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親中大有道理:「中國人來時帶支票簿,西方人卻附帶一堆條件」

柬埔寨親中大有道理:「中國人來時帶支票簿,西方人卻附帶一堆條件」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柬埔寨親中不是沒有原因的,中國人帶著支票簿來,西方人卻還要附帶一大堆條件,但如潮水般湧入的中國勢力,慢慢也在當地民間蘊釀出其他的情緒。

文:唐米樂

中國資金滾滾而來,中國文化也無處不在。華僑在柬埔寨立足的歷史悠久,但是新一波創業家被堪稱東南亞最開放的經濟體之商機吸引,陸續湧入。金邊的商店、酒店、企業,甚至街道標記都是中文。中文學校林立,既收講中國話的學生,也收說高棉語的學生學普通話。中國農曆新年不是正式節日,但是春節期間首都實際上停止一切活動。我發現全市很多人家大門貼上中文書寫的春聯:迎春納福。

中國新到的移民認為在柬埔寨很受歡迎,其實許多高棉百姓對他們並不是那麼滿意。尹先生在金邊中國商店和餐廳匯集的一條大街經營一家超級市場。他說:「我們在這裡沒被當作是外國人,因為我們中國人對這個國家貢獻極大,替他們建公路、造水壩。」他告訴我全市有六萬名華裔柬埔寨人,很多已是第三代僑民,另外還有五萬名在過去十年左右來到柬埔寨的中國人。他站在米酒架旁邊,猛抽著中國香菸,一邊對我說:「我知道這個數字,因為我們經常在大使館聚會。光從我老家浙江那個縣就有三千人來到此地。」

北京透過資助興建迫切需要的基礎設施,替尹先生這類的中國移民鋪平道路。柬埔寨二○一五年人均國內生產毛額區區1,168美元,在東協十國墊底,比緬甸還不如。

中國是柬埔寨最大方的外援捐助國,二○○九至一三年間給的贈與款和優惠貸款就將近十五億美元,比起聯合國、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和其他多邊金融機關加總起來還要多。

西方的捐助國和開發銀行常以侵犯人權和貪瀆橫行為理由扣住資金,中國卻一再慷慨解囊。二○○六年,韓森就讚許中國的做法:「中國多做少說。」說這話時,他笑納北京給的六億美元。

柬埔寨菁英擁抱中國,美國也得負點責任

這是一般庶民共同的感受,就連受過西方教育、不是天生同情中國人做生意手法的柬埔寨人,也有相同的想法。范維奇(David Van Vichet)出生在金邊,但是在波帕部隊占領金邊之前一週逃亡出城。他父親是憲兵隊長,深怕發生不測,安排全家逃難。他自己留下來,後來被殺害,是波帕把國家改名「柬埔寨民主國」,自任總理四年期間屠殺一至三百萬人當中的一條幽魂。范維奇以難民身分在法國住了十年,然後移居新加坡,後來到聯合國上班。今天,他是柬埔寨商務部顧問。我們在豪華的法式西餐廳「官邸」(La Residence)一起吃晚飯。餐廳位於一座大宅院,一九九七年韓森發動政變,趕走和他並任總理的拉南里德(Norodom Ranariddh,譯注:施亞努親王的兒子)時,曾經毀於砲火。

范維奇剛陪政府部會首長和商人訪問美國回來。他說明柬埔寨是如何渴望爭取美國投資,可惜歐巴馬政府沒有回應。他回憶二○一四年韓森訪問華府,只有一個訴求:「柬埔寨希望當朋友。」但是卻被奚落柬埔寨的民主有瑕疵,人權紀錄可怕。「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東南亞部主任羅伯茲(David Roberts)形容,柬埔寨政府是「隱含共產主義的自由市場國家,由一個相當威權主義的聯合政府打著外表民主的旗幟統治」。

當然,中國完全不介意。范維奇告訴我:「中國來的時候,帶著支票簿;但是西方人來的時候,附帶一大堆條件。」他一邊吃著熏魚,一邊說:「如果你是柬埔寨政府官員,你會覺得他沒有大腦。」

我從席發納博士那裡聽到相同的意見。席發納是留美回國的律師,曾經在聯合國任職,也在二○○四年負責領導柬埔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談判。我到他位於金邊上城的律師事務所拜訪他,發現他衣著奢華。他告訴我:「我是美國公民,本地人認為我太美國化,打領結,穿吊帶褲。」他快言快語告訴我:但是我批評美國不遺餘力。我以前強烈地替美國的民主政治辯護,可是現在卻覺得成長和就業應該優先。我經歷過殺戮戰場。我最不願見到的就是這裡再鬧一場革命。我可不願子女遭逢大難。

他又說,和中國密切合作吻合柬埔寨的國家利益。他說明柬埔寨政府是如何受夠了華府批評者的霸凌,這些人根本不了解為何成長必須擺在第一優先。北京則充分了解。他說:「嚴峻的現實是,我們每年必須給進入就業市場的三十萬青年找到就業機會,這需要在交通建設、發電廠和工廠方面大舉投資。」

這要從哪裡來?大部分來自中國和日本這兩個地方。其他國家根本就是笑話,吧啦吧啦從各個機構抄來一堆報告,沒人要讀的。聯合國、世銀、亞銀,無一不是。我們已經厭倦剪剪貼貼的顧問報告,根本沒有價值。

他說,柬埔寨不是中國的跟班,只是隨機應變:「我們需要朋友,而中國湊巧是有錢的朋友。」可是柬埔寨菁英為何熱中與中國合作,還有一些不太光彩的原因。柬埔寨威權主義、恩庇盛行的經濟,靠的就是扈從資本主義在推動。即使西方的援助也經常透過軍方管道,豪門巨室與政府維持密切關係。執政黨「柬埔寨人民黨」發放商業特許、土地特權和政府官職給企業大亨和投資人,他們再把錢輸送回去給恩公。二○一五年「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貪腐感受指數,把柬埔寨列為全東南亞最貪腐的國家。全球一百六十八個國家,柬埔寨與非洲的辛巴威、蒲隆地並列第一百五十名。然而,中國投資人非常樂於照這個規則玩遊戲。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