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兒亞洲】林志杰 X 苗博雅:將台灣酷兒文化送出去,把國際的故事帶回來

【酷兒亞洲】林志杰 X 苗博雅:將台灣酷兒文化送出去,把國際的故事帶回來
圖左為GagaOOLala創辦人林志杰,右為立委參選人苗博雅|Photo Credit: flyingV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酷兒》系列不只拍同志或酷兒的日常,其實它談眾人的生命,當這視野擴大至國際,會再進一步呈現當地文化,以及它們的發展背景,最後促成對話,紀錄片在過程中或許是種娛樂,或成輸送養份的管道,是面反射自我的鏡。

那日本呢?阿苗形容生動:「看起來一本正經的上班族,下班突然變一個人」的故事經常出現在它們的創作品中,日本是個非常公私分明的社會。

曾在九州留學的Jay也皺著眉頭提到:「我在那邊住了一年,簡直快崩潰。」由於日本人注重集體生活,他必須迎合大家的習慣,和人們說一樣的話、做一樣的事,不知不覺受外界影響。

不過正因為壓抑,死撐著壓力的人們才能長出豐富次文化。Jay透露目前《酷兒亞洲》便想探討日本酷兒在公領域、私領域之間的矛盾,酷兒們是否會被集體文化制約?對自己所屬的社群產生更強烈的歸屬感?

例如新加坡籍的知名攝影師Leslie Kee(紀嘉良)曾在東京舉辦男性裸體攝影展,卻被警方依猥褻罪嫌逮捕,罪名是販賣裸體攝影集;獲釋後他依然硬頸,和日本GAP合作「Out In Japan」計畫,希望拍攝一萬名願意出櫃的同志,而Jay前往奈良擔任影展評審期間剛好認識了Leslie Kee,當時從北海道到沖繩,全日本都有志願者前來讓他拍攝,這段故事成為《酷兒亞洲》的暫定計畫之一,追蹤這些影中人目前的生活。

最終目標:將台灣的酷兒文化送出去,把國際的故事帶回來

川普為了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入境美國,希望在兩國邊境蓋起圍牆,歧視、排斥是人們面對異己時最常展現的態度,這道長城可能蓋在美墨,可能在冷戰時期的柏林,或者虛無飄渺的網路上,它總以百變姿態籠罩著不同族群,對酷兒來說,它擁有主流價值、傳統習俗、宗教文化三種名字。

而《酷兒》系列不只拍同志或酷兒的日常,其實它談眾人的生命,當這視野擴大至國際,會再進一步呈現當地文化,以及它們的發展背景,最後促成對話,紀錄片在過程中或許是種娛樂,或成輸送養份的管道,是面反射自我的鏡。

「性/別運動除了靠在地動員,還必須和各地的相關族群互動,才有資訊、力量向外界發聲。」像從新加坡興起的同志活動Pink Dot,目前已發展到香港、廣州等地。 對Jay而言,拍攝《酷兒亞洲》有三大目標:其一當然是倡議,但更重要的,他希望把台灣酷兒文化送出去,也把國際故事帶回來。

5U7A1104
Photo Credit: flyingV提供

為此Jay找上flyingV,透過募資說明《酷兒》系列的創作理念,與同志社群內外,關注紀錄片發展的群眾對話,下一步是透過酷兒文化讓台灣向世界接軌,除了藝文層面外,同時替運動組織、影像產業界搭橋。只有創作、交流還不夠,整部企劃的核心價值都是為了「參與」而生。

阿苗則期待它幫助台灣民眾用不同的角度瞭解世界,不再只有泰國很多跨性別者、東南亞都是移工等刻板印象。他認為主流「國際觀」都太倚賴歐美、中國的特定視野,大眾從來沒有認識過像Jay剛剛分享的,菲律賓人對性向認同的態度。

文化是唯一學不來、也無法被抄襲的實力,阿苗呼籲,如果台灣想擁有自己的定位,首先要和他者進行文化交流,例如去年宣告《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違憲的釋字第748號出爐,很多人高興分享台灣終於登上國際媒體了,並為此驕傲,可見台灣擁有亞洲獨樹一格的特色,絕對不輸其他國家「如果不是比棒球,我們在性/別平權上早就贏韓國了!」

「GagaOOLala不只是給我們看的平台。」阿苗強調,台灣長年身為文化輸入國,但性/別議題始終走在亞洲前方,該是時候讓世界認識這項特色,甚至靠它進行文化輸出,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多元性。

回顧本文開頭,我問了對酷兒的定義,用文字敘述他們身兼去定義與被定義者的雙重角色「很複雜」,尤其阿苗也談到香港出櫃議員陳志全的故事,那他怎麼看這件事?

「不願出櫃沒關係,是這社會依然充滿對同志、對酷兒的污名。」大概被問過上百次,阿苗迅速回答,又笑著說,作為一名比較有資源且幸運的同志,他有空間和餘裕可以出櫃,也希望有更多覺得自己有餘裕的人能一起勇敢出櫃,而且紀錄片裡拍了很多有自信的,驕傲的人,說不定會成為青少年成長過程中的榜樣,就像Jay一樣。

結果Jay立刻吐槽「太誇張了啦!」

好吧,我真的想得太複雜了,如此巨大的夢花上千字說明,其實本質很簡單,只是為了讓這個矛盾的世界有趣一點、誠實一點、更美一點。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