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樂蒂罹難至今拿不到錢,為何23萬看護工沒勞保也不納入勞基法?

美樂蒂罹難至今拿不到錢,為何23萬看護工沒勞保也不納入勞基法?
Photo Credit:花蓮電子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國勞基法不適用看護工,勞保條例只強制雇用超過5人的事業單位替勞工加保,因此,和大多數本、外籍看護工一樣,美樂蒂沒有勞保,無法領勞保死亡給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菲律賓籍看護工美樂蒂不幸在花蓮地震罹難,勞動部允諾發給她的家人職災補償。震災至今將近一個月,這筆錢還沒發出。勞動部官員指出,美樂蒂的仲介說,她有50萬元的意外險,但勞動部還沒看到保單,仍在等書面資料。

這個事件暴露對台灣經濟發展貢獻良多的看護工,長期不受勞動制度保障的問題。

菲律賓籍看護美樂蒂(Melody)年僅28歲,本身家境困苦,加上為籌措癱瘓丈夫的45萬元醫藥費,獨自來台工作,還得撐起全家的經濟重擔。她受雇住在雲門翠堤大樓的日籍大久保夫婦,擔任看護照顧大久保淑珉行動不便的胞弟。在6日的強震中大久保夫婦幸運獲救,美樂蒂卻不幸罹難。

地震後,勞動部認定美樂蒂(Melody Albano Castro)死於職災,將依《職災勞工保護法》給予119萬元補償。因為我國《勞基法》不適用看護工,勞保條例只強制雇用超過5人的事業單位替勞工加保,因此,和大多數本、外籍看護工一樣,美樂蒂沒有勞保,無法領勞保死亡給付。

勞動部在此案引用《職災勞工保護法》,獲得肯定。不過,擔任「移工國際-台灣分會」主席的布倫加(Gilda Banugan)說,此案獲社會高度關注,或許是台灣政府很快表示要給美樂蒂補償的原因,然而看護工沒有明確法律保障,若她死於其他意外,可能沒有這筆補償。

《職災勞工保護法》的補償僅限因職災死亡、及因工作造成失能。有勞保的勞工,除了這兩項,還能申請多項給付,例如生育補助、傷病及職災的醫療給付、老年給付、失蹤津貼等。

舉例來說,勞保受保人因工作受傷或生病,從不能工作的第4日起,可請領傷病給付,最長2年,第一年補助事故當月前6個月平均投保薪資的70%,第2年減為50%。此外,這段期間看病可免部分負擔,住院可有30天膳食費半價。

而如果職災發生於災區,例如花蓮地震,依照《災害防救法》,勞保受保人自不能工作當天起可請領長達半年的給付,金額為事故當月前6個月平均投保薪資的70%,若半年仍未恢復,可回歸勞保條例,繼續申請勞保制度長達2年的傷病給付。

在花蓮地震中,也有其他看護工受傷,他們就無法請領這些職災傷病給付。

勞動部保險司司長鄧明斌日前指出,有勞保、同時也適用《勞基法》的勞工,當認為勞保給付不足時,可依《勞基法》要求雇主更多職災補償;而看護工就只有在特定狀況下才能適用《職災勞工保護法》,他了解這是移工團體呼籲看護工應納入《勞基法》、也應強制納保的原因。

根據菲國政府的勞動契約標準版本第6條,台灣雇主在契約期間應替看護工投保30萬元的意外險,或讓看護工加入台灣的勞保,以及全民健保。

來自菲律賓的看護達蒂瓦(Maricel Dadivas)說,勞保條例對看護工很不公平,看護工一天幾乎工作24小時,「不是容易的工作。」她自己也沒有意外險,「很多雇主沒有守合約」,雇主應幫他們保勞保,台灣政府應「聽進我們每兩年遊行的吶喊。」

菲籍看護工黛西(Daisy)說,她在台灣工作7年,健保是她唯一的保險,美樂蒂若真有意外險,那很好,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幸有意外險,「如果台灣政府沒有強制要求,雇主不會幫我們買保險」,她有朋友生病、開刀,花一大筆錢,雇主都不負擔。

