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寫詩半世紀的空軍英雄與我的奇妙緣分

一位寫詩半世紀的空軍英雄與我的奇妙緣分
Photo Credit: 玄史生 @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喜歡他的文字之後,很自然的就開始追究他本人的事蹟,我陸續的發現他不但是曾真正擊落過敵機的英雄,更是第一批被選入接收F-104星式戰鬥機的飛行員。

認識朱偉明教官是近幾年的事,但遠在半個世紀之前,我就知道他是個會寫詩及文章的飛行員。

在那一般課外讀物普遍貧乏的年代,我是看著爺爺床邊的讀物長大的。有一天在一本雜誌上,我看到了一篇吸引我的文章,那篇文章的內容及那本雜誌的名字,已不復記得,但是那篇文章的第一句:「我是一個飛行員,不是基督徒......」及那篇文章的作者「朱偉明」的名字卻讓我記了一輩子,因為我從小就對所有與空軍有關的人員與事務有極大的興趣。

後來當我開始接觸到《中國的空軍》這本雜誌之後,就更經常接觸到他的文章及新詩。當時年幼的我,就覺得他不但有超強的洞察力,更已將中國文字運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簡單的幾個字就能將一件很平常的事,描寫成人人讚賞的境界。

喜歡他的文字之後,很自然的就開始追究他本人的事蹟,我陸續的發現他不但是曾真正擊落過敵機的英雄,更是第一批被選入接收F-104星式戰鬥機的飛行員。後來他在民國五十一年十月間因飛機故障跳傘受傷而退役。在那之後有很久一段時間沒有他的消息,直到在中央日報上看到他的那篇〈空中報童〉一文,才知道他已進入民航。

我在民國五十八年離開台灣之後,可以接觸到的中文讀物就更少了,但是我仍然可以斷斷續續的由不同的讀物中知道他到了南美的玻利維亞,歐洲的葡萄牙等地。

人與人之間講究的是緣份,而這些年來我發現我與朱偉明教官的文字竟也有著相當的緣份,因為,他所寫的文章或是新詩總能以不同的方法在我眼前出現。而那些文字也能在我腦海中一待就是幾十年,不時的找機會浮出,提醒我這個人與他所寫的文字。

幾年前經過臉書上的朋友協助,我終於有機會與朱偉明教官相識。我還記得那天在忠孝新生捷運站旁邊的小公園裡與他初次見面的情景,沒有初次見面的隔閡,反而有老友相聚時的歡欣。我們談空軍,聊文章,說新詩,「相見恨晚」是當時最好的寫照。

IMG_0409
Photo Credit: 元亨立楨

目前我住在美國,他住在廣東,但是我們經常藉著網路聊天,互相分享剛寫成的文字,讓我們親身體會到天涯若比鄰的境界。

這次,他要出版他的詩集,隔著大洋要我替這本詩集寫個序文。我先是覺得惶恐,因為他開始寫詩的時候我還不認識字,怎麼能有資格替他寫序,但是繼而想到我好歹也是他超過五十年的讀者,就憑著這種關係與緣份,我是該替他寫這個序文。

因此,在寫下我與朱偉明教官之間的傳奇緣份之後,要在此附上一首他的新詩,也是我最早所讀的一首新詩,讓大家欣賞他的文采與愛國情操:

當我戰死/折翼化作天邊的煙塵/愛人/請容我的游魂投宿你聖潔的芳心

黎明/我把幽情寄托叢林隱隱的鵑啼/黄昏/我感懷眉月凄清/揮流星如淚/愛人!請莫酸辛/趁這静寂的良夜/我們何不歡欣/在那依稀夢境

當我戰死/雖歲月長流,往事己消沈/愛人!請莫酸辛/看那天邊的一簇雲/又似我昔日的痕影/我又在輕聲呼喚/啊!愛人

作者部落格:想飛的故事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