就會情不自禁地愛上她。這就是一種淨化。」

所謂淨化,是性情隨經歷深刻改變,還是那句:一個無法隨時間改變自我的人,一點不動人。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2_36_20_P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那麼,最觸動宮崎駿的內心世界,自然是能夠呼應他少年時心中對「初戀」的想像——純情、俏麗、堅強、不淫蕩。三部有著情感連繫的作品,就塑造著那些一以貫之的女角色:

「彬彬有禮的男主角其實最能贏得女人的芳心。同時也是電影界永遠熱衷描寫的主題。因為,贏得如人心本身就是最佳禮儀的體現。只不過,想歸想,(相比《科南》)我卻變得不再那麼醉心沉迷於描寫女人了(笑)。

尤其是那種讓人砰然心動、心跳狂亂的女人。大概是因為年紀真的太大了吧(笑)。」

一個懂改變自我的女人,才是最動人的女人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1_58_08_A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拉娜、科南之於《未來少年科南》,猶如希達、巴茲之於《天空之城》(因為創作年紀有別,宮崎駿刻畫拉娜時的心思,更勝希達)。宮崎駿看厭了70年代日本一些過於叛逆的少年主角,認為那些嘴臉跟「英雄人物」格格不入,他倒是相信,世上確有像科南、巴茲那種善良、果敢且堅毅的少年,儘管不會滿口仁義道德,卻是身體力行實踐,勇敢去愛,坦誠面對遭遇的一切困難。

所以,在《未來少年科南》抱住拉娜的情景,也一貫出現在《天空之城》巴茲抱住希達,不管是希達剛出現的時候,抑或二人千辛萬苦找到拉普達城的時候,巴茲情不自禁撲過去緊緊抱著希達不放手。

緊緊擁抱象徵情感轉化的奇妙力量,能改變希達的心境,也一如改變拉娜的心境,均源自眼前少年不顧一切的愛:

「拉娜這個女孩,心中原本就存在一些陰影,而且又全心全意掛心著拉歐博士,可是,有一天卻突然被科南一把抱起來就往前衝。從此以後,她就恢復了開朗本性⋯⋯科南畢竟是屬於不同世界的人,科南那種突如其來的動作當然會逼她不得不做改變。」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2_14_13_P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由是,希達到了最後非常危急嚴峻的關頭,她並未畏懼得難以振作,之前跟巴茲的經歷漸漸使她堅強起來,巴茲亦一樣,他在不遠的地方奮勇前來迎救,身手之靈動如有神助,他從經歷之中也在蛻變成真正的男子漢。是故,即使二人面對穆斯卡持槍威脅,仍能鎮定合起掌心一起手握飛行石,唸出「象徵毀滅」的咒語,無懼迎來暗晦未明的一切後果。

至於那位海盜女王朵拉,劇情充分反映她「口硬心軟」的性情,聲線沙啞地叫巴茲要像個男子漢,兒子們又說她曾幾何時「年輕貌美」過,難道,這是有意影射舊作嫁了給船長的蒙思麗嗎?這一點,我們大可自行猜想一下。不過,倒是有一點無須猜測,有位怪叔叔一直在「燈蛾機 /虎蛾號」默默工作,他的存在是要協調海盜一家人的關係,不管你感覺他是不是海盜兒子們的「繼父」,都無所謂。他們這一家,像提供心境變化的潤滑劑,在誘導出巴茲抹掉憂愁,變得更成熟,勇往直前擁抱希達的真摯力量,在比照出希達那俏麗的純情。

畫面製作很用心,除了少年懷春之外還有其他寓意嗎?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2_29_43_P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是的,《天空之城》畫面製作很用心,除了拉普達城借鑑了部分《格列佛遊記》(Gulliver's Travels)的世界,無論是歌利亞號戰艦、燈蛾機、鼓翼機等飛機,乃至被樹根包裹的巨型飛行石,加上配樂和聲效,宮崎駿團隊都花了相當大的心力,用心程度令我們看後忍不住追問許多細節,是否埋藏著諸般哲理。

但歸根究柢,「這一次」的劇本之中,宮崎駿真的無意添加太多深沉的寓意供觀眾反思,當年有個小小使命是復興日本的動畫界,憑此向下開發更年幼的觀眾層,當然,他相信成人也「很懂事理」會捧場支持。以制訂目標來說,《天空之城》絕對是當年成功之作。

那麼,真的連「些微、丁點」的寓意和哲理都沒有嗎?亦非完全是這樣。追溯到底,宮崎駿從《未來少年科南》蛻變出《風之谷》、《天空之城》等作品,他有著一以貫之的精神——給予每一代兒童和少年存續生命的「希望」。宮崎駿這樣說:

「我想,(Alexander Kay的存活者)原著的灰暗正是那位作家所抱持的灰暗世界觀。既然如此,他作品中的答案當然就不可能會樂觀。再加上我們是在日本,所以應該感覺會更加灰暗才對。可是我又覺得,真的有必要把它說出來嗎?人類既能在戰後存活下來,就表示那些人一定擁有旺盛的生命力。我們一定希望自己的小孩也能夠像他們那樣。因為,與其被宣告人類終將滅亡,我寧願追著眼前讓人砰然心動的女孩子跑。」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2_31_45_P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他認為,實在沒必要像大人那麼灰暗的世界早早套在小孩身上,如果只是因為自己看不到有希望,就儼如借作品影響小孩一起絕望,在他眼中是件「很無聊」的事。果然,穆斯卡奪取天空之城軍事科技的野心,終歸敗亡,流露宮崎駿十分惡厭那些意圖操弄世事萬物的人——「無論是毛澤東或是任何人,只要妄想操縱歷史就是壞人。」

是的,《風之谷》那結局免不了帶有宗教感的希望,風之谷的事跡啟發人們重新與大自然共處,以及《天空之城》懸浮在天空的高端城市,它不是在絕望中倖存且孤立的文明,正因為人類仍活在地上帶著朝氣活力,拉普達帶來的故事才有其重大意義,而當中經歷的人,亦可從患難得著「真愛」,努力存活下來過生活,流露如此希望,正是當年團隊欲復興動漫之餘,把故事裏感覺介乎虛構與真實之間的交疊感,將感情和價值化作一種生命力。

創作人的重要意義,並非賣弄看似深奧的抽象理論,或說些老生常談卻言行不一的大道理,而是將實實在在能內在體驗的一些價值,這樣呈現在世人面前。

Screen_Shot_2018-03-02_at_12_01_51_PM
Photo Credit: 電影《天空之城》截圖

延伸閱讀:

  1. 宮崎駿眼中「風之谷公主」的世界觀和身材—話說《風之谷》
  2. 下篇:宮崎駿的心結(下)——太太說我沒資格談論教育
  3. 中篇:宮崎駿的心結(中)—我不想敗在手塚治虫手上
  4. 上篇:宮崎駿的心結(上)—數十年無法原諒父親「不忠不義」
  5. 【致敬】《幽靈公主》20週年,看了十次才認清故事神髓
  6. 迷戀宮崎駿,有必要貶低新海誠、細田守嗎?

參考資料:

  • 杉田俊介著:《宮崎駿論:眾神與孩子們的物語》(宮崎駿論:神々と子どもたちの物語),臺北市,典藏藝術家庭出版》,2017年,8月。
  • 宮崎駿:《出發點(1979-1996)》,台灣東販,2006年1月。

核稿編輯:周雪君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