布倫加指出,據她了解,多數雇主沒有替看護工保意外險,即使看護工在菲律賓簽契約時有保,到台灣轉換雇主後就沒了,像美樂蒂一樣,約9成看護工除了健保外,沒有保險。

根據勞動部說法,雇主幫看護工自願加勞保的例子很少,但應都有保意外險,有多少看護工除了健保外,沒有其他保險,勞動部沒有統計數字。

在台灣國際移工協會從事社工的菲裔台灣人許密莉安(Meriam Devalgue Hsu)則說,她們處理過許多申訴案,雇主都沒有替看護工保意外險,看護工受傷時就要與雇主協商,有些有良心的雇主會幫忙付點醫療費,有些態度很硬,「這些問題,政府應正視。」

依據雇主有責任負擔職災的精神,《勞保條例》和《職災勞工保護法》都規定,如果雇主有保意外險,勞動部的補償可以扣掉保險給付的金額。以美樂蒂的例子,若保險給付有50萬元,勞動部可以僅出69萬元,否則,119萬元全數將由勞動部支出。

勞動部職安署科長許莉瑩說,還沒看到美樂蒂的意外險保單,也仍在等申請職災補償的文件。她說從花蓮縣政府得知,仲介說雇主有幫她保50萬元的意外險。

不過,花蓮縣政府社會處勞資科代理科長呂國興日前說,花蓮縣政府無權要求仲介拿出保單;但經縣府設法確認,仲介說的保單其實是美樂蒂的前雇主保的,非地震時的雇主。美樂蒂的仲介是花蓮的欣玖人力,地震後由其負責人陳素卿及陳基正出面與縣府、以及雇主洪瑞寬等協調。他們近日接到記者電話都不受訪。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移工服務庇護中心主任汪英達指出,勞動部過去不夠關心看護工,現在願意給美樂蒂職災補償,更應積極看待看護工的職災,看護工常要搬動病人,常有腰酸背痛、椎間盤突出、睡眠不足等問題,也可能受被照顧者或其家人毆打,或被性騷擾等身心傷害。

熟悉勞動法令的仁頌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思龍說,勞動部應積極研議確保契約履行的方式,雇主申請聘雇看護工都須勞動部同意,勞動部也是仲介的主管機關,可考慮要求雇主提出意外險的保單證明,才通過許可,從嚴審核,適當介入,避免市場機能失靈。

為什麼看護工始終沒勞基法保障,也無法強制勞保?

《今周刊》報導,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移工服務庇護中心主任汪英達進一步指出,不只美樂蒂(Melody),全台有23萬看護工同樣缺乏勞保保護。

想解決看護工缺乏勞保保險,背後還有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看護工未被納入《勞基法》保障,因此薪資遠低於「基本薪資」,平均大約1.7萬元左右。汪英達解釋,當看護工薪資過低時,若要強制看護工納保,移工與雇主恐怕都會跳腳,「許多看護工第一年來台灣,還要還仲介費,東扣西扣薪資根本沒剩多少,要再繳幾百塊保費,對他們來說壓力不小。」

幾百塊的保費對移工來說都是沈重負擔,若要移工自行前往職業工會投保勞保,難度又更大,「雇主投保的話,勞工自行負擔保費的20%;自己去職業工會投保,勞工要負擔保費的60%。自己投保繳的保費是雇主投保的3倍,對移工來說更不可能。」

「如果看護工納入《勞基法》保障,讓他們薪資拉高到和『基本工資』齊平,或許還有空間談『強制納保』。但納入《勞基法》也是爭議很久。」

對於看護工始終未納入《勞基法》,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吳靜如也說,「窒礙難行的地方就是看護工24小時都在『待命』,如果要算加班費會高到爆炸,所以勞動部不敢納入!」

2015年《長照服務法》修法時曾有機會突破看護工缺乏勞保的困境,當時立法前曾討論取消「個人聘雇」,改由機構統一聘僱家戶移工,如此一來機構聘僱超過5人就得為移工們強制投保。

「但修法最後還是走『雙軌制』,容許個人與機構聘僱並行。那你開了『個人聘雇』的門,大家就自己聘僱就好了啊,等於繼續放任現狀。」吳靜如無奈的說道。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